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代孕生子

作者: 姜一一|发布时间:2020-07-04 10:46 |字数:2201

江绵绵在产房里一阵阵不受控制的痉挛,已经一个小时了,她明明用尽全力,可孩子为什么还是不出来?

妈妈没有了,亲妹妹也病得快死了,至于爸爸,呵,有了小三和小三为他生的孩子,他还是她的爸爸吗?他当然不是,如果是,怎么会要她给陌生人代孕,才肯拿钱给妹妹治病?他对她们两姐妹是如此的一毛不拔。

“江小姐,你宫口太小,孩子太大,我们建议你剖腹产,而且要尽快。”医生眉间紧皱,已经明显对这次顺产不抱希望。

“呵呵,剖腹产?”江绵绵忍不住冷笑起来,想拿钱,就必须顺产,谁叫东家觉得顺产比剖腹产聪明,她甚至谁是东家都不知道,一切都是她爸爸在安排,她爸收了钱之后,主要用来救他那个忙活了半辈子,一直都半死不活的公司,然后才会分一些给她妹妹看病,仅此而已。

江绵绵闭了一会儿疲惫的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睛里的神采已经十分暗淡:“医生,再给我打一支催产针吧,能生就生,生不出来,一尸两命也没关系,我死了之后,请将我身上能卖掉的器官都卖一卖,所得的钱,给你们医院十九楼101室03号病床的江蜜蜜治疗。”

医生刚想拒绝,他们都不是江小姐的血亲,根本无权做这种卖掉器官的事情!而且这也不是说卖掉就马上能卖掉的!

江绵绵正要抓紧时间问问,这么做有没有什么相关文件,她签字,全权交给他们医院处理她的遗体。

还没开口,产房的门被人“砰”的推开。

“江绵绵,你生个孩子怎么都这么墨迹,你要是再拖十分钟,我就叫爸爸减十万块,你想想你的那个植物人妹妹吧!”

“江灵儿!”这三个字,江绵绵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暗淡下去的眼神重又被切齿的恨意点燃。这个害她妹妹变成植物人的罪魁祸首,她怎么还有脸提起这件事!

那年她妈妈去世,小三进门,带进来一个江灵儿。

江灵儿见到她们的时候一点儿也不怕生,只要大人们一走开,她嚣张跋扈的性格就暴露无遗。

“你妈是守活寡守死的。”

“你们两个是拖油瓶。”

“再不给我,我就把你们从这个家赶出去,以后你们就只能去垃圾桶里找吃的!”

“趴下给我骑,不好好给我当奴隶,我就让妈妈不给你晚饭吃!”

她们起初气得不行,哭着跑到爸爸那里去告状。

她们的爸爸那时候听了很生气,但是让小小的姐妹花愕然的是,爸爸竟然不是生江灵儿的气,而是她们姐妹。

“绵绵蜜蜜,你们不要这么小家子气斤斤计较,简直给我丢人,灵儿才来我们家,她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你们要好好照顾她,帮助她,让着她!你们再闹我就不要你们了。真是不省心!”

不要她们了?

对两个刚刚失去母亲,将这个男人当成心目中唯一倚靠的孩子,他一句不要,让两个孩子不得不在自己家里,从此夹起尾巴做人,在自己家里,从此看人脸色做人。

玩具随便江灵儿拿,即便拿了之后损毁。

房间随便江灵儿进,即便进去之后故意翻乱。

母亲种的玫瑰花随便江灵儿剪,即便剪下来随意踩扁,还拿花枝来扎她们。

可就算日子过成这样了,江灵儿还是觉得不够,江灵儿可不喜欢逗哑巴,逗条狗都会汪汪叫呢,所以那天,她故意将江蜜蜜从楼上推了下去。

她说:“很多天没听到你们哭了,今天我非要整哭你们不可!”

整她们是江灵儿没有出门时的日常游戏。

但是这一次,她的妹妹,成了植物人。

这一切都拜她所赐,她今日竟然还敢再提!

江绵绵本以为自己被磨圆了棱角的恨意,再次像山峰般尖锐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恨意给了江绵绵加成,也或许是孩子善解人意,不想这个她这个备受折磨的母亲就这么死了,她恨到极致的时候,医生竟然说:“我看见孩子大半个头了,快出来了!再用力点!用力呀!”

前后不过五分钟,一道孩子的啼哭声在产房里响起。

江绵绵这时候已经顾不上江灵儿,她微喘着气连忙道:“孩子……孩子给我看一眼!”虽然不知道是谁的种,可到底流着一半她的血。

虽然预想过孩子该是她和某个男人爱情的结晶,虽然现实的人生和她的理想完全背道而驰,但这不妨碍她此时此刻想看看这个孩子的迫切。

或许他们这一次相见就会是最后一次,江绵绵眼里隔着一层水雾,嘴角微微上扬,恳切地看着医生。

医生正抱着孩子朝她走来,半途江灵儿直接从医生手中夺了过去,然后用最傲慢的眼神警告这位医生,这是家务事,他没有做主的权利。

然后才看向江绵绵,露出一抹明显不怀好意的笑:“你想看吗?”

江绵绵的微扬的唇角僵了一下。

“你学几声狗叫来听听,我就给你看一眼孩子。”江灵儿根本不在意江绵绵的表情,或者说她很乐意看她憋屈的样子。

江灵儿的嘴角依然含着笑。

江绵绵痛苦地闭上了眼,再恨,也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吞:“汪,汪——!”

江灵儿开怀大笑,心情肉眼可见的愉悦起来。

她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做势要递过去,待江灵儿挣扎着拱起身,她又马上收回手:“给你?做梦!”

江绵绵几乎将唇咬出血来,她低头恳求:“江灵儿,算我求你。”

“哈哈哈哈,孬种!废物!而且你真的有智商这种东西吗?我是骗你的,你怎么每次都能上当呢?”

“要不然这样吧,你看一眼,我就叫爸爸减十万块钱,你同意吗?”

江绵绵睁得大大的眼睛,眼底已经装满了泪水,但她不眨眼,那泪水便没有掉下来,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她颤抖着手,选择了沉默。

她沉默,是因为相信江灵儿真就有那个本事,谁叫她是那个被偏爱的孩子,被珍视的明珠!而她们姐妹,是泥,是屑。

她的恨意,再一次被现实击得粉碎。

江灵儿再次笑出了声。

“就是嘛,这孩子本来就是你为了钱要拿去卖掉的,给老头子代孕都愿意。现在总想着看他做什么,上演慈母情怀给谁看啊?!”

江绵绵以为自己早就听惯了这些话的,但此时此刻还是觉得头晕目眩,或许是刚生完孩子身体太虚了?

她看着江灵儿转身朝外走的背影,终于坚持不住,双眼一黑。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