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代嫁

作者: 苏歆棠|发布时间:2020-08-10 17:02 |字数:2019

长安城中,锣鼓喧天,一行人抬着花轿吹吹打打。

丞相府嫁女,好不热闹。

顾蕊紧张忐忑地坐在花轿中,喜帕盖着头,看不清容貌,大红的嫁衣用金丝绣着鸳鸯,裙摆和袖口处有着百合花的花样。

意喻两情缱绻,白头到老。

花轿摇摇晃晃,走的并不平稳,不一会轿子停下,喜娘隔着窗柩笑盈盈地对顾蕊说道:“姑娘,前面有一队骑马的商人,咱们停一停,让他们先过去,放心,不会耽误吉时的。”

顾蕊端坐着,纤细的手指拧着帕子淡淡嗯了一声,吹打声停下,行人的议论声清晰地传到她耳中。

“听说这已经是小侯爷取的第十房妻子了,前九任都死于非命呢。”

“整个长安怕是无人不知吧,这新娘子也是可怜喽,听说她是丞相府的大姑娘,一直在外乡跟着外祖父,这一被接到长安,还没享几天福,就要被嫁给这么个克妻的纨绔子。”

“不是说圣上指婚,指的是相府的嫡女吗?那应该是三姑娘出嫁呀。”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二位都是嫡女,若说血统,轿子里的这位还要正统一些。”

“也不知道这位姑娘能活几天呢,真是可怜。”

大约是有人去驱赶,议论声戛然而止,只听见几声道歉。

顾蕊猛的扯下了喜帕,露出娇柔的面庞,秀气的鹅蛋脸上五官精致,一双弯弯的月牙眼,更显的她灵气十足。

而此刻她双眉紧皱着,眼睛里盛满了怒气,抿着唇,整个身子气的发抖。

顾蕊知道她自小生活在陇县,养在外祖父的膝下,和这个挂名的父亲没什么感情。

但是虎毒尚且不食子,他是她的血脉相连的父亲啊,竟亲手将她推向火坑。

难怪她一回丞相府,就被囚禁起来,有了这么一桩莫名其妙的婚事。

顾蕊想逃,手触到了轿帘,停住。

她想起出嫁前一天,相爷带着她所谓的妹妹来看望她。

“顾蕊,你必须要嫁到永安侯府,你要是不听话,你九泉之下的外祖父也不得安生,我会派人扒他的坟,鞭尸抽骨。”

相爷狠毒的话一字一句敲打在她的心上,她不能逃。

相爷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这般狠心,若是她逃,他一定不会放过外祖父的。

顾蕊收回了掀轿帘的手,拿着喜帕重新盖在头上,在彻底遮住眼睛的时候,她面前浮现出昨夜慕晚高傲的面容。

“姐姐,嫁进侯府有什么不好的?如果不是我不想嫁,你一个乡下的姑娘,恐怕一辈子都看不到长安的繁华,更别说有侯府这样尊贵的姻缘了,这可是你的福气啊。”

福气么?喜帕下顾蕊微微勾了唇角,虽说是一塌糊涂的开端,但是只要自己用心经营,也未必走不出自己想走的路。

那就走走看吧,顾蕊闭上了眼睛,迎亲队伍重新动了起来,锣鼓声,鞭炮声,叫喜声不绝于耳,一派喜气洋洋。

等再次落轿,是真的到了永安侯府的门口,顾蕊方才平复的情绪,又一下子提了上来。

“请新郎官踢轿!”

久久没有动静,直到听到喜娘催促的声音:“小侯爷,可别让新娘子等急了,误了吉时。”

话音刚落,顾蕊觉得轿身被不轻不重的踢了一下。

随后听见喜娘的笑声和周围的起哄声。

“新娘子出轿喽。”

轿帘被掀开,阳光明晃晃地照了进来,即使顾蕊隔着喜帕也不由自主的闭了闭眼。

顾蕊面前出现一只手,这只手很好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她迟疑了一下,将自己的手轻轻搭在他的掌心。

那人掌心微凉,倒是顾蕊一路紧张,手上都是虚汗,指尖滚烫。

手被握住,顾蕊走出了轿子,紧跟着身边人的脚步,脸上热度逐渐升温,耳边时不时有喜娘的提点,什么时候抬脚,什么时候要转弯。

这一路走,就走进了喜堂,接下来就是拜堂。

夫妻对拜的时候,两人面对着面一拜,顾蕊透过喜帕瞧见他紧绷着的下颌,她刚刚随他一路走来,都能感觉到他的抗拒和生人勿近的气场。

看来不情愿的也不止她一个人啊,顾蕊有了这个认知,先前仅有的那一点紧张荡然无存了。

走完了一系列的流程,顾蕊被送进了喜房。

喜娘任务完成,下去领赏吃酒,走前还嘱咐顾蕊:“这喜帕要等新郎倌来掀开,可不能自己动手,不然不吉利的。”

顾蕊轻声应了,坐在喜床上,下面估计铺了什么花生枣子之类的,咯的人很不舒服,她耐着性子等着。

不知道等了多久,还是没有人来,顾蕊又饿又累,实在忍不住了,拿下了头上的喜帕,一面活动筋骨,一面查看着房间的陈设,这应该是小侯爷的住处,几乎没什么摆件,屋子中央是一张桌子,床的左侧是个长长的柜子,她打开一看,只放了几件男子的衣物,墙角处放着一根红缨长枪。

顾蕊想起之前握住他的手时,感觉到薄薄的茧子,是个习武之人。

通过这些,顾蕊大概对她名义上的夫君有了想象。

“夫人。”门外走进来一个小丫鬟,看着年纪不大。

一进门对着顾蕊行礼,面色透着为难。

顾蕊笑了笑和善地问道:“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春雨,小侯爷……小侯爷他……”春雨支支吾吾,心里暗暗叫苦,怎么这样的差事就轮到她了呢,也不知道这位新夫人脾气好不好。

“小侯爷怎么了?”看小丫鬟半天说不出话,顾蕊好心接话道。

“小侯爷刚刚出门,说去喝花酒,奴婢们拦不住他。”春雨心一横,一口气说道。

顾蕊哦了一声,没有其他多余的反应,相比夫君喝花酒,现在填饱肚子更重要,她对着春雨眨了眨眼:“有没有吃的啊,要是没有的话,你告诉我厨房在哪,我自个去做。”

春雨呆了呆,下意识的回道:“有吃的。”

“那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找一些吃食来,再准备一些热水,我想洗漱。”

苏歆棠说:

新书报道,请多指教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