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开眼界

作者: 落叶唯殇|发布时间:2019-07-01 11:50 |字数:2008

“来了,来了,新媳妇到了…”

随着孩子们欢呼雀跃围过来的动作,一辆装饰得极为喜庆的马车渐渐出现在老早等在江家门口的人视线之中。

不多时,系着红绸子的马车便到了江家门外。

身着一袭崭新衣裳,缓缓走在车旁的正是江家最小的儿子江皓枫,直至马车彻底停下,他才掀开车帘。

瞬间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只轻轻搭在江明皓黝黑粗糙大手的白皙纤细的小手,显然保养得极好。

缓缓从车里出来的女子一袭极致耀眼的大红嫁衣,身形清瘦娇小,同村里十二三岁的女娃一般模样,精致小巧的鹅蛋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顾卿卿轻垂眼眸打量着与自己差不多高的马车与地面的距离,眉心轻蹙,像是发了愁。

“别怕…”突然,一只带着粗糙黝黑的大手慢慢揽在她腰间,轻松而迅速的将她整个人从马车上抱了下来。

顾卿卿神色诧异的撇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待得顾卿卿成功落了地,拥挤的人群纷纷松了一口气,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也在瞬间响起。

顾卿卿倒也不在意他们的眼光,神色如常的由着江皓枫牵进院子。

一个字,穷

顾卿卿瞬间认知到了夫家究竟凄凉到什么地步。

一眼就看得到尽头的院子中几间土胚房格外引人注目,正屋左右皆有两间房屋,左边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地,臭气冲天的猪圈更是与右边的房屋比邻而居。

尽管早在心中做了无数预想,顾卿卿还是无法想象江家竟是这般状况。

顾卿卿心下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随着江皓枫走去正堂。

顾卿卿微微侧头打量了紧紧牵着自己手的江皓枫一眼,随着他缓缓跪在了草垫上。

行礼,敬茶一气呵成。

这婚,就算结成了…

顾卿卿脸上笑容不减,指间悄悄捏了捏两人递过来的红封,嘴角微抽。

竟是一个铜板也没有!

尽管如此,也改变不了她已经嫁给了江皓枫,成为了江家妇的事实,接下来,她也应该学会适应江家的一切。

“娘啊,你快看,这可是上好的精米啊!还有这肉估摸着有十四五斤吧,娘,我们可有肉吃了!”一道刺耳的女声满是惊叹的响起。

顾卿卿沿声侧目,原来是从小陪伴她的管家顾伯正指挥着小厮把东西抬进来。

那些东西是顾伯起了个大清早从集市上买回来的,早前顾伯还忧心忡忡,生怕江家太穷,缺少请人吃席面的粮食。

现下倒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人家根本没有准备席面的意思,甚至…假若她没有带这些东西来,只怕是嫁到江家的第一天便是饿肚子。

“弟妹果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只怕在家也是大鱼大肉吃惯了吧?”刚才失声尖叫的妇人好不容易把眼睛从那米和肉间挪开,一张布满雀斑的脸突然笑咪咪的凑到顾卿卿眼前。

“我的老天,好生精致的箱子,想必弟妹的嫁妆也很是丰厚吧?”未待顾卿卿开口,那妇人见到她嫁妆箱的瞬间眼睛一亮,想也不想的便扑了过去上下其手。

只是,她那肥硕的大手刚刚摸到顾卿卿的嫁妆箱便被江皓枫怒目而视,只得干巴巴的笑了两声,不舍的挪开。

江皓枫狠狠的瞪了孟氏一眼,才走到顾卿卿身旁,轻轻开口:“娘子,先回屋歇息一下吧…”

“嗯…”顾卿卿温声应了一句,刚走几步便见几个孩子围在肉边眼巴巴的看着:“夫君,那些东西就让娘拿去做些饭菜吧…”

“既然是小娘的心意,就劳烦大嫂辛苦一点做了给大伙解解馋吧。”

站在不远处安静至极的妇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应道:“小五,劳累了一天先回房歇息吧,晚饭叫你们。”

顾卿卿默默跟随着江皓枫的脚步往前,心中渐渐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待到耳边猪哼唧声越来越近,她才欲哭无泪的发现。

他们的屋子真的是和猪圈比邻而居的这一间啊!

见顾卿卿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一旁的猪圈,江皓枫略显黝黑的脸上露出明显的尴尬:“小娘,委屈你了…”

顾卿卿回过神来并未说话,只是让人把她的嫁妆抬近了屋子,人也随了进去。

屋里简陋得所有东西可以一眼看到,仅一张床靠在左边墙面,一张缺了脚的木桌以及两只掉了漆,歪歪欲裂的凳子,发白的被褥虽然布满了补丁却洗得很干净。

虽然破旧却也做到了一尘不染,可见屋子的主人也是用了心的。

顾卿卿内心已经麻木。

恰在此时顾伯安排好一切准备向顾卿卿告别:“四小姐,老奴该启程回去了,你…多保重身体…”

“辛苦顾伯了…”顾卿卿微微躬身冲管家行礼道谢,其中包含了难言的感激。

见状,顾伯眨了眨眼睛,敛去了脸上不舍转身离去,再没有回头。

“这红绸子布料不错,不如送我吧!”突然,孟氏略显尖锐的嗓音再次响起,顾卿卿从窗子里探出头去看,竟是孟氏见顾伯等人要走,急忙一把拽下系在马身上的红绸说什么也舍不得撒手。

顾伯神色淡淡撇了她一眼,自然不会与孟氏这等贪婪无知的妇人太过于计较,冲小厮使个眼色,赶着马车匆匆离去。

“管家爷爷,四小姐怎么会嫁这样人家?未免太过于寒酸了吧?我们不远千里之遥前来送嫁,席面不说,竟连口水都不曾递!”那小厮也是个机灵的,见走得远了,才抱怨似的嘟囔一句。

“你不要命了!这种话回去可乱说不得!”顾伯面色微冷的打断了小厮的抱怨。

只是在心中隐隐替顾卿卿抱屈不值。四小姐是他看着长大的,就她那副弱不禁风的多病身子,在这般凄凉的地方估计连半年都熬不过啊!

他想不明白,夫人为何能狠得下心如此对待四小姐?

顾卿卿此时倒并未想什么,只是静静坐在床上打量着屋内为她忙前忙后的身影。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