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情有独钟

作者: 蚕豆公主|发布时间:2019-08-14 14:52 |字数:1205

陪葬吗?

“也好。”

雪白的裙角随风舞动,好似真的要羽化般悲苍。

漫渃只觉得,自己已经死在了他的眼里。

“嘶……”

漫渃痛哼一声,不知何时玄冢手里多了一把剑,锋利的剑锋划破了她的手臂。

“漫渃,你是天后之女,我不能耐你何,但我可以永生永世的折磨你,让你永远活在痛苦之中,得不到片刻安宁!”

玄冢看着从她手臂上流下来的鲜血,唇角残忍的露出笑容。

“既然你已成为我的妻,就将这一切好好受着吧!”

漫渃怔怔的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臂,轻声呢喃,“永生永世啊……”

她漫漫仙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一切?

漫渃缓缓对上他的眼,“玄冢,你就不怕我将这一切告诉母后吗?”

“呵!”

玄冢嗤笑一声,“漫渃,在这浩浩天界,你以为你的名声又能好得到哪去,除了我绝对不会有任何仙君能接受你。天后最重脸面,你告了状,天后也必然是让你忍下来罢了。”

漫渃苦笑,原来每一步,他都已算的精准啊……

“清雪——!”玄冢的惊呼声响起,漫渃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抹灵力的微光正飘落到自己的手臂上,贪婪的吸着她手臂上的鲜血。

漫渃认得,这是清雪的灵力,一直被玄冢小心地守护着,谁也碰不得。

因为他想复活他的心上人,清雪。

玄冢抬手要将灵力召唤回来,却发现那灵力根本不听召唤,看那架势,只恨不得直接在漫渃的手臂上扯开一条口子让自己吃个痛快。

漫渃垂下眼眸,用仙法将伤口一指抹去,那灵力这才飘荡起来,不甘地回到了玄冢的手心里。

“这是……”

盘旋在他手掌之间的灵力,似乎比之前亮了许多,他目光宛如凝成实质一般向漫渃的手臂扫去。

漫渃下意识地将手藏到背后,转身一纵,御风而去。

“母后的生辰快要到了,我们需准备一份厚礼,这里实在过于冰寒,我要回去了。”

玄冢看着她飞去的背影,拿剑朝着自己的手臂划了一下,伤口上顿时涌出大滴大滴的鲜血来,但那道灵力却分毫未动,对他的鲜血一点也不感兴趣。

那么,便只能是这灵力只对漫渃的鲜血感兴趣了……

这一百多年来,他找寻了各种方法试图将清雪的灵体复原,可是全部都功亏一篑。

可惜这灵力残缺不全,想要补齐这灵力,需要大量灵气来滋养培育。

难道……

玄冢脑海里逐渐形成了一个清晰的答案。

想要用完整的灵力恢复清雪的灵体,难道需要漫渃的血才行?!

当晚。

“娘娘,帝君回来了。”

露露进来小心的将她叫醒,漫渃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

自从怀了身孕以后,她越来越嗜睡了,也不知她还能瞒到什么时候。

吱牙一声,殿门被开。

玄冢走过来,他刚从伫雪山回来,身上还带着一股子寒气。

漫渃一接近他便觉得周身都冷,还是佯装着笑意。

玄冢看了她一眼,眉头微蹙,“你最近是不是身子不好?为何总是睡?”

漫渃怔了一下,下意识的摸摸小腹,心里有一股暖流划过。

看来他也不是不在意自己的,也许他知道这个孩子也会高兴……

“玄冢,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玄冢给打断,“我发现清雪的灵力似乎对你的鲜血情有独钟,我想拿你的血帮助清雪恢复灵体。”

他说完怕漫渃不同意一般,对她做了最虚无的承诺,“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有事的。”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