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再生矛盾

作者: 书生公子|发布时间:2019-09-05 23:24 |字数:2255

禄未雪此番和钰贵妃的一番谈心,倒是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进一步。

“你们二人,在谈论什么呢?竟然如此开心!”这时,一阵清朗的声音传了进来。

话音刚落,只见一身紫色锦袍的禄鸿走了进来,双手负于身后,嘴角噙着一抹笑容,深邃的眼眸也是透出一丝帝王的霸气。不过此时,禄鸿在看向禄未雪和钰贵妃二人时,眼神却变得柔和起来了。

“臣妾参见圣上!”

“奴婢拜见皇上!”

钰贵妃和知秋二人也是对禄鸿请安,钰贵妃准备起身给禄鸿行礼,却立马被禄鸿给制止了,“钰儿,你这是何意!朕不是已经说过吗,不必对朕行礼的!”

一边说着,禄鸿也是快速走上前去,轻轻将钰贵妃重新按在了椅子上,接着,禄鸿也是坐在了两人身旁,面带笑意的看着两人,显得尤为高兴。

“哥,你又在偷听我和钰姐姐的对话!”禄未雪故作不满的说道,“小时候你就这样,总是爱藏在一边偷听我们聊天,没想到你现在作为一国之君,仍旧没有改变这个习惯!”

而禄鸿在听到之后,也是不由地愣了愣,然后略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未雪,你就不能给为兄留点面子吗?”禄鸿轻声说道。

一旁的钰贵妃见到他们兄妹二人还像小时候一样拌嘴的情景,也是掩面而笑,内心倒是觉得颇为暖心。

“钰儿,这段时间可觉得有什么不适?”禄鸿说着,也是轻轻摸着钰贵妃微微隆起的小腹,神色极为温柔。

钰贵妃露出一抹由衷的笑意,然后含情脉脉地看着皇上,轻轻摇了摇头,“圣上不必担心,臣妾这几日一切安好,并未觉得有任何异样!”

听到钰贵妃的回答之后,禄鸿也是放心的点了点头,“如此便好!以后想要吃什么,直接吩咐下去。倘若在虞国没有,朕便去其他国家给你寻来!”

听闻皇上的这番话,钰贵妃心中如同吃了蜜一般,不过最后轻轻摇了摇头,“圣上言重了,臣妾这段时间觉得挺满意的,怎敢再麻烦圣上呢!”

“钰姐姐,你这说得什么话!这怎么能叫麻烦呢,你现在可怀有身孕,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是了!”禄未雪直接拍了拍胸脯,对钰贵妃保证道。

一旁的钰贵妃见状,出言道,“好啦,未雪妹妹,你就不要再威胁你皇兄了!”

听到钰贵妃的话之后,禄未雪也是摆了摆手,“唉,钰姐姐啊,你对皇兄可着实太好了,竟然这么快就帮皇兄说话了!”

突然间,禄未雪却是转了转眼珠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然后神秘地对禄鸿和钰贵妃说道,“哥,钰姐姐,我们现在可说好了啊,这孩子的名字,可要由我来起啊!”

听到禄未雪这么一说,禄鸿和钰贵妃倒也来了兴趣。

只见禄鸿饶有兴致的对禄未雪问道,“哦?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可有合适的名字?”

这时,禄未雪微微皱起了眉头,绞尽脑汁的去思考着这个问题,最后突然灵机一动,“有了!”

“如果是男孩的话,就叫禄陌;如果是女孩的话,就叫禄倾城!如何?”禄未雪说完之后,也是满眼期待的看向禄鸿和钰贵妃二人,想要看看他们二人意下如何。

“禄陌,禄倾城!”禄鸿嘴里轻声念叨着,似乎在思考着这两个名字的含义。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这时,钰贵妃却是喃喃的念出这两句诗,不知怎地,钰贵妃脸颊竟然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而且不只是钰贵妃,就连禄鸿,在听到这两句诗之后,神色也是变得有些异样了起来。

而一旁的禄未雪,似乎早料到他们二人会露出这般神情,然后笑着说道,“哥,钰姐姐,怎么样?这两句诗可是当年你们小时候互赠给彼此的诗词呢,是不是很有意义!”

原来,当年禄鸿和钰贵妃青梅竹马,两人经常在一起读书写字,有一次两人也是互赠了对方一首诗词,正是刚才钰贵妃吟出的两句诗词。

没想到,禄未雪竟然在为孩子起名字的时候,结合了自己二人小时候的经历,这倒是让禄鸿和钰贵妃微微动容。

禄鸿本以为,禄未雪只是一时兴起,想要给孩子起名字,所以便由她去闹,倒也没有想过禄未雪真的能够起一个比较让自己满意的名字。

“好,为兄便如你所愿!”禄鸿大笑一声。

“皇兄,我有时候就不明白了,钰姐姐如此好,为何你还要成立三宫六院呢!”禄未雪不满的嗔怪道,对于自己皇兄纳妃感到极为不满。

话音落下,禄鸿、钰贵妃已经站立在一旁的知秋脸色大变,其实禄鸿的脸色倒还好,只是略微有些尴尬。不过钰贵妃和知秋的脸色却变得煞白,只觉得禄未雪说话未免太过直接,有待商榷。

钰贵妃赶紧打了个圆场,“未雪妹妹,你怎地会如此说,从古至今,一国之君本就有三宫六院之规矩,这怎么能怨你的皇兄呢?”

禄未雪继续说道,“钰姐姐,你也别替皇兄解围了,倘若他不立三宫六院,难道朝中大臣还敢议论什么吗?”

说着,禄未雪也是瞪了自己的皇兄一眼,只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自己的皇兄太没有主张了。

不过此时,禄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未雪啊,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其中关系甚多,并不是简简单单两句话就能够解释清楚的!”

“嘁,我才不信哩,你这分明是在为自己的花心找借口!”禄未雪此时倒有些生气了,她觉得自己的皇兄是在找借口,不愿意承认自己真正的目的。

而禄鸿在听到自己妹妹这番话之后,只觉得内心一阵烦躁,低声怒吼一声,“未雪,为兄的事情还由不得你来指指点点!”

随着禄鸿话音落下,禄未雪、钰贵妃和一旁的知秋也是吓了一跳,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过,话音刚落,禄鸿心中便后悔不跌。

“未雪,刚才是为兄的错,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希望你不要责怪为兄!”禄鸿赶紧看向禄未雪,希望自己这个妹妹能够理解自己刚才的心情。

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禄未雪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解释,反倒是沉声说道,“你竟然是一个如此敢做不敢当的人,什么有苦衷,什么很复杂!我看你就是想要满足你那无尽的欲望罢了!”

说完,禄未雪也是起身冲了出去,等到禄鸿和钰贵妃反应过来,已经不见了禄未雪的身影。只留下一阵渐听渐远的铃铛声。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