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集装箱里的男人

作者: 点心面|发布时间:2018-12-14 17:08 |字数:2373

东郊教堂,偏门。

今天是霍骏奇结婚的日子,初尔雅气踹吁吁的感到了教堂门口,听说,霍骏奇会在教堂里等……

而他结婚的对象,就是自己舅妈的女儿,乔静芙。

深爱的男友结婚,新娘却不是自己的戏码,全都因为十个月前的脑瘤手术!

进手术室前,霍骏奇曾拉着初尔雅的手,给她承诺:

“如果我能从手术台上下来,我一定娶你为妻,尔雅。”

“好,我等你。”

可这一等,他就再也没有想起过自己……

即便现在初尔雅站在他的面前,于他也只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罢了!

两个人这些年来经历的一切,像电影一样,一帧一帧在初尔雅的脑海里划过。

记忆里的那个男人,现在就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站在不远处。

“骏奇——”

初尔雅一喊出他的名字,如鲠在喉,鼻子一酸,眼眶便红了。

霍骏奇闻声转身,初尔雅如离了弦的箭,冲了过去,紧紧将他搂住!

霍骏奇眉头一皱,往后撤了一步,将她一把推开。

眼底一片冰凉,眼神陌生而又冰冷。

他抬手拍了拍被弄皱的白色西装,就像是沾了什么秽物一般。

霍骏奇盯着初尔雅暗含希翼的眼神,两人四目相对,暗流涌动。

“静芙不想你出现在我们的婚礼上,我,也不想。”

初尔雅眼里的光,霎时间,消失殆尽。

有人说,真正的绝望是说不口,哭不出来的,初尔雅此刻,深有体会。

于是,她抬起头,对霍骏奇会心一笑,就像年少时初次见面那般,纯真无暇,眼角的泪水,不经意跟着滑落。

十个月的辛苦努力,在这一刻彻底瓦解。

她知道,自己输了。

“那……我就祝你新婚快乐,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初尔雅刻意重复了一遍,还有半句话没有开口的话,埋在心里。

你能活着就是上天给我的最大的恩赐了,如果有一天,你能想起来我们的过去,你就会明白,对于我们,我已经尽力了。

这场婚礼的女主角,乔静芙悄然出现,紧紧地挽住霍骏奇的胳膊,好似生怕他逃开一般,撒娇似的轻声说道,

“奇,我们快进去吧。“

霍骏奇刻意忽略掉心脏闷涩的感觉,牵着乔静芙的手钻深步入教堂。

初尔雅站在原地,眸光渐渐被泪水晕染。

她明白,从今以后,他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瓜葛。

擦掉眼角的泪水,转身作势要走。

突然,她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口鼻,不过数秒,都没有来得及挣扎,浑身疲软便晕了过去。

“爸!那个女的好像醒了!”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让她一惊,她现在是在哪里?!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铁皮上蹬蹬蹬作响,这逼仄的感觉让初尔雅瞬间毛骨悚然。

身后也是冰凉的铁皮,空气中的腥味令她作呕,耳边隐隐绰绰的传来海浪的声音。

“哟,美女你终于醒了啊!”

一束强光照在初尔雅的脸上,刺眼得让她迅速的捂住了眼睛。

指缝中,那张胡子拉碴,猥琐的大脸吓得她一哆嗦!

“你……你们是谁?!”

“儿子,就按老子刚刚教你的那样,弄她!我给你去看着!”

猥琐男将手电筒一关,集装箱里一片漆黑!

他身边的奇丑矮个男人就扑了过来,初尔雅尖叫着,“滚开!你给我滚开!”

可是,那双满是老茧粗糙的手已经开始游离。

“你好香,好漂亮啊!“

奇丑男粗重的呼吸喷到了初尔雅的脸上。

“不要!不要——!”

“嘶——”

初尔雅紧紧抓紧的衣服,被男人狠狠一扯,便撕成了碎布条,“我求求你,啊——放过我吧!“

初尔雅被抵在墙角,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她怎么可以受这种侮辱!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奇丑男狠狠一踢!

伴随着奇丑男的鬼哭狼嚎,初尔雅慌不择路的逃了出去!

借着微弱的月光,初尔雅跌跌撞撞的跑进了集装箱群里。

她拼命的跑,连鞋子都跑掉了,后面是中年男人和奇丑男的追赶及谩骂。

她必须躲起来!

一个转身,初尔雅钻进了最偏僻的一个集装箱,随即将铁门反锁了起来。

“谁?”一个微弱却十分凌厉的男声从暗处传来。

初尔雅本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紧绷的神经直接被这凌厉的男声,吓得屏住了呼吸。

“救……救救我,不要出声,外面有人在追我。“

衣衫褴褛的初尔雅尽量压低音调,冲着那个声音慢慢靠去。

越是走近,男人粗重的踹息越是明显,而空气中黏腻的血腥味也越来越重。

“你受伤了?”

“滚开!”

谷景霆没有想到,自己的同胞姐姐竟然会用这样下三滥的方式来摧毁他,刚刚要不是他反应机敏,自己就已经被送上那艘开往菲律宾的渔船了!

此刻,他就像一只待哺的雄狮,用残存的最后一丝意识对抗着被点燃的邪念!

就在他解开皮带想自己动手的时候,一个女人闯进来了!

该死!

她竟然还衣衫不整!

难不成,这也是姐姐安排的?!就等他上钩!

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不堪入耳的叫骂声经过,初尔雅下意识的靠近谷景霆,害怕得一把搂住了他的胳膊,企图找到一丝安全感。

谷景霆的某处仿佛就要爆裂,整个人都觉得要烧起来了,手臂上细密柔软的触感,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该死!”

他猛地将她压下,初尔雅一声惊呼,刹那间,她的唇被重重吻住,等她反应过来时,脚被已强行分开!

“你干什么?!“

初尔雅惊恐地低呼,手脚并用想奋力从他的钳制中挣脱。

可她的后脑勺立马被紧紧扣住,男人的唇舌在她的口腔里肆虐,就像是在啃食着猎物,蛮横而又凌厉!

身上的是男人就像是一块热铁,紧贴着她的皮肤,原本已经褴褛的衣衫,被他撕了个粉碎!

“你是那个女人特意安排的对吧?!”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放手!”初尔雅恐慌地不停挣扎。

“既然送上门来,就不要装什么纯情了!”

话音一落,谷景霆狠狠的冲撞了进去,瞬间将她填满。

痛!痛到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你……这个人渣!”

谷景霆毫不怜惜在埋头冲刺,还特意将她的嘴捂住,初尔雅的呜咽声在集装箱连绵不绝的响起。

初尔雅滚烫的泪水从谷景霆指缝中流过,嗓子已经沙哑,身体里热浪翻涌,将她送到顶峰,又重重的落下。

黑暗中,没有一丝光亮,男人的踹息声不绝于耳。

最后关头,谷景霆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身体里的那股邪火终于得到释放。

平静归于暗夜,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咚,咚,咚……”

“告诉我你的名字,那女人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十倍,只要你给我闭嘴!”

“你给我滚!我……什么都不想听!”

初尔雅抱着自己,蜷缩成一团,任泪水肆意流淌。

今天,是霍骏奇的新婚夜,这夜,落红满地,胭脂冷。

而她初尔雅和霍骏奇,终究,回不去了。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