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好久不见!

作者: 花槿翼|发布时间:2019-03-20 10:41 |字数:3280

暴风雨席卷整个城市,狂风撕扯着摇摇欲坠的树木,叶子在空气中飘荡。夜幕笼罩着灯火阑珊的街道。漆黑的天边时不时有刺眼的闪电劈下来,就像是要把空间撕开一道裂痕一般。如雷贯耳的声音被风吹进耳里,支离破碎的哭声在房间里回荡......

顾星謧怀中紧紧抱着枣红色的小提琴,呆呆地跪坐在地毯上,眼神空洞得就如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

啜泣的声音就像夏天的风铃,轻轻的,感觉虚无缥缈。

黑色的空间,与外面狂风暴雨形成鲜明的对比。

“啪!”

灯光霎时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季言訸看着地毯上呆滞的女儿,心疼的跑过去想把她扶起来,但却被顾星謧给甩开。

“你滚开!”猩红的眸子就像看仇人一般,看着眼前满脸担心的女人。

季言訸咬咬牙:“謧儿,你冷静冷静......”

顾星謧抄起身旁的玩偶朝她砸过去,崩溃的叫喊着:“我就应该被车撞死!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我,不是我......”

她痛!她恨这一切,明明是她自己的错,为什么要别人来承担。

决了堤的眼泪不停地滑落下来,顾星謧抱着小提琴站起身,指着季言訸,颤抖的声音响起:“都是你,都是你!我恨你!”

听到动静的楚凌辰跑了上来,焦急的看看周围,一把把顾星謧搂在怀里安抚着她,“阿姨,你先下去吧,这里我来处理”

无奈之下,季言訸也只能下去,她留在这,顾星謧只会更加痛苦。

“好了,好了”楚凌辰揉揉她的头发,轻声哄着。

顾星謧毫不留情的推开他,充血的瞳孔看着他,心里却在好笑的嘲讽着。

楚凌辰不想看她这般样子,但有些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了。

顾星謧退后几步,吐了口气说:“让我走吧......”

“你要去哪儿?去陪她吗!”楚凌辰皱着眉盯着眼前浑身颤抖的顾星謧,双手顷刻间攥成拳。

“我要,我要帮她......”说到这儿,肩膀就开始耸动,抽抽搭搭的声音响起,顾星謧用手使劲揉着眼睛,可眼泪还是止不住,“我要帮她......我要帮她完成心愿”

楚凌辰心疼的抿抿唇,他若说不行,以后的顾星謧就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但若是他答应了她,那她就会离开他......

顾星謧摇着头蹲下身,眼泪打在小提琴上,心脏的疼痛不曾好过一分。

他做不到,看她难过。

他松了口:“好!我答应你,但你知道我要什么”

顾星謧知道他要什么,他要婚姻,楚家老爷子的孙子很多,但所有的财产只会给其中一个。老爷子的规定里除了业绩好,还要娶到T市最富有的顾家的千金,才能得到公司。

没错,她就是顾家最宠爱的女孩儿,以前是这样。

楚凌辰俯视着眼前泣不成声的丫头,冷下声音说:“我给你三年,三年后我会去接你,我们的契约就从现在开始”

话完,踏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这间冰冷的房间,独留顾星謧一人承受黑夜带来的压迫感与撕裂般的疼痛......

美国的古典音乐厅里。

一阵节奏欢快,曲调激昂的曲子响起。小提琴发出的声音回荡在装满数不胜数的人的大厅里。琴弦与弓摩擦,曲调穿过红色的幕帘,在棕色墙壁与天花板之间碰撞。

这是世界小提琴比赛的现场。

宽阔的舞台上,一抹挥洒汗水,手臂不停挥动的人影,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淡白色的简约长裙,随着拉琴的动作被空气带动着飞舞,没过脚踝的裙边跳动着,就像那“砰砰”跳动的心脏。

手指在四根弦中飞快的摩擦着,右手拿的弓子时而高时而低。脑海里飘荡着维尔瓦第的四季里《冬》的谱子。

舞台的灯光打在身上,很热!

顾星謧闭着眼睛,心底在不停地打鼓。摒弃所有杂念。她准备了三年,胜负就在这一刻了!

“嘣!”

“嘭!”

琴弦的E弦与音乐厅的大门同时响起。

E弦断了......

顾星謧愣住了,不可置信的呆滞的看着手中的琴,弓子还在E弦上拉着。

为什么......怎么会断了......

整个音乐厅一片寂静,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议论声。

台下的评委纷纷摇头,太可惜了!

顾星謧咬咬唇,难受与委屈瞬间蔓延全身。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左手把小提琴拿下来,抬起头看向七位评委,勉强牵起一抹笑容:“抱歉......”

迪斯特博士叹了口气,侧过身去和旁边的评委商量。

几分钟后,迪斯特笑道:“请再来一次”

顾星謧惊讶的睁大眼睛:“可以吗?”

众评委不约而同的点头,身后上千的观众也松了口气。对于顾星謧这样能把《冬》拉出感觉的人很少,而且从之前拉的上半曲看,几乎就没错过任何一个音符和半个调子,实在难得!

