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怎么回归以前

作者: 疯狂的兔叽|发布时间:2020-08-10 10:40 |字数:1834

轰隆——

一道惊雷让淮希儿从梦中惊醒。

狂风暴雨,瞬间而起,像极了地狱而来的冤魂,令她身子止不住的发颤。

淮希儿怕雷雨天。

因为同样的天气,她家破人亡。

每每到这种天气都会使她想起过去,想到曾经支离破碎的家,想到长辈死在她眼前的场景。

以前总有江温陪在她的身旁,她才安稳的入睡到天明,可今天为什么江温没有来找她。

偌大的别墅内,淮希儿怀里抱着妈妈给的布娃娃,是她不惜一切从废墟里刨出来的唯一一件物品,其余的都被深埋在废墟之下,被大雨冲刷与泥土混合在一起,包括她家人的尸体。

她记得十分清楚。

因为那年正是她的十五岁生日。

时隔三年,无法忘怀的事情。

“啊恩……温哥哥,你好棒哦……”

江温卧室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淮希儿愣怔在门口,从缝隙里能清晰的看到床上两个疯狂纠缠的身体,一个是她的江温哥哥,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淮薛蓉。两个人正做着令人面红耳赤的事情。

她小脸一白,正准备闯进去却又懦弱。

没想到正是这一刹那的懦弱,让淮希儿听到了天大的秘密。

“淮薛蓉,哈淮薛蓉,没想到你竟然下药!卑鄙!无耻!”江温一边谩骂,一边疯狂输出,恨不得把眼前的贱女人榨干才舍得停止。

这种谩骂反而激起淮薛蓉的兴致,叫的越发的欢畅,娇笑着享受着来自于男人的猛烈,“啊,啊呀温哥哥,你干嘛骂人家,难道人家的身体不能让温哥哥舒服么?”

低吼与娇呼夹杂在一起,让门缝偷听的淮希儿脸色越发苍白。

“今天雷雨天,我要去陪希儿!是你,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药效过于猛烈,他尽管意识清醒,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只想无尽的索取,这种索取的欢愉,让他的神经越加的兴奋。

如果眼前的人是淮希儿的话,他会更兴奋。

希儿两个字让淮薛蓉情.欲的眸光染上怒火和嫉妒,“温哥哥,明明是你派人装作不法分子炸了淮家,说有不共戴天之仇,可如今又怜惜那个贱人做什么?啊……”

江温一个猛烈冲击,阻断了她的话语。

恶狠狠的道,“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别让她乱跑到不该跑到的地方,否则别怪我不留情面……”尽管在这种情况,江温的威慑力依然猛烈,语气冰凉让淮薛蓉如坠寒冰。

“要不是你特意带淮希儿离开,恐怕她也是废墟里的一个游魂!”

“我能成功炸了淮家,还有你一大半的功劳。”他阴恻恻的笑着,犹如炼狱的恶魔,“要不是……”

轰隆!

窗外的惊雷将他们的对话吞噬。

淮希儿躲进被窝里瑟瑟发抖,江温和淮薛蓉的对话萦绕在脑海。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江温十岁那年来到淮家,爸妈拿他当亲儿子,爷爷奶奶拿他当亲孙子,乃至于叔叔阿姨没有哪一个薄待过他,她也拿他当依靠一生的最重要的那个人。

可如今血淋淋的现实告诉她,那些个温柔都是假象,不过是杀人凶手所披上的皮。

不是真的。

她以为真是的不法分子埋的炸弹,要炸了淮家,她以为真的是淮家倒霉,才入了不法分子的眼睛。

没想到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都是她身边最信任最信任的人做的。

“害怕为什么不开灯?”被子被掀开,温柔的嗓音在淮希儿听来,越发像猎豹捕猎的嘶吼,毒蛇在旁吐信子的声音。

她浑然一僵。

刺目的白光让她紧闭双眸,适应后才缓缓睁开。

她看着眼前穿戴整齐的江温,多希望一切都是梦。

淮希儿狠掐自己的腿,疼痛让她泪水横流,心痛的快要无法呼吸。

理智让她应该冷静,可淮氏一族的性命都被眼前人夺走,他竟然还能这般温柔的笑着。而她竟然还如此贪恋这个杀人狂魔的怀抱!

衣冠禽兽四个字划过脑海。

她。

无法冷静。

“为什么……”她蜷缩在床头,沙哑的声音好似砂纸互磨。

江温以为她是在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打雷的时候过来陪她,温和一笑,“处理一些事情耽搁了,不好意思,没有下回啦好不好?”他的语气,像哄小孩。

越是温柔,她的心就越痛。

淮希儿扬眸直视他,“为什么派人装作不法分子炸毁我的家,为什么要独独留下我一人苟且,为什么手染我一族的鲜血还能伪装这么温柔面孔,为什么淮薛蓉会跟你合作。”

声声质问,一次比一次绝望。

惊雷一声又一声,宛若寒刀,在淮希儿的心口上划好多道口子。

江温眸底的震惊惊慌转瞬即逝,恢复一如既往的温和,抱她入怀里。“希儿,不要怕。只要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是你的江温哥哥,还是你未婚夫,我们还可以结婚。”

淮希儿感觉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用力撕扯着她的心脏,将其撕的粉碎。

她用尽全身力气推开江温,“你在开玩笑么?你杀了我家人!我淮氏一族所有人!手里沾着我家人的血,让我怎么和你回归以前!”

“当然可以。”江温一如既往的温柔。

好似这一切真就一场梦,睡一觉一切都迎刃而解。

可她忘不掉。

淮希儿望向窗外,不远处的海浪不断拍打在沙滩上,她眉尖一动。

在江温接近刹那,狠狠一咬,膝盖用力顶在男人脆弱的某处,转身就跑!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