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 云沫兮|发布时间:2019-03-20 10:37 |字数:3170

——亲爱的,我想你了。

做完孕检的白水灵发完短信,挺着肚子走到男友家门口,因为未婚先孕的关系,她和男友一直分开,各住各家,因此得出空来,白水灵就会来看看男友。

她刚一开门,就被眼前凌乱的衣物给吓了一跳,紧接着她看到了一双粉色的高跟鱼嘴鞋,鞋子被甩的很乱,地上的衣服也很乱,除了男人的西装外还有一件浅紫色的女式露背连衣裙。

这种款式的衣鞋,白水灵自从怀孕开始已经很久没穿过了,所以她很清楚,这不是她的。

白水灵不由捏紧了手中的钥匙,轻手轻脚地走到屋内唯一地房间,房间没有关严,透过不大地缝隙,可以看清里面的春色。

“嗯,舒服么?”女人狐媚的声音格外刺耳,甜腻的感觉哪怕隔着门,白水灵都能感觉得到。她看着床上背对着她的男人,男人赤裸着上半身,精壮的身躯和身下的女人契合在一起。

哪怕仅仅只是个背影,她都能一眼分辨,那是她的未婚丈夫,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林轲。

“舒服,当然舒服。”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疯狂地看着女人,浓浓的音腔里像是炫耀着什么,他的亲吻让女人连连发出了好几声呻吟,女人的双手就跟舞动的水蛇般,快速缠绕在了男人的脖颈上,她问道:“那是表姐舒服,还是我舒服呢?”

白水灵在听到‘表姐’两个字的时候,本想进去的动作一下僵持在了原地,会叫她‘表姐’的人就只有她表妹——白盛莹了。

就像是验证她的想法般,床上的女人微微挺了挺身子,坐了起来,一下子,白水灵和床上的女人对视了。

栗子色的卷发,浓妆艳抹的脸庞,以及那丰满的身躯,对于这个女人,白水灵再熟悉不过了,“盛莹。”白水灵有点发懵地念出表妹的名字,但不知是她的声音太过小还是怎样,背对着她的丈夫竟然还没意识到她在房间门口。

被撞见的表妹在和白水灵对视后没有露出半分的惊慌或者愧疚,她反而更加搂紧了林轲,此时,她听到自己的丈夫,用十分不屑的声音说道:“你说呢?她那种上了床就跟尸体一样冷冰冰的女人怎么能跟你比呢?”

白盛莹听着他的话,妖红色的嘴唇靠在了林轲的耳畔,音腔带嗲的说道:“口说无凭,我要你证明,证明我比她更好。”

“好,今天我就就证明给你看,让你爽到下不了床。”说完,林轲一个翻身,将本来腻在他身上的白盛莹放倒在床上,动作娴熟地亲吻着她的脖子……

林轲的动作就像一根导火索,砰的一下点燃了白水灵所有的神经,令她“砰”地一声把门给推开了。

门响声令两个人都停下了动作,率先抬头的是林轲,他看着站在门口的白水灵,有点愣了几秒,他道:“老婆。”

“解释。”白水灵站在门口,不愿往前再靠近一步。

“解释什么啊?”已经从床上爬起来的白盛莹从背后再次抱住了林轲,用胸口抵着他的背,娇柔的声音里带着不悦道:“表姐你不都看得清楚了吗?”

“我问的不是你!”白水灵忍无可忍地瞪向了白盛莹,如果不是此时此刻,大概打死她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好表妹居然是这种货色的女人。

防火防盗防表妹,真说的不假。

“你凶我……”白盛莹看了白水灵一眼,漂亮的眼眸里带着几分委屈,她轻靠在林轲身上说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解释。”

“你凶什么?盛莹说的没错,我们解释什么啊?”此刻看到白盛莹委屈了,林轲也一扫之前的态度,直接看向了白水灵:“这不很明显的意思么,我和你妹妹在一起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白水灵,“刚刚你不是看的很清楚吗?”

是的,很清楚,或者说再清楚不过了!

白水灵深吸了口气,握紧拳头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和我分手,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说到肚子里的孩子,她语气里不自觉透出了几分哀求。她从十六开始接触这个男人,并在最美好的年纪与他相恋,直到现在怀上了他的孩子。

躺在床上还搂着她妹妹的林轲微微坐起身子,挺拔魁梧的身姿带着好看的弧度,他看着白水灵,勾唇笑道:“你要不介意,可以把孩子抚养权让给我,我要是心情好还能让这个孩子上我们杨家的家谱。”

听完这句话白水灵的脸色彻底变了,她有些颤抖地摸着自己的肚子,难以置信地看着林轲,他居然让她把抚养权让给他,那她和那些出卖肉体做代孕妈妈的人有什么区别?

