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踢翻鬼饭碗

作者: 粥儿|发布时间:2019-04-13 17:13 |字数:2004

现场血肉模糊,到处都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让人仿佛置身屠宰场一般。

而在那血泊的书房之中,精致的书桌上正躺着一具赤果的女尸。

女尸的容貌姣好,身子婀娜,看的出来,她活着的时候,是一个很受男人喜欢的魅力女人,不胖不瘦,不多不少,刚好是玉润珠圆的手感。

这种女人,不适合做老婆,只适合做情人。

“死者年龄二十岁,是一家美容会所的老板娘,未婚,但是她有一个不清不楚的情人,一直是被这个情人包养的,死者接触最为亲密和联系最为频繁的人,也正是这个情人,目前已经联系不上了?”

“联系不上?”我瞥了一眼郑楠:“联系不上是你该说出来的话?不会去抓人?”

郑楠哆嗦了一下,赶紧准备溜走,我一把拎住他的衣领:“等等,法医现在来了没有?”

“来了。”郑楠一副快要哭的模样:“法医正在那边忙着呢,马上就要尸检了,你去找他的麻烦吧……”郑楠意识到自己说了大实话,赶紧改口:“去找他看看吧……”

看着郑楠害怕的样子,我不禁思考了一下自己的魅力:“难道我就这么让人害怕吗?”为什么这个新来两天的实习警员也这么害怕我……

我走进了房间里面,发现法医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干什么,一直磨磨唧唧的,像是在地上找寻什么线索似的。我心急问了他一句,他却半天都没说话,我这才想起来,他是一个聋子。

法医叫顾先生,就姓顾名先生,很奇怪的一个名字,他不仅名字奇怪,人也很奇怪,不说话,也不爱凑热闹,就喜欢对着尸体。

墨迹了一会儿,他这才走过去看了看尸体,一边看尸体,他一边道:“尸体的死亡时间大概在十个小时之前,现在是上午九点,也就是说,死者在昨天十一点左右就已经死亡了。目前断定,死因是窒息,脖子上有勒痕,手脚有挣扎的痕迹。”

我疑惑:“这是在死者的家里,死者能够让凶手进入室内,勒死她,说明是一个比较熟悉的人吧?她有没有被性侵的迹象?”

顾先生的实习法医余曼,立即用平板电脑将我说的话打出来给他看,他摇摇头:“已经检查过了,没有被性侵的痕迹。”他继续道:“尸体从胸口至小腹处,有一道很长的伤口,是凶手划开了她的肚子,取出了她的内脏,之后又摆了回去。”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在死者的体内取走了一样东西。”

“什么?”

“她的子宫。”顾先生将死者的肚子打开给我看了看:“你看看,她的整个子宫都被摘除了,没有了,而且,凶手还用死者的头发做为缝合线,将她的肚子又缝合起来了。”

我看了一眼那血肉模糊的肚子,只能够看见白花花的肠子最为显眼,其余的什么都看不清楚。我闻着这股味道,忍不住跑出来干呕了两下。

郑南笑嘻嘻的跟我开玩笑:“老大,你不会是有了吧?”

我挑眉:“有什么?”

“就是怀孕了啊。”郑楠还关系心我道:“那你就应该要好好休息的,不能来这种地方,尤其是今天七月半,鬼乱蹿,很危险的。”

我一巴掌盖在郑楠的脸上:“我是有了,有了一些想打人的劲儿!”郑楠立即被吓跑了,顾先生将尸体给打包好了,准备把尸体运回警局。但是他的其余几个助手都在忙活,他看了看我,忽然盯住我。

“你,过来,帮我抬一下尸体。”

“我?”

我有些想拒绝,但是顾先生一副很凶的样子,我倒是有些怕这个聋子,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和他抬尸体。我抬的是尸体的脚踝处,我摸到了女尸纤细的脚踝,似乎还戴了一根脚链,抬起来的时候有点硌手。

别说,死人确实是很沉的,我抬在手里感觉很吃力,没一会儿就满头大汗了,但是顾先生却纹丝不动。

抬上了警车,我靠在一旁歇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低头一看,一碗放在墙角边的饭被我踢掉了,碗也碎了……饭上面插了三支香,也随即掉在了地上。

我嘀咕了一句:“这谁家吃饭的碗?”说着,我用脚踢了一下那碗饭,省的那碎渣会刺伤到别人。

在运送尸体回去的路上,忽然就下起了大雨,天色阴沉沉的,没几个行人在路上。这场雨一直下到了傍晚,我脑袋一下午都感觉昏沉沉的,没力气办案,只能早早回了家。

我回家饥肠辘辘的泡了一碗面,准备吃了睡下,谁知我的筷子怎么都夹不起面!我气得将筷子一丢,筷子一竖一翻的落在桌子上,随即我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

我吓了一跳,他却冷冷地看着我:“你还我的饭来。”

看着他阴冷的脸,苍白的肤色,我忽然想起了郑楠说的那句话:七月半,鬼乱蹿……

我只能假装看不见他,放下碗回房间睡觉去,而那个男人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一把将我摁在门上,一股血腥的味道将我淹没,我以为他要打我一顿,谁知道他凑在我耳边对我道:“你的床上有一个女人。”

我一顿,反头一看,却什么都没看见。

他继续道:“是一个开膛破肚的女人,她正在玩弄着自己的肠子,在问你,她的子宫去了哪里。”

我惊愕不已:“是她?”是那个死者。可是我却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够看见那个男人。

男人笑了笑,知道我看不见,他便大摇大摆的坐在我家的沙发上:“正好,我正愁外面的鬼都欺负我呢,抢一点吃的太难了,好不容易抢到了一碗鬼饭,碗还被你给踢碎了,饭也没了,那你就赔我吧。”

“陪你?”

“当然要赔我了。”

我裹紧了衣裳:“你想怎么陪?”

他瞥了我一眼:“你那豆芽的身材就别遮遮掩掩了。”

粥儿说:

新书求支持——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