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阴差阳错的一夜

作者: 初雪|发布时间:2019-12-04 14:49 |字数:3475

夜,整个京城都被笼罩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磅礴大雨之下,气象台说,本次降雨是红色预警。

昏暗的总统套房里,厚重的天鹅绒窗帘没有让一丝光亮透进来。仿佛这样,就可以掩盖此时此刻发生的罪恶。

这是京城最好的酒店的高层总统套房,一个月接待的客人都是有数的。此刻那张奢华的大床上,纠缠的人影正发出暧昧的响音……

陆楠笙此时陷在燥热之中,连意识都不清楚。

她从未想过,这一夜居然会成为往后她洗脱不掉的噩梦,以及她人生的转折……

一夜疯狂之后,药效也过去了。醒过来的陆楠笙浑身酸痛,只觉得骨头都散架了。

还有某处的刺痛,让她记起昨夜的屈辱。

旁边传来男人均匀的呼吸声,她忍痛努力让自己的动作变轻,这样,陆楠惜便会满意了吧,便会放过她的母亲了吧!

“陆楠笙,你母亲的命攥在我手里,你要是想你妈活着,你就给我乖乖的去伺候男人!”

陆楠惜看着她的眼中满是恨意,然后就把房卡丢在她的面前。

母亲住进ICU,陆振天就忙着让养在外面的小三和女儿登堂入室,不仅如此,还丝毫不管自己母亲的死活。

“陆楠惜,你就不怕你这么做会有报应吗!”记得在家里,她还这样和陆楠惜据理力争。

陆楠惜冷笑一声,“陆楠笙,你以为你是谁,还是大小姐吗?告诉你,这陆家,早就变天了。报应?你以为这事,爸爸真的不知道?”

如雷贯耳,陆楠笙没想到,连父亲也参与了这一切!

心灰意冷的陆楠笙答应了陆楠惜,只是她没想到,这个继妹居然恨她如斯,即使她答应了,还是给她下药!

从希尔顿酒店出来,陆楠笙赶紧拦了一辆车,直奔市立中心医院。

母亲……母亲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母亲绝对不可以有事。

这时,陆楠笙的手机响了。

“大小姐,千万别去医院,夫人已经没了。要是被人抓住了,就跑不掉了!”

发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家里的管家福伯。

福伯是母亲娘家的人,是现在的陆家,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看到“夫人已经没了”,陆楠笙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原来陆楠惜都是在骗她!

陆楠惜和她妈妈早已恨她入骨,怎么会真的只要她跟一个男人睡了,就会放过她跟她母亲。只要母亲还活着,那个该死的小三就永远都无法扶正。冲这个,她们也不会让母亲活着。

“师父,就在前面停下吧,我们不去市里医院了……”此时陆楠笙已经泣不成声,在这个暴雨滂脱之夜,她失去了一切,甚至,无家可归。

陆楠笙从包里掏出钱,递给司机,逃也似的跑入滂沱大雨之中。

雨,很大,天气很寒冷。

但就算这样,也没有她的心寒……

陆楠笙逃也似离开的京城酒店总统套房之中,一场“狸猫换太子”早已完成。

陆楠惜就等待着旁边的男人睡醒,他可是范氏的长子,要是能借这个攀上他……

这时,身旁的男人悠悠翻身。

感觉到男人的动作,陆楠惜知道男人醒了。赶忙假哭起来,“呜,昨晚,人家……”

男人从床上爬起来,头疼欲裂。

昨天,好像是一场派对?

之后的事情,他好像全然记不太清了。

他把床头灯打开,照亮床上的范围,旁边……居然还有一个人。

陆楠惜掐准时机从被窝里露头,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但在看见男人的脸时,一瞬间花容失色!

怎么……不是姓范的?

眼前的男人是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叶少叶承修,陆楠笙这个小贱人,居然阴差阳错爬上了叶承修的床?

陆楠惜喜不自胜,反应倒是快速,反正已经这样了,不如将错就错!

她干脆直接往叶承修怀里贴,“叶少,您可要对人家负责!”

叶承修看着怀中的女人,又看着床上的一抹红色,眸中深沉,看不清情绪。

空气,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陆楠惜很紧张,生怕叶承修会拒绝自己。

在这种令人窒息的寂静持续了一分钟后,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我可以给你任何想要的东西,女人,但是别想我会娶你!”叶承修冷冷地宣告。

五年的时间稍纵即逝。

飞机降落在京城机场,温顾颜颜还觉得有些恍若隔世。

京城,这个曾经让她那么伤心的地方,她终是回来了。只是再回来,她已经不是陆楠笙,她是温顾颜,国际名模温顾颜。

关于陆家大小姐陆楠笙,大家只知道她在几年前陆家夫人病逝那个雨夜就失踪了。估计陆家,也以为她死了吧。

想到这,温顾颜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而嘲讽的笑。

旁边的男孩子似乎也被飞机降落的颠簸感弄醒了,他有些不满地摘下眼罩,露出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

“到了吗,妈妈?”虽然还是个小糯米团子,但是说话已经很有派头了。

温顾颜爱怜地摸了摸男孩的头,“到了,正正。”

温正应该是现在温顾颜唯一的亲人了,五年前那个噩梦一般的夜晚,却意外的让她怀孕了。

当时她万念俱灰,一心求死。可是知道了自己怀有身孕,她怎么也狠不下心来一尸两命。

那时候,最疼她的妈妈已经病逝。陆振天?呵,她早就不把他当成自己的父亲了。

这样一来,在这个世界上,她的亲人,可能只有肚子里这个孩子。

虽然有过犹豫,但是她还是把他生了下来。给他取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温正

下飞机的过程中,温顾颜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

“看到前面那个小男孩了吗,气质真好,真像是贵族家的小孩子……”

“你看他妈就不是一般人!那气质,真没谁了!”

