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个礼物喜欢吗?

作者: 淼淼|发布时间:2020-04-30 18:15 |字数:2266

夏季的天气总是多变,白日里还晴朗着,到傍晚,忽然就落下了瓢泼大雨。

顾灵冉瞧了一眼窗外的大雨,又低头看着满桌子已经凉掉的菜,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她还在期盼些什么呢?

就算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是他们结婚三年的纪念日,但那个男人,还是不可能回来陪她的。

甚至结婚这三年来,他从来没有碰过自己。不仅碰她,不见她,连他们结婚的事情,都彻彻底底的隐瞒着,不让任何外人听见。

而这一切,全都是为了那个男人的初恋。

顾灵冉闭了闭眼睛,自嘲轻笑,她能怎么办啊……

毕竟他们的婚约,都是她用了手段,逼着他娶她的,他对她,有多么厌恶,她难道还不清楚吗?

顾灵冉不再等在桌子旁,她起身直接回了卧室。

匆忙洗了个澡之后,她直接就睡下了。

只是这一页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卧室门的却忽然被人粗暴的踹开了!

一道挺拔高挑的人影,赫然出现在门口。

顾灵冉急忙坐起身,往门口看去。

屋子里没有开灯,只能模糊的看见一个高大而熟悉的轮廓,可她不敢相信真的是他,甚至,想都不敢想。

抿了抿唇,顾灵冉不确定的喊道:“白炎泽,是……你吗?”

男人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迈步朝着她走过来。

窗外忽然亮起一道闪电,瞬间照亮了男人冷峻而凛冽的脸,晦暗的眸子紧紧盯着床上缩成一团的小女人,深邃得宛如暗礁。

随着他的走近,顾灵冉开始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迫力,她心脏微缩,有些紧张和恐惧。今晚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让她害怕。

“白……”话才说一个字,手腕就猛然被靠近的男人用力攫住了,身体一转,她被他压在了身下。

浓郁的酒味扑面袭来,这个男人原来喝醉了。

顾灵冉正想说去给他倒杯水吧,可白炎泽却直接粗鲁而凶猛的吻住了她的唇,大手抚上她娇软的身体,用力一扯——刺啦,薄睡衣就那么被扯开了。

顾灵冉从心底里开始害怕起来,身体轻轻发抖不停的挣扎:“白炎泽,你干什么,放开我!”

白炎泽反而越发紧的抓住了顾灵冉的手腕,用力压在她的头顶上。

“顾灵冉,这不是你要我做的吗?搬出我奶奶,威胁要我回来陪你!”白炎泽咬牙切齿的开口,低沉的嗓音里满是怒火。

什么?她什么时候搬出过奶奶要他回来了?

他误会她了!

可没给她机会解释,男人就豪不讲理直接闯进了她的身体。

顾灵冉疼得叫出了声,小脸刷的就白了,微微睁大的眼角滑下泪来。

只是屋子里光线太暗,身上的男人并没有看见。

“奶奶要我今晚好好补偿你,不然就不给我家族的继承权!”白炎泽像是一个最无情的恶魔,一边狠狠的折磨她,一边用宛如尖刀一般的字词残忍的划过顾灵冉的心口。

“我现在给你的这个补偿,你满意吗?顾灵冉!”

顾灵冉瞳孔狠狠一颤,睁大了眼睛看着身上的男人。

光线暗淡,男人的轮廓反而更加显得深邃,分明得像是最完美,也最冷硬的雕塑,没有一丁点的柔情和怜悯。

只是狠狠的伤害身下娇软而甜美的女人。

顾灵冉觉得疼。

身体疼,心脏,更疼。

她绝望的慢慢闭上眼睛,对于男人所有粗暴的伤害,全都只是默默的承受。

卑微一点想,至少她的丈夫,在婚后三年,终于肯碰她的。

等到这场刑法结束的时候,顾灵冉觉得自己像是在地狱里死过一回,浑身没有一处不是疼的。

她几乎是奄奄一息的俯在被单上,闭着眼睛艰难的喘息。

白炎泽冷冷的睨了她一眼,丝毫不留恋的直接从床上下去,看也不看床上那个虚弱的女人一眼,直接就进了浴室。

并不宽敞的浴室里,充满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与那个女人身上的味道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白炎泽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那个女人身体的甜美滋味,一开始他的确是酒意上头,可后面却是食髓知味的上瘾。

白炎泽垂着眼睑,竟然想着那个女人有些愣神。

半分钟后,他清醒过来,眉头顿时厌恶的皱起,不管她的身体如何,她都是让他恶心的。

从她手段卑鄙的逼迫他娶她,并且害得沛沛自杀开始,她就只是让他无比的反胃!

无情的将顾灵冉从自己的脑海里丢出去,白炎泽快速冲洗掉身上那股讨厌的香味,随后只围着浴巾就走了出去。

外面,女人还可怜兮兮的蜷缩着着身体,纤细白皙的双腿遮不住的从被单里露出来,乌黑的卷发散乱在枕被狼藉的床面上,看着竟然有那么几分凌乱颓废的勾人。

白炎泽扫了一眼,眼底晦暗,他慢条斯理的开始穿起衣裤,同时嗓音冰冷的慢慢说道:“我只回来这一次。下次,你要是再敢搬出我奶奶来威胁我的话……”

他说着话,朝着顾灵冉走近了一步,微微俯身,满眼森然的冷意。

“我就让你比今晚还要,生不如死。”

最后再丢下一个只有冰寒和厌恶的嫌恶的眼神,白炎泽转过身,没有半分留恋的大步往外走去。

好像他今晚回来,就只是为了给顾灵冉那一场刑法一般的无情羞辱。

羞辱完了,他就再不会多停留半秒钟。

顾灵冉看着他快速走远的背影,视线开始一点一点的模糊……

眼泪,崩溃一般的哗啦落下。

白炎泽,为什么你总是这么过分的对我?

难道这些年我对你的真心,在你眼里就真的那么的一文不值,让你正眼看一看我,就不愿意吗?

顾灵冉紧紧的蜷缩起身体,终于忍不住呜呜的哭出了声来。

她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过去,只觉得这一觉她睡得无比的沉,也无比的久。

再醒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在医院。

床前守着自己的母亲林红霞,见她醒了,连忙上前来,眼眶微红的说道:“冉冉,你吓死妈了!你高烧四十度,昏睡了三天,你知道吗?”

顾灵冉有些怔楞,难怪她感觉自己像是睡了很久。

林红霞握住了顾灵冉细软的手指,哽咽心疼的说道:“你身上的那些痕迹,妈都看见了,白炎泽那个禽兽,竟然那么过分的对你。”

顾灵冉睫毛一颤,本就苍白的脸顿时更加惨白。

自己那么不堪的的样子,竟然被母亲看见了,她忍不住感到一阵屈辱,指尖都轻轻发起颤来。

林红霞越发心疼,连忙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来,递给顾灵冉,说道:“冉冉,离婚协议书妈给你准备好了,你签了吧,算妈求你!离开白炎泽那个混蛋!”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