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嫁也得嫁

作者: 品垚|发布时间:2019-10-31 12:28 |字数:2060

蓝欢乐立在候机厅里踌躇起来,先回家还是回学校?是妈妈玉屏和姐姐欢颜的电话轰炸把她给催回来的,否则她还真不想回来。

“欢乐,疯够了没有?限你两日之日出现在我面前。”妈妈的催促。

“欢乐,快回来吧,再不回来就见不到我了。”欢颜的哭诉。

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天电话轰炸的她不得安宁,欢颜为何要这么说?姐妹俩虽说是一母同生,从小却不在一起长大。当父母将她接回家时,已是十年后。和欢颜相处虽然和谐,却总有种离心之感。她收回驰骋的思绪,决定先回学校放好行李再回家。

“对不起,路上堵了很久。”这时迎面而来一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子,形色匆忙,且满脸愧意之情。音落后也不见有人接话,就见一高大身影至身旁越过,一股气息穿鼻而过,截断了蓝欢乐的思绪。黑衣男人急忙抓起旁边的灰色行李箱的拉杆紧随其后。

蓝欢乐呆望着高大身影,即使背影气场也强大无敌,看来这家伙来头不小。思想跑偏数秒后,她随手也捞起灰色拉杆箱出了候机厅。回到宿舍,闺蜜赵多多见了她亲切地黏了上来,

“欢乐你回来了,想死我了。”

“又是一箩筐的鸡皮疙瘩!”欢乐浅笑摇头,松开拉杆箱,疲累地坐下,“帮我倒杯水。”

“给我带什么好东西了?”多多将水杯递给她,说着手已伸到拉杆箱上,开始捣鼓起来,“看不出平时大大咧咧的蓝欢乐也谨慎了,箱子还上了MM锁?”

“短短时日不见,哪个男人把你塑造的如此阴损不堪了?”

“好歹我还有男人调教,我看你这张嘴呀,没有一个男人敢招惹你。”

“明明就是你找茬嘛!谁上锁了?又没有贵重的东西,上什么锁呢?”

“那怎么打不开?”

“别翻了,要不是家里催得急,我才不想这么早就回来。”

“是你急得想喝你老姐的喜酒吧?”

“喂,赵多多!敢情这些天你吃得不是五谷杂粮吧?净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你难道真不知道?你老姐要嫁入豪门了,害得我的帅哥哥失恋了,天天在家抓狂。”

“我看你是不是高烧不退啊?”

“康蓝两家联姻这么大的事,作为蓝家的二小姐居然毫不知情?”赵多多将双眸瞪得似桂圆,“全城可是妇孺皆知啊!”

“你说什么?”蓝欢乐惊得直起身来,她还想说什么。手机铃声炸响。

不久,蓝家司机将蓝欢乐载回蓝宅。

偌大的大厅里,一家人围坐着只缺她。

见蓝欢乐踏进门,蓝欢颜兴奋地迎了上来,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欢乐你可回来了。”

欢颜和她乃同卵胎,脸的相似度99.99%,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型精致可人,肤白鼻挺,360度无死角。除了妈妈玉屏无人分得清。外人只是从姐妹俩的衣着和性格中区分,若仔细观察,还能从身材上辨别。欢颜崇尚骨感美,而欢乐顺其自然生长,还注重锻炼。久而久之,一个像林妹妹瘦弱另一个则是薛姐姐丰满。

蓝欢乐叫了一声“爸妈”,玉屏起身满脸堆笑地来到她身边,

“回来就好,以后不能再这么任性了,一声不吭地跑出去玩了这么久。婆家不比自己家,到了婆家就要遵守婆家规矩。”

“妈你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欢乐,恭喜你!你马上就是康家的媳妇了。康氏集团财势庞大,产业数不胜数,全城无人敢跟他比。”蓝欢颜趁机接过话。

“姐姐你别开玩笑了,不是你嫁入康家吗?妇孺皆知了。”蓝欢乐的一席话说得蓝欢颜顿时无语,这时玉屏打破了尴尬气氛。

“别听信外面传言,康家少爷英俊帅气,多少女人挤破头都要往康家挤。你嫁过去就过上了豪门太太的生活,很多女人梦寐以求都求不到。”

“我不嫁!要嫁也轮不到我。”

“不嫁也得嫁,必须嫁。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还供你吃喝供你上大学,现在该是你报答我们的时候了。”

填报志愿时,父母要她学金融将来和欢颜一起管理公司,她非要学法学。这让玉屏彻底没了喜欢她的理由。

“爸爸。”欢乐将无助的眸光移到一直一声不吭的蓝沣脸上。蓝沣沉默片刻,告诉蓝欢乐。蓝家和康家一直就有婚约,如今他们都到了婚嫁的年纪。康家还承诺成婚后将给蓝家一份大礼。现在蓝沣的公司资金周转上出了问题,于是康家提出只要蓝欢颜嫁过去,就拿出千万资金帮蓝沣度过难关。

“康家要的是姐姐不是我。”蓝欢乐听说过康家,可以说是A城无人企及的富豪,产业遍布全市甚至延伸到外省,就连国外也有很多产业与子公司。她还听说康家的小儿子在学校时就对欢颜一见钟情。

“蓝欢乐,你给我好好在家待着,就等着做你的豪门太太。”玉屏想尽快结束这场不愉快的谈话,直起身,扬声大叫,“老杨!把二小姐带上楼,这几天不许她迈出大门一步。”

闻言,蓝欢乐也不再说什么,伺机就逃,正好被老杨截住,三下五除二就制服了她,扛上肩就上楼。

蓝欢乐边捶打他的背部边叫,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直到被扔到卧室床上时,老杨才放开她,紧跟其后的玉屏抓起她的包,出门时,加了一句,“给我放乖点,否则要你好看。”

门从外面反锁了,身心疲累的蓝欢乐捶打着床沿放声大哭,直到哭累了才安静下来,她清楚地意识到在这个家里没人帮她。爸爸妈妈都喜欢欢颜,就连家佣也让她感觉陌生。现在的人多现实,善于观颜察色。她这个半路回来的二小姐在他们眼里,简直什么也不是。

如今即使哭死也无人问津。她只能乖乖束手就擒,但是她决不要嫁到康家,康家再好她也不稀罕。再说真是如此,为何不让欢颜嫁过去?

一路奔波也真是累了,哭声停止后,呼吸也均匀起来。渐渐地进入失去意识,进入睡眠状态。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