“唉,你看那身材,哪像是生了孩子的女人,估计是姐姐之类的吧……”

听得温顾颜直冒冷汗,还好她今天戴了眼镜口罩全副武装,不然,恐怕是要被人认出来围住了。

听到这些话的除了她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前面的小家伙。

温正冷冷地嘟囔了一声,“真是吵死了。”

温顾颜忍不住扶额,小小年纪,居然就这么高冷,也不知道随谁?

不过话虽如此,温顾颜也对温正的爸爸很好奇。

得多逆天的基因,才能生出来温正这样的极品萌宝?

可惜,那夜她被陆楠惜下药,所以关于跟她“春风一度”的男人,是真的丁点印象都没有。

思绪被往事牵扯,温顾颜走路慢了一拍。

“妈妈你慢死了。”一个不留神,温顾颜就被自己的儿子“嫌弃”了,下一秒,温正就迈开小腿蹬蹬蹬跑出了出口。

“哎你慢点!”温正的声音把温顾颜从走神中拉回现实,赶紧快走两步追上去,生怕他跌跤。

温正却已跑着扑到等待的一个女人怀里,“莉雅姨!”

站在人群中的女人身着一身很有设计感的连衣长裙,身材高挑,也是看上去就很吸睛的类型。她一把把扑到自己怀里的温正抱起,“小宝贝,快给我抱抱,真是让莉雅姨想死你了!”

温顾颜满头黑线,觉得眼前的两人俨然更像是母子一些。

眼前的女人是温顾颜的十年闺蜜,苏家的大小姐苏莉雅。五年前那个雨夜,就是她收留了无处可去的温顾颜,还借她钱送她出国深造。

好在温顾颜自己也争气,在国外完成了脱胎换骨的逆袭。

“温顾颜,你看给我们正正累的。”苏莉雅看着温正小脸上淡淡的黑眼圈,很是心疼,“以后你出国工作出差这种就把他放在我家里呀,你还非要带在身边!他这么小,哪能禁得起这么折腾。”

温顾颜其实也觉得温正跟着她到处飞很辛苦,但是现在温正是她惟一的亲人,她只有把他带在身边才有安全感,正想说什么,苏莉雅上下打量了一遍温顾颜。

几秒后,苏莉雅露出非常不满意的表情,“温顾颜,你今天这个状态,试镜能行吗?”

温顾颜耸了耸肩,她今天下午还有一个电影的试镜。

本来她是很不愿意去的,她是专心想要把精力全都用在模特生涯上,但是苏莉雅说,对方是个很不错的制片方,指名要温顾颜去。

温顾颜不以为然道,“反正我也不是很想试镜,就随便走个过场呗,就当卖个面子。”

苏莉雅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心大!

对方可是现在京城最红的影视公司,手上捧的女星哪个不是如日中天?也就温顾颜,居然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莉雅想到温顾颜本来也志不在此,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不过,你今天这试镜,还真不能随便走个过场。”

“为什么?”温顾颜睁大了眼睛,有些疑惑。

“你知道跟你一起试镜的是谁吗?”苏莉雅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微笑。

“是谁啊?哎呀你就别卖关子了。”温顾颜可想不到,是谁跟她一起试镜能让苏莉雅露出这种表情。

“是陆楠惜!”苏莉雅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温顾颜浑身一僵。

陆楠惜,听说她这些年也混得还不错,都在娱乐圈打滚,温顾颜也不是没听说过她混上了影后。只不过,靠的全都是陆家的资源。

陆振天对她这个原配所出狠心,对那个小三的女儿倒是厚道。听说,是砸了重金给她铺路。

想到这些,温顾颜浑身发冷。

“那别愣着了。”温顾颜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明眸,她有一双天生的凤眼,看谁都带着三分魅惑,真是要把魂儿都给勾了去,“我可要好好会会我这个妹妹。”

五年过去了,陆楠惜,你可最好是长了点真本事,别让我失望呀。

下午,橙子影业大楼。

“啊,影后陆楠惜真的来我们这里试镜哎。”

“原来是真的,我还以为她这么大的腕不会来呢……”

“嘻嘻,想什么呢,她那种尬演的水平,不好好蹭热度,怎么能维持自己的热度呀……”

温顾颜戴着墨镜,听着周围人的议论,不经意露出一抹笑意。

陆楠惜,五年没见了,你还是只有这点本事吗?

“莉雅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吧。”温顾颜摘下墨镜递给苏莉雅。

苏莉雅有些担心,毕竟当初发生的事情那么触目惊心,她都心有余悸,“顾顾,你确定要自己去?”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