“林轲,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林轲瞥了她一眼,说道:“你说谁会愿意娶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

“也就是说你从一开始没打算和我结婚?”白水灵问着这话,身子不可遏止地抖了起来,在那之前她还像个傻瓜一样筹划着婚礼,想象着未来一家三口的未来。

“结婚?”林轲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般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就连他身边的白盛莹也跟着笑了起来,低低的笑声在不大的屋子里飘荡,像是讽刺她的空欢喜般。

“白水灵。”林轲停止笑声,墨色的眼珠落在她因为怀孕而臃肿的身上,眼底闪过几分鄙夷,他道:“你拿什么跟我结婚?美貌?身材?气质?还是金钱?这些你都没有,你有得只是个空称号,白家大小姐的空称号。”

——你有得只是个空称号,白家大小姐的空称号。

这句话像是一把锐刀,狠狠地扎着她,自从她未婚先孕开始,家里人就对她开始有了闲话,可不管怎么样,爸爸都对她极为看中,甚至在这样浪尖风口上还是依旧保持着她继承人的位置。

而现在,林轲居然说她的是空称号?

“看样子你还不知道,今天在董事会上,你爸也就是白董事……已经宣布了立盛莹为继承人了。”林轲说着捏了捏他身边的白盛莹,而白盛莹眨了眨眼,露出几分妩媚来。

“不可能,我爸为什么……”白水灵怔住了。

“姐姐,你还不明白吗?”靠在林轲身上的白盛莹娇笑道:“前几天爸爸找阿威吃饭,问他

有关你怀孕的事情,结果阿威告诉爸爸他爱的是我,并说你只不过是趁着他酒醉之危强上了他而已。”

白盛莹顿了顿,伸舌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道:“大概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白家大小姐对杨家继承人爱而不得,甚至动用下三滥手段爬上对方的床,怀孕遭弃。”

这一刻,白水灵的脸彻底白了,她晃晃悠悠地跌坐在地上,被人玩弄的沉痛感从心里诞起,将她最后一丝理智给吞噬了。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林轲爱的是她,为此她奉献了所有,甚至因此意外怀孕。而此刻,她所有的爱恋到头来狠狠刺了她一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白水灵喃喃自语,这时,她感觉下身一炽,钻心的疼感蔓延全身,无力而又脆弱。白水灵知道自己羊水破了。

“阿威,你看她怎么了?”大概察觉出了不对劲,白盛莹推了推身边的人,此时林轲皱了皱眉,还是下床走到了她身边,这时他才闻到她身上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林轲脸色一黑,对白盛莹说道:“她羊水破了。”

“那怎么办?快带她去医院,要是让爸爸知道她在我们面前破了羊水,我们还无动于衷的话,可就白费了之前的努力。”白水灵躺在地上,听到坐在床上的白盛莹这样说道。

林轲烦躁地拽过外套和裤子,然后将她一把抱起,转头对白盛莹嘱咐道:“你在家等我,我把她送到医院就回来。”

枕着林轲臂膀的白水灵疼得近几乎虚脱,残留的意志力还死死提醒她要清醒,她感觉到自己被林轲抱上了私家车,车一路奔到医院,但他没有停下,一直把车开到了医院住院楼,他才停下,将她抱出来走进住院楼里。

明明还是七月夏天,白水灵却觉得阵阵发寒,不知过了多久,她被放在了地上,紧接着头顶传来林轲的声音:“这里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人经过,剩下的你自己就听天由命吧!反正我把你送进医院了,哪怕你爸问起来,我也能有交代。”

眼看林轲要走,白水灵拼劲了全力,挣扎地伸手攥住了他的衣角,只是她太孱弱了,抓住没到一秒就被他挣开了。

“白水灵,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像你这样的杂种了!”

听到这句话,白水灵感觉自己的心犹如一张白纸,被林轲狠狠地搓成一团废纸,丢弃在地上,她怔怔地看着林轲渐渐离开的背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曾经,她以为只要自己足够爱一个人,就可以得到幸福,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也抵不上别人一个阴谋。

林轲,你忍心吗?忍心将爱你的女人和你的亲骨肉丢在医院角落,听天由命?

血,越积越多,很快在地上形成一小滩,白水灵无力地想,她,解脱了……

清晨,九点。

一则报道震惊整个X城——《本市XX医院某孕妇难产身亡,至死都无人发现》

昨日,一位年轻的孕妇羊水破裂,在医院过道待产,最终抢救无效而死亡……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