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你的小叔

作者: 胭脂雪|发布时间:2019-12-04 14:31 |字数:2022

夜晚原本沉浸在新婚喜气中的,江家的热闹气氛渐渐的被黑夜所掩盖,由热闹喧嚣变为十足的安静。

无人知道平日里冷漠的男人此时此刻正发出微不可闻的低沉,像是在努力隐忍些什么,这药性果然厉害。

一旁的助理谢霆上前关心的说道:“爷,你没事吧?如果实在忍不了了,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女人。”

言骆北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你先出去吧。”

谢霆还想说话,可是看言骆北挑起眉头的样子立刻把到嘴的话都咽到了肚子里,默默的退了下去。

言骆北手紧抓着自己坐的藤椅,感觉到手上一片粘湿,很显然手已经被自己抓出血了。

就在言骆北忍得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突然听见砰的一声,言骆北警惕的转过身去。

然后看见一抹白色的身影,言骆北眯眼定睛一看,是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少女闯了进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酒气,显然少女喝了不少的酒。

“咦?怎么我还没有掏出钥匙就打开了门。”少女醉意朦胧的说道。

言骆北眸中散发出危险的光芒,这个谢霆关门竟然只是虚掩一下,看来他下个月的工资已经打算不想要了。

可是这个念头只在言骆北心中闪过那么一刹那,很快冲动把言骆北给完全淹没了。

醉得不省人事的温思思,正在疑惑自己的房门怎么这么轻易就打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被一只大手猛的往房间里面拖去。

她甚至来不及喊叫就已经被拖到了床上去,温思思躺在床上想站起来,可是两只手却被言骆北给按住了。

温思思拼命的挣扎说道:“你是谁?”

言骆北没有说话,温热的气息扑洒在温思思的皮肤上,温思思使劲的挣扎着,可是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

昂贵的婚纱只在一刹那就掉在了地上,温思思感觉到胸口一片清凉,于是更加奋力的抵抗。

可是无论她怎么抵抗,又怎么比得上一个健壮的男人呢?很快温思思就被剥了个精光。

她用尽全力也无法阻止男人的进攻,很快男人就得逞了,从温思思眼中渗出一滴泪,看起来我见犹怜不过此时。

不过男人发作起来可不会怜香惜玉,在他眼中温思思只是一个猎物,实际上温思思此时也只是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任人摆布。

在疼痛中温思思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回自己的房间怎么就被男人给强推了?强推自己的究竟是谁?

但是屋子太黑了根本看不清楚,温思思想着除了自己的便宜老公江逸轩还有谁?整个江家也就只有江逸轩回来了。

于是温思思就愤怒的喊道:“江逸轩你违背协议,我要报警,我要告你。”

温思思身上的男人却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会负责的。”

温思思说道:“谁要你负责啊?江逸轩你这个流氓。”

她心想,果然江逸轩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表面上说结婚之后跟他签了协议,一年之内都不可能碰她。

实际上却在黑暗之中把她强推了,真以为屋子里不开灯,她就不知道是江逸轩了吗?

真没看出来江逸轩竟然是这样的人,但是转眼间,温思思又想起江逸轩不是去见他的小情人了吗?

而且跟他的小情人感情很好的样子,怎么会突然间回来了?这个时候一缕月光渗进窗户内,刚好照到男人的轮廓。

这时温思思才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并不是江逸轩,这下子温思思就更加炸毛了。

于是再一度的拼命挣扎起来说道:“你不是江逸轩,你究竟是谁?”

男人按住温思思的手,温思思想喊叫嘴也被堵住了,在男人一遍又一遍的折磨下,温思思终于累得晕了过去。

等到温思思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酸痛,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幕幕,温思思想放声大叫但是又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时,传来一个男人好听而又邪魅的声音说道:“你如果想让江家所有人都知道的话,那你就喊吧。”

温思思看着眼前虽然长相极其英俊,但是却陌生的男人说道:“你到底是谁?你这个流氓。”

怎么这个男人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果是江家的人的话,她没道理没见过啊。

男人倚在床头饶有兴趣的看着温思思说道:“你就是侄媳妇吧。”

“什么?侄媳妇?难道这个男人是……”

温思思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那个男人说道:“我是言骆北,也是你的小叔。”

温思思来不及思考什么时候江逸轩的父亲又多了一个弟弟,说道:“既然你都知道我是你的侄媳妇,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不怕给江家蒙羞吗?”

温思思觉得自己这个运气简直了,虽然眼前的男人长得非常英俊,她见过好看的男人不少,却没有见过这么英俊的,但是她还是觉得这算是什么事啊,自己的新婚之夜竟然稀里糊涂的跑到了小叔的房间里去。

言骆北轻蔑不屑的说道:“江家?江家是什么地方?我又为什么要顾及江家的颜面?”

温思思顿时觉得跟这个男人是说不通的,于是就说道:“反正我要去告你。”

言骆北说道:“我会对你负责的。”

温思思说道:“谁要你的负责。”

说完温思思就想离开,可是刚下床,一不小心温思思差点摔在地上,如果不是男人扶的快的话。

可是,温思思还是打掉男人的手强忍着酸痛坐了起来,勉强把地上的婚纱选出来穿上,然后打量了一下房间的陈设。

这才惊奇的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甚至和自己房间里面的陈设完全不一样,她这是走错房间了?

温思思简直想打自己一巴掌,就因为走错了房间,自己的第一次竟然给了这么个男人。

言骆北看着温思思打量自己的房间,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绝望,反而打趣道:“怎么,侄媳妇?”

“你喜欢我的房间?你要是喜欢的话,可以常来,反正,我们已经有夫妻之实了,我的房间也算是你的房间。”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