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婚内协议

作者: 焦糖|发布时间:2019-04-10 12:01 |字数:2300

暖黄的灯光,轻柔的音乐,本应有的温情,却因北辰拓的决绝离开而失去了所有意义。

“叮铃铃”

突兀的电话声在空荡的房间里回响。

枯坐的梅可卿这才动弹了一下身体,拖着麻木的双腿拿起了电话。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您好。”

“拓……今天不是你和梅可卿的新婚夜吗,你怎么还到我这里来?”

娇俏的女声从电话那边传来。

“那只是个交易。”

这是北辰拓的声音,她不会听错!

梅可卿整个人都颤抖着,交易?

是了,在他的眼中,她不过是有用的工具而已。

这一场婚姻里,她本就是一个笑话!

梅可卿挂断了电话,抱膝缩在角落,对面的镜子里,她能够清晰的看见围绕在自己周围浓郁的蓝色光环。而蓝色——代表忧伤。

八年前那场噩梦过后不久,她便莫名其妙拥有了能够看清人类情绪的颜色以及植物营养色彩的能力。她一开始也很害怕,可渐渐明白了色彩的含义,反而因祸得福看清了周围的真情假意。

有时候上天给了你什么,最终也会剥夺掉什么。

比如我爱你,你却不爱我这件事!

她一夜未眠,他一夜未归。

临近中午,北辰拓终于回来了。

逆光而立的他更加俊美挺拔,随着他一步步靠近,那眉宇间的清朗渐渐清晰,这恰到好处的五官独得造物主的恩宠。

明明他一脸冷若冰霜,却还是吸引她不可控制的看过去。

他的光环大多时候都是雾一样的白,让她无法看透他的心情。她的眼睛能够看见所有人情绪的颜色,可唯独在北辰拓这里碰了壁。

何其可笑。

上天让她轻而易举看透别人的用意,却唯独不准她看懂她爱的人。

啪!

北辰拓毫无征兆扔来的文件吓得梅可卿一颤,她心中一慌:他发现她偷看他了吗?

他会不会不喜欢?

只见北辰拓站在五步开外,居高临下的说:“把协议签了。”

梅可卿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心痛和委屈让包裹着她的蓝色光环浓郁的几乎要滴下去了。

没想到一夜的等候,等来的是他的一纸协议。

她想起昨晚的那个电话,内心的苦涩在见到他时怎么也按捺不住。

她把手中的协议抓的发皱,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问:“那女人是谁?”

北辰拓眉峰一皱,不悦开口:“你在质问我?好好看看协议。”

即便看不清他情绪的颜色,梅可卿也从北辰拓的声音中听出了不耐烦,她只好压下心中的苦涩,翻开眼前的婚约协议。

在看到协议的第一条和第二条时,她全身涌出了巨大的酸楚,一阵眩晕感袭来让她差点坐不稳。

婚约协议第一条:女方无权向男方索要任何帮助及支持。

婚约协议第二条:女方无权过问男方任何事务。

脑海浮现出昨天电话里他说的话。

这只是个交易。

有了这份协议,这交易的名号更加名正言顺,他们之间更加泾渭分明。

可她不想和他隔开,所以她忍着羞愧乞求:“这份协议,我可不可以不签……”

结婚证上他们的名字明明可以靠的那么近,为什么他现实生活中不可以再近一点点呢?

他望向她的眼神锐利无比,警告说:“你想清楚了再说话。”

他没着急让她回答,只是坐在那里不动却像是看穿了她的一切想法。

梅可卿眼里忍不住升起一阵水雾,良久后,终是败下阵来,自嘲开口。

“好,我签。”

他想要的,她根本没有勇气拒绝,哪怕这要求令她心如蚕噬。

拿到她签好的协议,北辰拓没有多做停留,临走时说:“梅可卿,你最好记清楚,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求来的。”

他这是提醒她要牢记本分。

是了,都是她自己求来的,就算以后遇见刀上火海,狂风暴雨那也是她活该。

要不是她的特殊能力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她更不可能凭此交易,和他成为夫妻。

她求的,不过是能呆在他的身边,既然现在如愿了那就该知足!

就像他说的,他们之间的婚约只不过是——交易。

北辰拓离开之后,满室又恢复了凄冷,梅可卿像是感觉不到凉意,依旧坐在原地,孤冷凄清。

直到她收到医院来的通知,才满身疲倦从一室嘲讽的房间里出来。

管家似乎在一边等了很久,见她出来,上前说:“太太,先生让我转告您,请务必记清协议。”

轰!

梅可卿的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北辰拓对她的感观是有多差?临走时特地警告还不够?还让管家提醒她一次!

她狡诈阴险,不择手段的名号能在他的名单里排在第一位了吧。

“呵……”

可即便是这样,她现在满脑子依旧是北辰拓的身影,她是不是没救了?

梅可卿浑浑噩噩来到医院,在进母亲病房时收拾好自己的悲戚,假装着一脸幸福甜蜜踏入病房。

“卿卿,你怎么来了?”母亲在见到她那一刻,周身立即被阳光般的金黄包裹着。

金黄代表愉悦,看到母亲开心,梅可卿一直压抑的酸楚总算缓解了一些。

梅可卿把东西放好,才坐在病床前,隔着被子撒娇抱着梅兰说:“妈,我想您了。再说了,您今天的手术十分重要,我不来怎么放心的下?”

母亲的病情已经恶化,每一次手术都要忍受巨大的疼痛,她怎么能不来?

梅兰爱怜地轻抚女儿的发顶,说:“傻孩子,我这儿有护工照顾着,不用担心。你跟北辰新婚怎么样?”

梅可卿听到这话,眼泪差点忍不住流下来。

她该如何和母亲说,她和北辰拓的婚姻只不过是一纸协议?

她的新婚丈夫就连新婚夜都在情人那儿过的?

梅可卿把脸往被子里埋了埋,确保情绪稳定后,才说:“他……挺好的。”

梅兰拍拍梅可卿的头顶,一脸慈爱地说:“那妈妈就放心啦。”

梅可卿强自压下心底的酸涩,为了不让梅兰担心,她强迫自己扯起一抹娇羞的笑意。

她怕继续讨论北辰拓会忍不住在母亲面前露馅,只好转移了话题,所幸母亲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好在手术成功,手术过后,梅可卿一直在医院照顾母亲。

结果途中却被医生叫到办公室,看着一旁面色凝重的护士,梅可卿心头忽然一跳。

“梅女士,你母亲的手术虽然成功了,但是她的病情并不乐观,必须要尽快进行骨髓移植手术才能延保生命安全。”

梅可卿身形一慌,堪堪被护士扶助站稳:“医生,那,那骨髓……”

“你们也是运气好,我们上一周已经联系到了合适的骨髓匹配者,你尽快去交手费,我们好安排手术。”

梅可卿苍白的脸色这才恢复了些,不过随即想到自己的财政情况,她踌躇问道:“好的,那费用是?”

“一百万。”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