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带她去哪里

作者: 月光晕|发布时间:2019-11-12 07:07 |字数:2004

“司小姐,你看看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请签字。”律师冷冰冰的声音传进司樱的耳朵里,她尚还不能有所回应。

只因太震惊。

“你是说这是顾承宣让我签的?”明明他知道那孩子是那个女人害的,为什么这个黑锅还是要她来背,而且让自己签字画押的人会是他。

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司小姐你要有自知之明,要知道最初让你和顾承宣在一起,不是让你跟他恋爱的,你就是他找来生孩子的,如今孩子也没了,你觉得你还能好吗?”律师自认自己言尽于此,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将签字笔重重的抵在司樱的手上,看着她的手背被杵到变红变形。

手上传来的钝痛似乎让她终于有了知觉,她淡淡的勾了勾唇,原来这个世界从没对自己慈悲过。

不,应该说所有的幸福已经随着父母的离世就结束了,她以为顾承宣会给自己一个可以停靠的港湾,没想到却是礁石四藏的暗涌等着她跳。

现在她已经遍体鳞伤了,梦是该醒了。

“好,你不用这样,我会签字的。”拿着签字笔,扫了一眼自己的手背,竟然已经有了一个红色的压痕,然而这里的痛远远抵不过心里的痛。

签下自己的名字,好歹她不用再在看守所里待着了。出国就出国吧,去一个谁都不认识自己的国家,从此忘了京都的一切,更要忘了他——顾承宣。

收好司樱签下的认罪书,律师冷漠的提起自己的公文包,看了看那个明显失魂落魄的女人,心里没有半分怜悯。

虽然他必须承认眼前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然而在律师的心中却是认为,道亦有道。

既然你拿了人家的钱,愿意当代孕,怎么当着当着就变成了插足别人之间的“小三”,小三上位失败,她倒好,直接拿那个孩子来做要胁工具。

所以这种人,他最看不起,哪怕是长得再漂亮,却也是心如蛇蝎,不值得同情。

看着这个狠毒的女人,想必她这段时间在看守所里过得也不好,脸上长长短短的几道血痕,必然是在里面被那些人“关照”过。

“你就在这里好好等着,自然有人过来送你出国的。”交待完这一句,律师走了。

剩下司樱一个人坐在原位上发呆,脑子里一片混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

乱了,全乱了,顾承宣不是说会爱她到老,让她什么都不用管,也不用操心,还说他会把一切都处理好的吗?

可是为什么孩子不见了,立即她就被人诬告说是她杀了孩子,转眼她就被送进看守所里。

司樱看着外面昏黄的天空,像是要下雨了。

律师走了也不知道多久之后,她听到一声金属沉重的咣当声,不由吓得整个人一震。

还没有回头,身后已经传来狱警的声音,“司樱,有人提你出去,你收拾一下走吧。”

虽然她不知道那些人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把自己从看守所里提出去,但是她知道这个人一定和顾承宣有关系的。

甚至在司樱的心里竟然还抱有最后一丝的希望,会不会这是顾承宣的计划。

迂回计划,说不定她出去就能看到他了,她现在真的很想听听顾承宣的解释,听他亲口对自己说,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着想,一切都是为了将伤害减到最低。

她脑子乱乱的理不出头绪,拿了女狱警递给她之前进来的东西,去换了自己的便服。

“出去就要好好做人,不要再回来了。”在女狱警严肃的视线中,司樱一步一步走出了看守所。

听到又一声冰冷的关门声,她全身一震,不由回头扫了一眼,黑色的铁皮高门,肃穆而庄严。

她当然不会再来了,这次出国后,或者这一生她都不会再重新踏入这个国土了。

再转回头时,司樱看了看四周,除了路边上停了一辆黑色的汽车,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

难道是这辆车?

司樱迟疑的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来。会是他吗?他会不会在车上?司樱的侥幸心理像一小簇火苗微弱的燃烧着。

到现在她都还对顾承宣抱有一线希望。

毕竟她并不是外人眼中的第三者,甚至在江曼丽还没有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认识了。

“嘀——”停在路边的车突然响了一声汽笛,司樱发现自己自从短时间里发生了多次变故后,变得胆子都小了好多。

只要声音大一点,猛一点,她的心都会跟着用着一缩。

“上车!”

想着之前律师说的话,司樱不疑有他,瞅了瞅车里被车膜当了光线的玻璃窗里,迅速打开车门上了车后座。

只见车里坐了三个膀大腰圆的陌生男子,她的心一凛,直觉告诉她不对劲。

正要后退,却被反应更快的男人强势的拖上了车。

“你在折腾什么啊?机票是有时间的!”听对方这样一说,司樱心定了下来,对啊她在折腾什么,难道是不想走吗?难道是真的在指望车里的人是他吗?

“好,你放手,我会跟你们走的。”这次司樱是真的没有再逃离了,而那个拉拽她的男人也松了手,看着司樱上车之后,给前面的打了一个响指。

车子徐徐启动,把路边的街景慢慢的的滑过,司樱的心从刚上来的慌乱,到现在慢慢的平息。

她也不是没有防着车上的陌生男人,毕竟这三个看起来都不像是善类,车里本来光线就不明亮,一个个还戴着墨镜。

只是他们看到她上车后不再有折腾的迹象,也就不再理会她了,不被关注倒让司樱觉得安心。

通向看守所的街景,她从来都不熟悉,只是想着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国度,似乎连每一片叶子,她都想保留住最后的记忆。

只是越来越快的画面被抛在车后,司樱察觉到不对劲,“这里不是通往机场的路,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她的声音充满了慌张。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