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身死

作者: 街灯以北|发布时间:2020-05-25 09:26 |字数:2745

阳春三月,万里晴空。

宋卿辞的身躯不断的往下坠,心里十分难受,像是要炸裂了一样,说不清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死亡还是因为天台上那个,把自己推下来的人。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结尾。

宋卿辞望着天台边上的女人,温柔,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此时她一向温婉的脸上涌现着无尽的快感还有漫天的恨意。

摔下楼时的那些恶毒的话都盘旋在脑海里。

“我就是看不惯你这个蠢女人,明明那么蠢,但还是有那么多人宠着你,外界那些对你不好的新闻都是我散布的,每次你一怀疑我,我只要对你装装可怜,你就相信我了!”

“多亏有你做垫脚石,我才能这么快爬到影后的位置!等你死了以后,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

“哦,对了,当初我也是故意让你去和寒止哥表白,我就是让你尝尝被众人嘲笑,奚落的滋味,让你从云端摔下来,让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就算你是千金大小姐,还是一样被我才在脚底下!”

宋卿辞突然就明白过来了,温柔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好朋友!

……

宋卿辞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令人熟悉的一切,这是……她家?

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下一秒,大门开了,进来一个人,一张清丽温婉的脸,五官小巧,菱形的唇畔带着妖艳的红,衬得皮肤格外白皙,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身穿一条红色的长裙,玲珑的曲线毕现。

是温柔!她竟然打扮得很漂亮,还穿着红裙子,脸上还笑得那么开心。

见到这样的温柔,宋卿辞脑海里瞬间就回想起自己被推下楼的瞬间温柔狰狞的神色,二话不说,宋卿辞愤怒地来到了温柔面前,给了她一巴掌。

可是没想到她的手竟然就这么直直的穿过了温柔的身体。

这是怎么了?

宋卿辞一急,整个人朝温柔扑过去,

所以自己还是死了,只是自己现在是灵魂状态?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枉费宋卿辞把温柔当成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掏心掏肺的对她,只要是温柔向自己提出的要求,如果自己不答应,她就软磨硬泡,自己都会满足她,可是在她眼里这只是一种施舍,她说她不稀罕!

自己信任温柔,把隐婚的事情告诉她,她却登堂入室,觊觎她的一切!

甚至滥用自己对她的信任,出卖宋氏集团的机密,害得宋氏破产,自己失去了一切,这些还不够,还设计自己和傅江见面,污蔑她外遇!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温柔做的,但是现在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温柔叫了张妈拿了房门钥匙,然后往楼上走去。

宋卿辞虽然知道张妈和温柔关系很好,但是没想到竟然好到这种可以随便把家里钥匙交给温柔的程度。

反正温柔看不见自己,宋卿辞跟上温柔,只见温柔轻车熟路的来到楼上走廊的尽头的房间,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宋卿辞愣住了,因为这个房间是自己老公的房间。

展钧宸,展氏集团的总裁,展氏是商业界的帝王,名下产业涉及了娱乐,旅游,房地产等多种领域,在每一个领域都是最顶尖的存在。

而展钧宸年纪轻轻,就统领了展氏集团,层被评为十大青年杰出企业家,并且长得英俊非凡,有钱有颜,是全江北市乃至全世界女人最想嫁的对象。

因为是家族联姻,没有感情,所以结婚两年,都是分房睡的。

房间很大,家具一应俱全,但这个房间只有黑白两色,窗帘也半拉着,房间里的光瞬间减少了一半,对宋卿辞来说,透露着压抑,她一点也不喜欢。

可是温柔好像很喜欢,拉开窗帘,光芒瞬间涌了进来,温柔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然后一脸幸福的躺在了床上。

这熟练的程度,怎么看都不是第一次了。

在宋卿辞看来,展钧宸一向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更别说进他的房间了,躺他的床,可是这些温柔都做了,看来这两个人在背地里早就已经在一起了。

宋卿辞只觉得恶心。

难怪温柔虽然嘴上说着害怕展钧宸,但却总喜欢往自己家里跑,每次来之前总会旁敲侧击的问展钧宸有没有在家,

当时温柔解释说是不想碰到展钧宸,自己还真相信了。

难怪每次温柔来的时候还总是会带一些自己做的东西,展现在展钧宸面前的就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原来是希望能得到展钧宸的青睐,而且还是当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老婆的面。

只是展钧宸从来都没有搭理过温柔,他每次只是冷冷地睨视着自己,当时宋卿辞还以为展钧宸是看不上温柔做的东西,她每次还傻傻的帮温柔抱不平和展钧宸吵架。

没想到他早就看出了温柔的心思,而自己原来就是一个把自己的老公推给别的女人的蠢女人!

这时,门打开了,进来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身高至少达到了一米九,一身高定西装,将身材包裹得严严实实。

西装的扣子扣得一丝不苟,透着一股禁欲的气息,脸庞精致,刀削般的脸庞布满寒霜,挺拔的鼻子,乌黑深邃的眼眸,目空一切。

这就是展钧宸,自己名义上的老公,但是就在她被推下楼不久前,两人就已经在协议离婚了。

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公司吗?难道是因为知道温柔在这里,所以特意提前回来,他们两个……

就在这时候,展钧宸冷漠地声音响起:“你在这里干什么?出去!”

他对温柔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啊,难道是自己误会什么了?

温柔发现了展钧宸,像是受了惊吓,连忙从床上起来,温柔乖顺地说道:“钧宸,你回来了,你别生气,我马上就离开。”

展钧宸冷漠的黑眸一扫,便扫到了温柔穿在身上的红裙,冷厉的黑眸闪过一丝痛楚。

“钧宸,我知道你喜欢红裙子,所以我今天特意穿了红裙子,好看吗?”

听了温柔的话,宋卿辞心中疑惑,展钧宸喜欢女人穿红裙子?

可是她明明记得展钧宸是不喜欢的啊,有一次自己去参加宴会的时候,穿的就是红裙子,可是他看了一眼就冷漠地说要自己换掉。

当时他冷着一张脸,压低声音,就像要发脾气一样,吓得她赶紧去换了那修身丝绸红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妈,把人给我带出去。”

温柔心里闪过一丝慌乱,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抓住了展钧宸的手:“钧宸,你知道的我和卿辞是好朋友,她走之前还叫我好好照顾你的,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卿辞,但是她现在已经死了,既然卿辞把你托付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啥?!

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温柔好好照顾展钧宸这样的话,原来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温柔就是这么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

“而且我最了解你,我知道你的一切,为什么你就是不正眼看我。”

展钧宸满脸阴骘:“如果不是宋卿辞护着你,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在我面前蹦跶。”

“为什么,我哪里比不上宋卿辞,而且宋卿辞根本就不喜欢你!她喜欢的另有其人。”温柔带着报复性的意味说出了这句话。

果然就见到展钧宸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满是痛苦。

宋卿辞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展钧宸,这一刻,这个一向冷漠的男人自己竟然感觉如此陌生。

可是他不是一向看不惯自己,每天都是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吗?

而且他如果喜欢自己,为什么还要和自己离婚?

宋卿辞还在想这个问题,便看见温柔一把抱住展钧宸,整个身体都贴在展钧宸身上了。

宋卿辞顿生怒火,大声叫到:展钧宸,快推开她!

而展钧宸就像是听到了她的话一样,抓住温柔的手腕,将温柔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真解气!

可这时,身后一阵强大的吸力,宋卿辞只看到展钧宸的嘴巴动了动,可是却什么也听不清。

她集中精神想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却怎么也听不到,紧接着,眼前一黑,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