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行刺皇帝

作者: 鹤南|发布时间:2019-10-10 20:59 |字数:2081

施余安被一盆水浇醒的时候发觉自己整个人都被五花大绑在刑场之上,而底下是无数对着她指指点点点的老百姓。

“唉,施家百年,数代英杰怎么会生了个草包废物?”

“你别说,这废物胆子还挺大的,居然敢行刺皇帝!”

施余安的脑袋本来沉重得很,听到行刺皇帝这句话时骤然一个机灵清醒了,整个身子一挺,扯得身上的伤口生疼。

刺杀皇帝!

历来巫族不问朝政,已经隐匿秘境多世,怎么会?

常人天生忌惮巫族的力量,所以没人会擅自招惹,而巫族也不愿沾惹凡间污秽的戾气。

任其隐没于自己的世界里,作为凡人之间的向往之地,却无人问津。

巫族受侵,明明自己刚刚对上侵犯巫族的敌人,父皇母后为了保护自己被奸人所害,而她,在逃亡的路上奔波,陷入了昏迷。

施余安回头不可置信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却刚巧看到磨刀霍霍的男人冲自己呲牙一笑,带动脸颊上的两坨肥肉颤动起来,心头一阵恶心赶忙移开了眼神。

高台上的一男一女逆着光看不清脸,男子高高抬起手来,朗声道:“行刑!”

“慢着!”施余安银牙一咬,声音却沙哑得怕人,脑子里被凌乱的记忆充斥得几乎要炸开。

女子从高台上凌空而下,拖着包裹着皮革的长鞭走到施余安面前,嚣张至极的嗤笑起来:“哼!有什么好慢的?一个将军府的废物胆大包天居然还行刺皇上,让你死了都是轻的!”

薛家与施家本就不和,更何况施余安一个靠着丹药被养大的废物,痴痴傻傻的草包,居然靠着这张狐媚的脸处处压她一头。

曾经有将军府庇佑,她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可如今施老将军在边外,施余安又刺伤皇上犯了重罪,虽说因将军府的功劳鄢帝并未打算赐死她,可也免不了当着众人小惩大诫一番,她倒是要看看现在还有谁能够保住她!

薛安然扬手对着施余安狠狠挥下,这一鞭子直接用了十成十的功力,带着凌厉的破空之声,不死也要让她脱层皮!

施余安眯了眯眼,她巫余安长那么大,堂堂巫族公主,自身具有超越凡人的灵力,还从未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大放厥词说她废物!

手心轻轻一抬,这枷锁禁锢得了常人,却是禁锢不了他们巫族之人,正准备还手,谁知还没动手薛安然的鞭子就已经飞了过去。

熟悉的身影落在刑台上,脸上尽是焦急之色;“小姐!你没事吧?”

施余安不熟悉此人,听闻她呼唤脑内骤然爆发一阵剧烈疼痛,琴雪忙扶住她,良久,一股带着刺激性而生涩的记忆出现在脑海。

这!自己竟然以灵魂体夺了别人的身体!

施余安,施家小姐……

痴傻废材,莫名暴动,刺杀皇帝……

一段段冲击的回忆涌入脑海,耳边只听得琴雪慌张的呼喊。

这,居然已经是两百年后的世界。

琴雪和这具身体的主人自幼一齐长大,她现在莫名其妙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看到琴雪心里的不安微微少了几分。

琴雪看到施余安清亮的眼神骤然一愣,明明那张脸还是一个人,可是那眸子的变化一下子展现出来。

琴雪心头不知是喜是悲百味交杂,卡在喉咙里的字眼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琴雪扭过头生生哽住:“小姐,您不傻了!将军看见得多高兴!”

高台上的俊逸男人看着这一幕,嘴角扬了扬,凌空徐徐落到刑场之上,负着双手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施余安,一张脸生得惊为天人,哪怕是在这样地方依旧挡不住浑身散发出来的傲然之气,幽暗的眸光浅浅落到施余安身上,像是蒙了层薄雾似的叫人看不真切。

施余安皱眉,和他对视,她不喜欢这样的眼神,狂妄傲然似乎都不够形容,哪怕他现在是在看着她施余安却也感觉到这个男人的目中依旧空无一人。

甚至鄢樾尧将视线转了琴雪身上的时候施余安都莫名松了口气。

“怎么,将军府的人,是要造反了不成?”

琴雪挡在施余安身前,迎上男人锋锐的目光,不卑不亢道:“三殿下,今日我必须带走小姐,改天琴雪再来代小姐领罚!”

说完不等对方回话,一把牵起施余安的手,转身就要离开刑场。

突如其来的巨压,仿佛一只巨大的手,将她们两人用力往身后一拽,施余安和琴雪骤然顿住。

鄢樾尧不知何时飞身到两人身边,轻轻一挥使出内力,琴雪立刻飞出数米远,狠狠摔在地上,‘噗’地一声吐出鲜血。

“琴雪!”施余安瞳孔一缩,出于原身的本能,急忙出声喊道。

她正要跑过去,鄢樾尧大手直接扣住施余安喉咙,慢慢收紧,声音冰冷如幽深寒潭:“想逃?”

好强!!

虽然是个凡人,可内力深厚,看似年轻,实则蕴含巨大的力量。

施余安额头冷汗划下,暗中运转体内灵力,却震惊地发现自己的力量紊乱,根本无法正常使用!

她差点忘了,这不是自己本来的身体,仅仅依靠灵魂所带的力量无法抵御凡人的压制?!

施余安心急如焚,脑子却反常地冷静下来:琴雪叫眼前这个男人三殿下,对方身份不一般,而以她现在无法正常发挥的巫力,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如果硬杠很可能会吃亏……

她眸光一闪,拳头紧握:“三殿下,此事皆因我一人而起,请饶了我家婢女,月卿愿一人承担所有罪责!!”

“哦?”男人眯眼,轻轻笑了一下,“你承担得起么?”

不等施余安回话,鄢樾尧倏地收回手,施展轻功翩然飞身回了高台主座上,左手撑着脑袋,摆手道:“行刑,继续!”

台下民众们见劫法场的人被他们英明神武的三殿下轻松制伏,本来悬着的心安然放下,对着施余安指指点点起来。

“竟敢公然劫持法场!施家的人也太无法无天了!”

“主仆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个顶个的废物!”

“哈哈哈,施家这下丢脸丢得可大了!”

“皇子殿下,把她俩一起处罚了吧!留着也是祸害!”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