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世之耻

作者: 八月火|发布时间:2019-10-08 15:36 |字数:2250

暗无天日而冰冷刺骨的水狱。

温姒被孤独地悬挂着,手被两根闪着寒光的铁质锁链拷着,硬生生扯向两边,似是要将这副枯败的躯体从中间撕开一般!

寒冷而腥臭的水沿着她的脚腕,像一条毒蛇一样,盘旋而上,沿着她已经腐朽了的腿、腰直到胸口,一直侵吞着她的生气。

虽然她的腿早在十五岁那年就彻底失去了知觉,但在这水狱里,她依然能够感受到这令人作呕的湿冷,一点点刺穿她的脊骨,无孔不入的刺痛感弥漫全身。

曾经如一身华盖的墨发,如今已经肮脏凌乱的不堪入目,而在杂乱的发丝下,是一张惊为天人的面容。

紧蹙的眉,闭阖的双眼,极淡的珊瑚红的唇上有用力咬合过的痕迹。因为在寒冷的水狱中浸泡得过久,本就白皙的肌肤此时显露出一种病态的苍白。

凌乱的发丝缠绕在她的肩头、身上,平添一种沾染着死气,却又令人惊心动魄的惨败的美感。

“嘎——吱——”

沉重的生锈的水狱大门突然传来声音。

温姒紧闭的双眸倏地睁开,一双黑白分明的丹凤眼直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原本平静如幽潭的眸底此时泛起了一层波澜。

有几缕阳光从门口的方向飘了进来,这让温姒那颗在黑暗中沉默了许久的死寂的心忽然又开始跳动起来。

是谁?!

是陛下终于查清楚了真相,相信父王是被人冤枉的,所以派人来释放她吗?

温姒干涩的凤眸开始传来一阵湿意,她纤细瘦弱的手猛得攥紧,几乎可以看见那脆弱的肌肤下淡青色的血管。

“……是谁?”

温姒的唇色有些发白,许久没有开口的嗓子已经变得沙哑,不复以往的清悦。然而一双盈溢着希望、倔强的凤眸却闪着熠熠的光辉,不由自主地吸引着人的注意。

“呼——”

灯盏的灯芯被点燃,一团暖红色的火焰在这昏暗的水狱里忽然跃出。

温姒的目光有些贪婪而留恋地看着那焰火,仿佛看着那焰火便能驱走她身上所有的寒冷。

然而,在看清那灯火后的面容时,温姒的瞳孔不禁一缩!

“阿锦……”她喃喃道,目光有些呆怔。

来的人,竟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温锦。

温姒有些不解,但此时她却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是温锦来看她。

她干涩的嗓音在空旷而寂静的水狱里响起,“阿锦,是陛下派你来的吗?陛下是不是知道了父王是被冤枉的……”

声音中的悲戚,像一块大石压在人的胸口,令人喘不过气来。

平生高贵优雅的华王府嫡小姐温姒……或者说,是前华王府的嫡小姐,竟然沦落到了如此境地!

“不是。”温锦的声音不冷不热地传入温姒的耳中,隐隐约约带着一丝不耐烦的感觉。

温姒在看到来人之后微微舒开的眉,在听到温锦不耐的语气时,又蹙紧了。

她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无名的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阿锦,你明明知道的,父王是不可能叛国的!”温姒咬唇,执着地说道:“你是陛下的妃子,你去向陛下求求情,让他重新审查一下案子,好吗?”

这是温姒第一次把姿态放得那么低。就算是父王被污蔑叛国,大理寺的人来抓捕她的时候,她都保持着矜贵的样子。

温锦没有说话。

灯火在黑暗中跳跃着,就像温姒的心一样,颤抖地跳动着。

这水狱太大、太暗,她看不清阿锦脸上的神情。温姒的眸中闪烁着期盼的光芒,然而,这道光芒就在下一秒,支离破碎。

“不可能!”温锦的声音仿佛一把冰冷的刀插入她的心口。

仿佛有一道惊雷劈中温姒的灵魂,她的凤眸蓦然睁大,薄唇微颤,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为、为什么?”

“因为……这都是我布的局啊!”温锦举起手中的灯盏,照亮了她美艳的面容,嘴角勾起,明明还是温姒所熟悉的面容,但在此时却令她感到无比陌生,只听温锦开口道:“父王叛国的消息是我告诉陛下的!包括你的腿疾,也是我当年精心设计的!”

当头一棒!

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升起,让温姒再也支撑不住自己。

原来这一切,都是温锦做的!

温姒的眉目间染上了丝丝戾气,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掀起惊涛骇浪,她攥紧了拳,咬牙切齿道:“温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为什么这么做……”温锦的舌尖仿佛打着转儿一样,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却带着千娇百媚的感觉,像极了蛇蝎美人的阴柔狠毒。

突然,温锦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疯狂而狠厉起来,她的眼底甚至带着要将温姒千刀万剐的毒辣,面容狰狞地吼道:“温姒,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自命清高的样子,还有你那张脸!父王既然那么疼爱你,那就让他和你一起去死吧!”

温姒的眸色越来越沉,她的指甲硬生生掐进了掌心里的肉,声音悲愤道:“他不仅是我的父王,也是你的父王!温锦,你简直是疯了!”

“呵……谁让你生了一张勾引男人的贱脸!”仿佛没有听见温姒的话一般,温锦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神色越来越阴毒,“要不是因为你,陛下怎么可能只封我为一个区区妃子!都是你这张狐媚子脸,不要脸地勾引陛下!”

听着那荒谬的原因,温姒冷笑了一声,“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只想做攀附男人的菟丝花吗?!”

水狱冰冷的水面反射出道道暗光,落在温姒的脸上,却显得她眉目愈发清冽冷傲,即使身处这阴暗水狱,也磨不去她一身傲骨。

“贱人!别装了!”看着温姒清冷的面容,温锦的心中像是有无数嫉妒的虫子在啃咬她的心,她大吼道:“从今往后!你再也没有机会勾引陛下了!挡我的路,就去死吧!”

温姒的眸中满是鄙夷的神色,她一点不挣扎,一态从容自若,只是用那种冷嘲的目光看着温锦。

温锦的目光骤然狠毒,厉声呵道:“来人!放蚂蝗!让它们吸干这个贱人的血!”

一瞬间,浑身猛然下坠,温姒倏地被腥臭而冰冷刺骨的水侵吞了!

汹涌地漫过了她的头顶,根本无法呼吸!

她听到了什么东西在水里游动着,然后疯狂地向她涌来!

心中的恨意如汹涌的潮水一般淹没了温姒的心。

当她感觉到两只手臂上传来剧痛的拉扯感,有什么东西咬进了她的身体时,温姒的眼中骤然发出沉沉的恨色。

温锦!我温姒就算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要为父王报仇!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