第二章 江家人

作者: 胭脂雪|发布时间:2019-12-04 14:31 |字数:2017

谁喜欢你的房间?温思思在心里想着。

温思思说道:“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不然你跟我谁都别想好过,要想身败名裂的话那你就说吧。”

言骆北饶有兴趣的看着温思思,飞快的逃离的身影,勾出一抹笑容,说道:“这个小女人有意思。”

温思思提着昨天晚上被撕得有些破的婚纱往外面跑着,幸好这件婚纱江家财大气粗买了下来,而不是租,不然的话这么一件昂贵的婚纱以她现在的经济实力根本赔不了啊。

当然,言骆北不会主动好心帮她赔婚纱钱的。

温思思跑着,突然遇到了江家老爷子,顿时脸色煞白,心想这下完了。

自己从言骆北房间的方向跑出来,江家老爷子要是怀疑怎么办?

这时,江家老爷子说道:“咦,孙媳妇,你怎么还穿着婚纱?怎么这婚纱还破了?”

温思思说道:“没,没什么,这不是没有衣服穿吗,我找衣服穿。”

温思思随便找了一个很蹩脚的理由搪塞,不过幸好老江家老爷子看起来心情不错,而且心思并不在这件事情上,说道:“嗯,那好那你去换身衣服来客厅吃早餐吧。”

温思思说道:“好的,爷爷。”

温思思飞快跑到自己房间去换上了一件属于自己的衣服,温思思来到大厅的时候顿时惊讶了。

她自问她来到大厅的时间不算晚,毕竟现在才早上7点可是大厅里的人却已经来齐了,包括昨天晚上那个男人,言骆北。

言骆北此时竟然坐在本该江家老爷子坐的上首位置,江家老爷子则坐在言骆北的左侧,却是一脸笑意。

江家老爷子时不时问言骆北一些问题,言骆北皱着眉头像是很不耐烦的样子。

但是在看到温思思的那一刹那言骆北的眉头似乎有所舒展,江家老爷子不停的说道:“骆北呀,你平时没事也不要总一直操劳公司。”

“公司的事情是忙不完的,要是累垮了身体可怎么好,还有你已经快三十的人了也应该找一个结婚对象了。”

江家老爷子像一个啰嗦老太婆一样喋喋不休,言骆北像是那种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状态,根本没有听进去。

可是,温思思才接收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这个言骆北好像很得江家老爷子喜欢。

岂止是很得江家老爷子喜欢,江家老爷子看向言骆北的神情简直就是带了几分讨好了。

到底言骆北是什么来头?

反正,温思思从来没有听说过江家老爷子还有一个儿子,而且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江家的大儿子连孙子都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儿子竟然还是单身。

温思思有些奇怪的看着这家人,但是她不敢表露出来,只是十分温顺的你给江家的人一一问好,包括她那个也还年轻得很的婆婆江如雪。

江如雪看起来也不到30岁的样子,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美丽又知性的女人。

但是江如雪并不人如其名,她留着精干的短发,身上穿着一身素净的旗袍,五官倒算是端正有些韵味。

温思思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婆婆心里有些膈应,想到要叫一个大几岁的姐姐做妈温思思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当然,江如雪不可能是江逸轩的亲生母亲,因为江如雪是江逸轩的后妈,所以两人年龄才相差这么近的。

温思思简单的跟江如雪打了个招呼。

还好,江如雪也对这个比自己只小几岁的儿媳妇并没有过多的刁难,只是和和气气的点了一下头说道:“你既然来了,就坐下吧。”

可是不巧的是,刚好温思思的位置就在言骆北的左边。

温思思觉得有些奇怪,既然江家老爷子坐在言骆北的右边,那左边应该坐江如雪啊,或者是江逸轩。

让她坐在这里几个意思?

不过,想到有可能是乱坐的,温思思只好硬着头皮坐下,可是一坐下之后言骆北的眼神全都粘在她身上。

江家老爷子十分热情的说道:“骆北,你还不知道吧,他是你的侄媳妇,是温家的女孩子,你看看长得又水灵又漂亮,性格又温顺。”

“跟逸轩两个人青梅竹马,恩恩爱爱的,肯定没多久我就能抱个大胖孙子了。”

“爷爷。”温思思低下头,尽职尽责的假装着娇羞。

江家老爷子却笑的更加欢畅了,江如雪见温思思害羞,这个时候适时出来打圆场说道:“哎呀。爸,思思年纪还小,你这样说她会不好意思的。”

这顿饭吃完,温思思立刻回到了房间里,就在温思思准备让人查一查自己到底哪里蹦出来一个小叔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温思思是警惕的问道:“谁?”

“是我。”

江逸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温思思给江逸轩开了门,江逸轩一副皮囊长得也算是帅气,看起来也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不过,这世界上道貌岸然的人多了。

江逸轩一脸冷漠的说道:“我帮你保守住温家的秘密,你也得尽心尽力演好你的江夫人。”

“从今以后你都要陪我一起演戏,绝对不能出任何的错漏,你准备好了吗?”

温思思坚定的点点头,这是他和江逸轩早就已经约定好的,她会扮演好一个江夫人的角色。

她之所以这么配合江逸轩演戏,实际上就是为了温家的存亡。

现在温家岌岌可危,急需要江逸轩的那笔投资来运转。

所以,没有办法,无奈之下她只好答应了江逸轩这个要求。

但是,她之所以愿意来张家,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江氏集团资金的运转,更是为了查明姐姐的死因。

三年前,温思思唯一的姐姐温柔死在一场大火里,而且那场大火只有姐姐和陌生男人葬身火海,其他人都跑了出来,温思思嗅到了浓浓的阴谋气息。

温思思的父母也因为姐姐的离世倍受打击。

温思思整理姐姐的遗物时,发现了一样东西是出自江家的。

所以,她想,可能只有来到江家,才能知道姐姐的死因。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