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爱的人

作者: 棠溪|发布时间:2018-10-25 20:58 |字数:2110

金色大帝夜总会,北茗最大的销金窟。

霓虹奢靡到热浪滚滚。

“贱人!你卖不卖?一晚上十万,老子让你爽个够!”陆家大少陆峥指着卖酒女的鼻子威胁。

他在上流社会有名的很,兴致上来管是天王老子家的女人,就地按着就能把人给强了!

他今晚就是看上了这个卖酒女!

站在一旁被看上的温语瓷没有丝毫心动,淡漠道:“陆大少,我只卖酒不卖身,您想点台,我可以帮您叫我们这里最会伺候人的小公主。”

陆峥向来拿钱羞辱人,还没被女人羞辱过,当即便怒了:“妈的,敢跟老子拿腔拿调,老子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扒光你!”

黎语瓷心里更是生出不好的预感,想赶紧离开已经来不及。

陆峥的动作很快,直接挟持着她将她狠狠扔进了舞池角落的雅座,包臀裙裙摆被划开,白皙笔直的修长美腿暴露出来,围观的男人们全都兴奋的倒抽冷气。

“滚开!拿开你的脏手!”黎语瓷拼命地挣扎!

陆峥阴冷的扣着她的手腕直接命人给她灌了烈性洋酒!

辛辣刺激的液体灌进喉咙,洒在她的脸上,直接把她脸上刻意化的浓妆晕开了,黎语瓷被呛得狼狈不堪,她死死咬着唇,“好啊,你想要是吗?一千万!我还是处女,只要给我一千万我就陪你!”

妆花了就要被人认出来了。

她这张脸整个北茗没有人不认识,精致,娇媚,辨识度极高。

陆峥望着她,缓慢的眯了眼睛,“呦,胃口这么大?让老子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做的啊还觉得自己那么值钱?”

他狠狠擦掉她脸上刻意伪造的浓妆,直到她原本的容貌暴露出来!

这一下,陆峥像是捡到了宝,兴奋的在她身上吹口哨,“怪不得这么骚这么烈,原来是整个北茗男人都想睡的黎家二小姐!老子今天真是赚翻了!”

一听说陆公子逮到了消失半月的黎家二小姐,雅座旁顿时被围的水泄不通!

黎语瓷脸色冰冷,字眼艰难的挤出喉咙,“一千万。”

“你跟老子要一千万?你还当你是黎家二小姐呢,顾祁南悬赏一千万找人杀你,睡你可是赚钱的差事,你觉得我会倒贴?!”

陆峥的话,一字一句,句句诛心!

黎语瓷死死咬着唇,被羞辱的心痛难忍!

真的很可笑,她这么费尽心机的躲藏,还要冒着被杀的危险陪吃陪喝陪玩陪乐甚至被糟蹋,只不过是想赚哥哥一天的医药费。

可半个月前,她还是众人艳羡的黎家二小姐,股神顾祁南捧在心尖上的未婚妻。

不过一夜之间,天翻地覆,从天堂到地狱!

冷风呼啸而过,她视死如归般冰冷了眉眼:“你、做、梦!”

她就是死都不会让顾祁南如愿!

伴随着话音落下,一把防身尖刀直接扎进了陆峥的肩胛骨上,鲜血直冒,瞬间喷出来!

这把刀是黎语瓷藏了防身用的。

“妈的,贱人!”陆峥痛到失控,眯着眼睛勃然大怒,抬手一巴掌扇在黎语瓷的脸上!

力道太大,直接把黎语瓷从沙发上扇了出去!

她的额头咣当一声磕在大理石桌面上,麻木的痛感撞得她眼冒金星!

冷汗涔涔,灯光笼罩下她满脸苍白!

咬牙忍疼,强撑着身体爬了起来就要跑!

“给老子拦住她!”陆峥捂着直冒血的伤口咆哮,面目狰狞!

可是此时,夜总会的门口,一行身姿笔挺的黑衣人穿行而过,他们正簇拥着为首一位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离去,声势浩荡,仿佛聚拢了万物的光芒,然后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这一行人的排场,拉走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黎语瓷连犹豫都没有,直奔出口而去。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追!把这个贱女人给我抓回来!!”

眼看身后一群人追上来。

黎语瓷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

但没人想象的到,她会不要命的去拦住白慕擎!

夜总会门外,黑色车队已经打开车门等候。

被保镖们簇拥着的白慕擎正要抬腿上车,却突然被不知从何处攒来的女人死死抱住了大腿!

连保镖都来不及反应。

黎语瓷噗通一声跪倒在男人面前,手指紧紧拽住男人修长笔挺的西装裤腿,“先生,你帮帮我让我行吗?您让我去您车上躲一躲行吗?”

“什么人!干什么呢!”保镖们冰冷着面容想要把这突然冒出来的疯女人给扯下来!

可黎语瓷死都不松手,拼了命似的抱紧了男人的大腿。

她的指甲甚至因为用力掐入男人的皮肉里!

白慕擎要上车的动作顿住,浓眉顷刻之间,蹙紧,冷冷瞥了一眼这缠在他身上的女人。

他高大俊挺的身姿被精工缝制的黑色西装西裤包裹,连同内里搭配的衬衫都是黑色系,棱角分明的深邃五官在忽明忽暗的夜色里,仿若被笼上一层阴暗摄人的气息——

“松手!”

凉薄的声线如同利器划过!

训练有素的黑衣保镖听到男人的声音沉了几度,再不犹豫,直接扣着黎语瓷的肩膀便要将她从白慕擎的身上扯下来!

“你是什么人?赶紧松手!别逼我们来硬的!”保镖们呵斥!

黎语瓷抓着男人的手被硬生生的扯落下来,“别丢下我,救救我!”

白慕擎冷酷无情的迈上车,周身的气息冷却到冰点。

保镖们直接连拖带拽的想要把她扔出去!

车窗徐徐降下,男人深刻成熟的眉眼隐匿在黑暗里,淡淡扫过不远处蠢蠢欲动蛰伏着的危险。

冰冷的声音飘散在夜色中。

“让她上车。”

黎语瓷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跌跌撞撞上了车,一边抬头一边红着眼眶感激:“谢谢您刚才出手相助。我真的很感谢……”

可是看清对方容貌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怔住了。

男人的气场浑然天成,绯冷的薄唇紧抿,额头跟脖颈处附着一层薄汗,一双幽深锐利的眼眸肆无忌惮落在她身上。

他英俊如斯,高贵凛冽,较之五年前更清瘦几分,却更深邃成熟,冰冷从容。

淡淡的药草香弥漫在车厢内。

黎语瓷的心底阵阵恍惚,蜷缩在一起的手指不知不觉的泛白紧绷,连呼吸都被痛意凝滞住。

白慕擎,整个北茗最低调神秘富可敌国的男人。

更是她曾经最爱的人。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