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个月记忆

作者: 公子墨 |发布时间:2020-01-21 09:46 |字数:2377

纤瘦的身影屹立在狂风之中,穿着身空荡荡的病号服,手里还扶着一个吊瓶架子,一头黑发被风吹的凌乱,看上去仿佛冤魂来讨命的。

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尤其是在场的楚家人。

毕竟医院那边说过楚念慈熬不过今晚,所以现在看到这一幕,大家都还以为撞鬼了。

“真热闹啊。”

楚念慈冷笑着开口,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下走进去。

在场的人里,楚念慈第一时间看向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姚秋琴。

这位穿着奢华的贵妇也像是遇了鬼似的看着她,一脸避之不及。

楚念慈感受到心中残存的难受,微皱了皱眉,讥讽的开口道:“看来是我打扰你们了?

她突然出声,可所有人都处于震惊之中,无人回应。

这时,医院的电话打了过来,在沉寂的大厅里来电声格外刺耳。

刘管家去接了电话后,立刻来到楚妙枝和姚秋琴身边低声说了句什么,说话的同时,他目光扫向楚念慈,神色复杂。

听完管家的话,楚妙枝看着一脸讥诮神色的楚念慈,脸上恢复温柔的笑,来到楚念慈面前,亲和的牵住她的手。

“念慈,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这不都得感谢你,我都快死了,听到有人正在举办宴会,这不又生生活了过来!要是真死了,可就参加不了这么热闹的宴会了。”

她加重了宴会这两个字,语气阴阳怪气讽刺至极。

在楚念慈生命垂危之际,这家子人将其扔在医院,自己却在家里高兴的开办生日宴,当真是有够绝情啊。

换做自己,估计就算死了也会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找他们算账吧?

她捂着心口的位置,那里,估计还有属于原身的意识在,所以,她也能共情到属于“楚念慈”的情绪。

其他人多少有些尴尬,他们也不知道这楚念慈的事啊,楚家发请帖,他们不就来了嘛。

看楚念慈满脸气势汹汹的样子,人群中有人走到楚妙枝面前,讪笑道:“生日快乐,我家里还有些事,就先走了。”

今天这事要是传出去,他们脸上也无光,于是剩下的宾客也都纷纷告辞。

楚妙枝一身华丽的装扮站在那,面色隐隐有些难看。

她精心准备的宴会,这些人就这么离开,岂不是打她的脸?

“念慈,你身体没问题吧?”此时,一个穿着素色礼服的中年女子走到楚念慈身边,眉眼和善。

楚念慈记得,她是原身父亲的三姨太宋彤。

楚念慈看到,姚秋琴听到这句话,脸上嘲讽的神色。

而不远处穿着红衣的高傲美貌夫人,看自己的眼神却带着不屑。

正是原主父亲的四姨太蔡安禾。

让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三妻四妾共处一室的神奇场景就这样出现在她眼前。

哇,这简直就是电视剧里才会有的场景吧!

果然,有钱人的快乐不是尔等平民能想象得到的!

“喂,你怎么回事?你自己从医院跑回来的?”说话的是个五官和她相似的年轻男子。

楚念慈看着对方,记忆中,这是她的异卵双胞胎弟弟。

“不自己回来,还等着你们这群毫无人性的“家人”去接我不成?”她直接冷嘲出声。

楚君宇脸色一僵,也深知今晚是他们的不对,便低头没说话了。

楚念慈目光落在楚妙枝身上,对于这个女人,她能感受到强烈的憎恶,还有妒忌。

“我先上去了,要是可以,你们自娱自乐,应该也能庆祝的很愉快吧?”

总归宴会已经被破坏,楚念慈冷笑着说完,便拖着吊瓶上了楼。

面对怒火中烧的楚念慈,竟然震住了现场的所有人,谁也没有追上去。

楚念慈靠记忆回到她的房间,神色一下子松懈下来。

她很清楚,自己叫顾念慈,一名心理医生,同时也是京都朝阳区警署的犯罪心理顾问。

在和一名穷凶极恶的反社会罪犯博弈的过程里,她到底棋差一招,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杀害。

但她却没有真的“死亡”,她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楚念慈”!

真正的楚念慈应该是死在了那张病床上,而她的死亡竟然也不简单!

一周前,楚念慈被绑架,绑匪撕票,原身因此而死。

而那几个绑匪,她在警署有听说,已经离奇死亡,每个人都是“畏罪”自杀。

这样一来,事情其实就很清晰了,那几个绑匪,定然是受人指使。

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杀害“楚念慈”!

本来现在她“顾念慈”活了过来,只要仔细回想,一定能找出凶手的蛛丝马迹,将其绳之以法!

但可惜的是,或许是身体死亡的后遗症。

她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楚念慈”一个月的记忆,也就是楚念慈被绑架前一个月经历了什么,她一概不知。

那个想要楚念慈死的人,到底是谁?

她眉心紧皱着,眼底的光芒敏锐。

既然已经成为了楚念慈,她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次日,医生来给楚念慈做检查。

几个姨太太和楚妙枝他们都挤在她房间里,怀抱着各种心思,等着医生给结果。

“三小姐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完全康复了。”

医生说完,大家都有些不可思议,却都不能表现在明面上。

“对了,我发现,绑架前一个月发生过什么,我都不记得了。”楚念慈扔下这么一句话后,医生立刻上前给她做了个检查。

检查完,医生才沉吟道:“这种现象很正常,应该是受刺激后的应激反应,对身体没有影响的。”

“失去了一个月的记忆?”

楚君宇皱着眉,只觉得事情哪里透着古怪。

得到这个消息,四姨太轻嗤一声,三姨太却一脸愁容。

姚秋琴不耐烦的看了楚念慈一眼,直接说道:“既然身体没事,记忆没了就没了。”

楚妙枝露出温柔又担忧的笑容,去安慰姚秋琴。

楚念慈将这些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接着,医生吩咐静养,一群人全部离开。

经过半个多月的修养,楚念慈的身体也终于好的差不多了。

这日她终于被医生批准身体康复,迫不及待的下楼。

却看见高大的身影被几个姨太太环绕着,男人脱下外套,立刻有保姆上前接过。

“听说念慈已经康复了?她人呢?”

楚崇文声音浑厚,一身手工西装,气派轩昂,50多岁的人还没发福走形,应该是有特意锻炼保养。

一个典型的老派家主,这个楚家的最高权力者。

有了对这个父亲的第一眼印象后,楚念慈才走下去道:“我在这儿。”

她脸色懒散,就差没问“有何贵干?”了。

楚崇文看着她,冷声道:“既然人没事了,就去给裴褚道歉!”

“道歉?”楚念慈莫名其妙的扬眉。

她记得,楚念慈和那个叫裴褚的,似乎有婚约在身,在外,她都宣称自己是裴褚的未婚妻。

见她在这“装模作样”,楚崇文眼神就更加不耐起来:“别以为从鬼门关里跑回来,你伤了裴褚妹妹的事就能当没发生!”

裴褚妹妹?

楚念慈脑中一阵钝痛,脑海中有画面顿时闪现出来。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