对于拉小提琴的人来说,最难的就是音准,你的手指不能完全摸准它把位上准确调子,那拉的曲子就废了。

这三年里,顾星謧听着节拍器打的节拍睡觉,每天对不同音长进行摸弦摸把位,一首曲子她就能把音全部分解出来,一个一个摸,着实苦了她。

手指上全是揉弦所产生的茧。撕开茧揉弦,就会出血,把血擦了继续,这样来来回回,不知道这手已经废成什么样儿了。

“开始吧”迪斯特博士很喜欢这位中国小姑娘的拉曲风格,给人自由自在的感觉,毫无包袱。

顾星謧重重的点下头,接过主持人重新上好弦的小提琴。深吸一口气,左手把琴放在肩上,右手重新执起弓子,当弓子拉出第一个音时,大厅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舞台上纤细的人影上。

只是还没拉完第一小节,大厅最后排的大门“嘭”的一声被打开,一群衣着西装,带着墨镜的人冲了进来。

顾星謧愣了愣,皱着眉停下动作。

迪斯特博士愤怒的站起身,说:“请你们出去,我们的选手还在比赛!”

但那群类似特警的人依然无动于衷。

当博士要上去时,秘书拉住了他,在耳边说了几句,迪斯特的脸色大变,只能做出手势,表示比赛暂停。

顾星謧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把琴抱在怀里,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她从来没有遇到过比赛暂停的这种情况啊!

在打量迪斯特博士脸上的表情时,不小心瞄到那群人西装上的徽章。整个人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瞳孔不断缩小,连连退后了几步。

“不可能......不可能......”

顾星謧恐慌的摇着头,拔腿就往后台跑,慌张的把小提琴放进琴盒里,手掌心急的出汗,就连在把拉链拉上时一不小心卡住了,整个人不停地拉住拉链,拼命的扯,最后把拉链也给扯坏了。

可她根本不在意这些,提着小提琴,把背包背上就往后门跑。

她逃了三年,不会现在就要被抓回去吧!不要,她不要,她不能被禁锢,她要自由!

后门外守着的人,与大厅里的是同一帮。顾星謧头痛的揉着太阳穴,退回到后台,四处找出口。

这可真是急死人了!

她轻轻拉开幕帘的一个小空隙,大厅里的人都走光了,除了进来的那一帮人。

咬着牙在后台不停地踱步,恍然之间突然想起之前来熟悉舞台时,她的钥匙掉在了大厅外的草坪上,但那时要到她了,脱不开身。

从这里出去到草坪要二十分钟,时间根本来不及,但与她同是中国人的一个女孩儿,给她指了后台后面被帘子遮住的窗户。

那里地势虽然不是很偏,但穿过一道门就可以出了音乐厅。

顾星謧毫不犹豫的跑向窗子,拉开帘子后才发现眼前的这片草坪上,一个人也没有。

心里重重松了口气。拉过一旁的椅子,踩在上面就跳了下去。

但她不知道,她还是太嫩了,压根就没记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

顾星謧拍拍礼裙,刚抬起头就撞进几米远的男人的眸子里。

“謧儿,好久不见!”

楚凌辰勾起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

顾星謧的眼皮跳了跳。是他,他来了,他来接她回去了......

“啪!”

琴盒掉在草坪上的声音响起,顾星謧毫无知觉的低着头,颤抖的攥着双拳。

楚凌辰揉揉她的头发:“玩够了吗?”

然后挥挥手,一个保安走来把小提琴捡起来后退下。

顾星謧恐慌的移开视线,此刻抚摸着她的头发的手掌,她感觉不到任何温柔,有的只是随时可能掐死她的沾满鲜血的手掌。

“我如果说还没玩够,你会让我不回去吗?”

她妥协了,眨眨眼睛抬起头望向眼前这个英俊得不存在,却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冷气的男人。

楚凌辰笑得更是温柔,搁在她头顶上的那只手慢慢滑下来,在白净的脸蛋上不停地抚摸。

他可是想着这张脸,想的夜不能寐,等这一天,他等了很久......

“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三年后你就回来,謧儿想耍赖?”

顾星謧愣的身体僵住了,感觉自己现在明明是在大太阳底下站着,为何全身这么冷。

冷的让人发慌,发颤!

“没,没有。只是,我比赛还没完,我想......”声音从嘴里发出,颤抖的一字一字组成一句较完整的话。

楚凌辰料到她会这么说,从西装外套的包里拿出一张镶金的证书,放在顾星謧的两半粉色的唇瓣之间。

顾星謧疑惑的拿下来打开,这是,这次比赛的第一名证书。

她愤怒的咬着下唇,将这张含着无限荣誉的纸张扔在地上,抬起头压低声音说:“你这是侮辱我?”

楚凌辰耸耸肩,挑挑眉:“这不是你最想要的吗?”

顾星謧整个人气的发抖,狠狠地看了他一眼,从保安手里夺过小提琴,快速的离开这里。

没有任何人敢拦......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