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穿越

作者: 慕斯|发布时间:2020-07-06 12:51 |字数:2033

“唔……”

沈安禾闷哼了一声从昏迷中苏醒,只来得及看清自己是在一座破庙里面,脑中就被强制性的塞入了一大段记忆。

“疼……”

沈安禾捂着头痛呼起来,差点被那些记忆碎片冲击的再度晕死过去。

这里是一个破庙,她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她表哥苏辄答应过她,今天他会跟她私奔。

好不容易咬着牙,接受完了脑中多出的记忆,沈安禾懵了。

石庙村?!

表哥苏辄?!

开玩笑的吧?

沈安禾崩溃的发现,她好像穿越了。

她现在在她曾经看过的一本书里。

书的主角叫沈娇娇,原本是京城世家穆家的嫡女,却从小流落民间,在石庙村长大。

因为不是沈家亲生的,在沈家并不受待见,吃苦长大。

十六岁那年,穆家寻亲找到她,把她带回京城。

接着,沈娇娇一路开挂,精通各种宅斗技巧,迅速在穆家站稳脚跟,得三皇子青睐,成为皇子妃。

沈安禾穿越后占据的这具身体的原主,是书中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炮灰女配是女主沈娇娇以沈家人身份在石庙村生活时,名义上的妹妹,性格怯弱,没有主见。

沈安禾结合脑中炮灰女配的记忆,大致还原出了原本那个沈安禾的人生。

因为穆家人到石庙村接沈娇娇的时候说过,沈家没有善待过沈娇娇,他们不报复沈家,就算报恩了。

乡野愚民捕风捉影,谣言传来传去将沈家一家子传得恶毒无比,沈家坏了名声,沈安禾嫁不出去,就留在家里留到了十八岁。

直到村里林木匠的大儿子林云骥在战场受了伤,昏迷不醒,被抬回来,林家想找个人嫁给林云骥,给他冲喜,才花了二两银子,将已经是老姑娘了的沈安禾抬进了门。

大抵沈安禾和林云骥的八字是真的很和,沈安禾进门不到半个月,林云骥就醒过来了。

但林云骥在战场上受了伤,腿废了,不良于行,沈安禾跟他根本过不到一块去。

所以,林云骥醒来没多久,人都还躺在床上养伤,沈安禾就偷偷跟自己表哥苏辄联系上了。

苏辄是个小白脸,几句话一哄,就把沈安禾哄的春心大动,答应跟他私奔了。

拿了林云骥的钱,到破庙跟苏辄私奔的时候,炮灰女配沈安禾对未来是充满向往的。

但手握剧本,知道全书内容的穿越者沈安禾却知道,在书中,沈安禾的结局并不好。

苏辄骗了沈安禾,他没有到约定的破庙去接沈安禾,而是以五十两的价格,把沈安禾卖给了一个有特殊癖好的老变态,最后,沈安禾是生生被那个变态折磨死的。

穿越成了一个马上要落到老变态手里的炮灰该怎么办?

在线等,十万火急。

整理好一切信息好,沈安禾苦笑了一声,从地上坐了起来,开始沉思。

继续留在破庙坐以待毙,是不可能的了。

那要趁此机会逃出石庙村,从此隐姓埋名吗?

这好像也不太合适。

沈安禾记得,在炮灰女配沈安禾失踪后,到处传出来沈安禾的流言,说她和野男人跑了什么的。

石庙村所有人都信了,只有林云骥不相信。

他找过沈安禾,虽然没找到,但他始终相信沈安禾失踪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另有隐情,后来艰难地查到了一点线索,去找时,遇到山匪,横死当场。

不论小说中将林云骥那个人刻画的有多凶,单看他为炮灰女配做的那些事情,沈安禾认为,他算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

“所以,如果我不回石庙村了,林云骥还是会去调查我的行踪吧?那他最后就会……”

沈安禾的眼神闪了闪。

她并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辈,让她只管自己的自由,枉顾一个好人的性命,她做不到。

看来,她还是得回石庙村啊。

沈安禾深吸一口气,不再犹豫,推开破庙的门,抢在跟苏辄做交易的那个老变态来找她之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破庙,朝镇上走去。

是的,她没有立刻回石庙村。

她准备先用她身上的钱,去镇上买点肉和菜,这样之后林家人问起她为什么会一大早的离开林家,她也能给出个说法不是?

做好了万全准备,沈安禾才带着忐忑的心情,去了石庙村。

石庙村现在可热闹了。

一大早林家的当家人林杉刚出门,他媳妇儿谢春花就又闹起来了,那声音跟啐了毒似的,“林云骥,看到你老娘就来气,你怎么不干脆死了算了。

邻居们听到声响,三三两两的朝林家凑了过去,没一会儿,林家门口就聚集了一圈看笑话的人。

沈安禾拎着肉回来,刚好看到这一幕,迟疑了片刻后,她悄无声息的隐在了看热闹的那群人身后,准备先看看林家的局势,再决定什么后续要怎么办。

林家的稻场上,谢春花还在指着林云骥的鼻子破口大骂。

她可没有家丑不可外扬的觉悟,人越多她就越起劲。

看到有人伸长脖子往家里看,她还故意提高了声音。

“乡亲们来评评理,看我骂他骂错了没有,林云骥,你个没用的狗东西,看不住自己媳妇儿也就算了,竟然还让她卷你所有的钱,跟野男人一起跑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够了。”

谢春花对面,林云骥拄着拐杖,神情十分严肃。

“娘,沈安禾不过才离开了一上午而已,这连一整天都还没有,你凭什么断定她不是去镇上赶集了,而是跟人私奔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沈安禾是跟人私奔了,错也不在我身上吧?那兔子似的媳妇是我自己想娶的吗?那不是我昏迷期间,你给我娶的吗?”

有道理啊,炮灰女配沈安禾跟人私奔,林云骥是受害者啊,这谢春花脑子有坑吧?家里出了这样丢人的事儿,她逮着自己儿子骂什么?

沈安禾在暗处摸了下巴,一边默默附合林云骥的话,一边观察他。

男人的眉眼是深邃英俊的,十分符合沈安禾这个颜狗的审美。

但……

他丫刚刚说谁是兔子呢。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