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让你陪葬

作者: 蚕豆公主|发布时间:2019-08-14 14:52 |字数:1254

昏暗的欢颜殿,轻丝幔帏中映出两个人影,一直细白的手猛然抓住细沙,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

“别这样,求你。”

漫渃痛的浑身发抖,哀声祈求身上的男生。

“你不是就喜欢这样吗?看看高高在上的天后之女,也会在我身下讨欢?”

玄冢修长的手指,在她光滑的肌肤上细细挑拨。

“努力了这么久,你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他目光徒然暗了下去,手指攥住她的下巴。

“善恶有报,这些都该是你受的!”

“啊!”

漫渃痛苦的呻吟,死咬嘴唇将剩下的声音咽了回去。

但玄冢明显不想放过她,巨大的力道仿佛要碾碎她的五脏六腑。

漫渃躺在他身下,细白的手指紧攥帏帐,勒出了一道血印。

“你看着我!”

玄冢逼迫她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子里盛满怒意,“清雪何其无辜,你为何就留不下她!”

他手上加重了力道,“你就不曾有丝毫亏欠吗!”

漫渃一双眼装了眼泪,紧攥的手指弄破了皮肤肌理,薄薄的嘴唇平缓的吐出两个字。

“不,曾。”

“贱人!”

玄冢怒气滔天,身下起伏的更加用力。

漫渃已经痛的说不出话,耳边传来他绝情的宣判!

“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两个时辰之后,漫渃才清醒过来,身边以空无一人。

身边侍奉的小仙听到声音过来,见她脸色苍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眼泪。

“帝君怎么狠心,娘娘怀了身孕,他还……”

“嘘。”

“娘娘不必担心,欢颜殿只有我一人,不会让旁人听到的。”

“露露,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让玄冢知道。”

“可您这身体。”

“没事,我刚才用体内的灵力护住了他。”

漫渃手指轻抚小腹,里面的小生命已经有了微弱的灵力。

说来可笑,她却一直不敢将这件事告诉他的丈夫,孩子的亲生父亲。

若是那人知道了自己怀上了他的孩子,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漫渃不敢想,因为他知道,这个孩子他不想要。

关于自己的一切,那人都恨不得通通丢掉。

漫渃强装出笑脸问她,“帝君去哪了?”

“这……”

露露不敢答。

漫渃从她的表情中,便猜中了一切,她匆匆出去,殿外的侍从看见她,都恭敬的站在两边。

她是天后之女,谁也不敢对她造次。

伫雪山上,冷风吹来,刺痛了漫渃的眼,她看见玄冢站在那里,黑袍翻飞,如同张扬的水墨。

他的手中有一团光。

那是清雪的一丝灵力。

一百年了……

漫渃身为仙,区区一百年,不过是眨眼之间而已。

可惜她只觉得这一百年里尽是苦熬,因为她承载了玄冢一百年的恨,压的她根本喘不过起来。

“这伫雪山这么冷,快回去吧。免得伤了你的仙体。”

玄冢听到她的声音回过头来,温情脉脉的目光变的只剩下了恨。

漫渃看见了他的转变,她暗里苦笑。

她的夫君,将所有爱意,宽容都给了别的女子,那些恨恼,不屑才是给她的。

“仙体?”

玄冢听到这两个字怒极反笑。

“漫渃,你既然知道仙体这么重要,为何要逼的清雪剔除仙骨!”

他上前一把扼住漫渃的喉咙,一百年了,他日日夜夜都忘不了那日的场景。

清雪没了仙骨,漫渃站在一旁抬手一掌,她那微弱的仙体,瞬间就灰飞烟灭,他费劲力气也只是抢到了她的一丝灵力。

她生前是一片雪花,灵力也只有在这雪山上才保得住。

玄冢将手心里的灵力放到她眼前。

“你满意了?漫渃殿下?”

看着漫渃逐渐变的苍白的脸,他指尖骤然缩紧,恨意已经毫不遮掩。

“漫渃,终有一天,我会让你陪葬!”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