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突变的婚礼

作者: 微凉|发布时间:2020-04-30 18:19 |字数:2004

此时的钟离离想着,今天应该是她二十五年来最开心的一天了。

林遥,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此刻站在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下面,当着司仪的面儿,当着全体宾客,大喊:“钟离离,我爱你。”

花架前方。

洁白的婚纱,璀璨的钻石,映射的钟离离姣好的脸庞更加夺目。

钟离离眼含热泪,“爸爸,我会幸福的,对不对。”

钟离然拍了拍女儿的胳膊,笑了笑,“我钟离然的女儿,敢不幸福?”

席市商界最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声名显赫的钟离然,在面对唯一的女儿出嫁的时候,也是这样温柔期许的慈父。

“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响起的不是林遥坚定的“我愿意。”

而是……

“钟离先生,我们是席城检察院执法人员,由于本年度对于贵公司的财务审查,发现多有不实之处,请钟离先生现在跟我去公安局,配合我们的调查。”

钟离然眉头皱起,“怎么可能?”

为首的检察院听到钟离然的否认,从随身的公文包中取出一系列的文件,递给钟离然:“你看。”

而此时的宴会中,一片哗然,这个整个大都的商业巨头,居然要被检察院带走。

举行婚礼的高台上,钟离离心下凄然,紧紧的攥着林遥的衣角,才不至于让自己瘫倒在地上,喃喃道:“不,绝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林遥双手环住钟离离纤细的腰肢,支撑着她:“离离,不要怕,无论何时,我都在。”

钟离离泪眼朦胧,喃喃道:“我相信我的爸爸,他绝不会做违法的事情。”

“嗯嗯,我也相信岳父。”林遥坚定的对钟离离说道,眼中的温柔足以让钟离离沉沦。

然而,林遥在钟离离关注着钟离然那边的情况的时候,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带着说不出的得意和冷酷。

他这模样,却落入了无意间扫过这里的欧阳轩眼中。

欧阳轩最不耐烦的便是这般应酬般的婚礼,盛德和旭升联姻又如何,自己也是与之比肩的辉腾接班人,奈何拗不过暴君爸爸,却没有想到却看到了如此戏剧性的一幕。

不错、不错,可真不错……

清冷的眼光扫过一旁站着的钟离离,身娇玉贵的盛德小公主么?

但愿能够经受这样双重的打击。

欧阳轩欣赏够了林遥的变脸,率先往检察官方向走去。

而林遥已经恢复了一往情深的模样,“离离,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钟离离忙不迭的点头:“对,对,林遥,快,快陪我过去看看。”在林遥的陪伴下,终于鼓起勇气来到了钟离然的身边,全场的目光也聚焦在了这里。

检察官轻咳一声,“想来钟离先生已经看完了,就请钟离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吧。”

钟离然叹了一口气,这个大都呼风唤雨的男人,仿佛瞬间苍老的十岁,转身看了一眼身旁的妻子、女儿和幼子,对他们说道;“你们放心吧,只是例行问话。我不会有事的。”

为首的检察官听到钟离然的话,嘴角动了动,想到来之前,那人的交代,冷声说道:“想来钟离先生已经看过了手中的资料,以钟离先生的见识,恐怕心里也清楚,这不是例行问话吧,等待钟离先生的恐怕是牢狱之灾。还请钟离先生能够如实告诉家人。”

他说完,心里也觉得颇为解气,席城首富又怎样,在大都举足轻重又怎样,余生恐怕要在牢中凄惨度过。

“钟离姑娘,你就放心吧,检察官就是这样,喜欢把事情往严重的情况说。”此时插嘴的不是别人,正是在席城所有上层社会中广为人知的纨绔子弟欧阳轩。

钟离离摇摇欲坠,期望的看着欧阳轩:“真的吗?”

欧阳轩似笑非笑的瞟过林遥,“这不是还有你的新婚老公么?到时候别人会怎样我是不知道,他肯定会帮你的。”

平白被甩了个锅的林遥不悦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干咳两声:“听检察长怎么说。”

检察长冷脸站在一旁,并不多话。

钟离然看了一眼早已哭成了泪人的钟离离,看了看惊慌的幼子,最后看着故作坚定的妻子,深吸了一口气:“好好过日子。”

钟离离绝望的站在大厅中,璀璨华贵的装饰,价值千万的婚纱,本应是席城最令人羡慕的新娘,此时此刻,却满心的绝望。耳边回响的是婚礼上各方的嘲笑。

“离离,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难过,岳父被带走后,我已经派人去打点,你就放心吧。”

钟离离此时正是六神无主,听到林遥的安慰,觉得无比暖心:“谢谢你,林遥,谢谢你对我不离不弃。”

“我们已经是夫妻,离离,我会是你的支柱。”林遥再次给钟离离吃了一颗定心丸。

自婚礼过后,钟离离每天往返于检察院和家中,满身疲惫,再没精力去管别的事情。

此时,席城最豪华的酒店顶层。

厚实的窗帘遮掩了窗外明媚的阳光,男子粗重的喘气声,让这个奢华的总统套房少了几分华贵,多了几分靡靡之气。

泛着冷冷光芒的皮质沙发上,健硕的男人在身下女人身上忘情的驰骋,直让这个有着精致面庞的女人翻白眼。

林少冷酷的笑了一声,浴室内很快传来了冲洗的声音。而沙发上面的雪儿悠悠醒来,听到浴室内传来的声音,娇嗔了一句:“冤家。”

林少从浴室走出来,腰间松垮的系着浴巾,随时都要掉下来一样.看到雪儿已经醒来,一脸温柔的走到雪儿面前:“雪儿醒了?”

“林少。”两个简单的字被这个雪儿千转百回的叫了出来,直让林少再次来了精神,林少从来不是能够委屈自己的男人,于是俯身抱起雪儿:“我们到床上去。”

雪儿早已瘫软:“别,林少,雪儿真的受不了了。”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