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对着镜子搔首弄姿

作者: 叶不语|发布时间:2018-11-07 11:26 |字数:2075

上一次散下头发的时候……似乎,自己还跟他在一起吧?

许云安还记得,那个男人最喜欢抚摸着自己流水般顺畅墨发。

她忍不住对着镜子摆弄了几下,不知道现在她不将头发弄成发髻,会不会看起来清纯一点?

“哟!”

几乎是瞬间,身后就响起了顾南瑾怪声怪气的戏弄,“没想到端庄严谨的顾太太,也会对着镜子搔首弄姿啊?”

许云安有些无语,每次自己失态的时候,顾南瑾总能像长了触角一样,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钻出来嘲诚她。

“没有,我只是比划一下,看一下剪成短发会不会好看。”

许云安神情立刻恢复镇定,玉手立刻将柔顺的长发盘在脑后,又恢复了商场上那个叱咤风云的女副总的模样。

她早就已经习惯,但是顾南瑾却很讨厌。

讨厌她,将自己伪装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那个人一回来,你就开始受不了了?”

顾南瑾的大掌落在她的锁骨上,暧昧的抚摸,语气却适着阴势,“许云安,你还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他的指尖慢慢的游移向上,摸索到了许云安像天鹅一样优美的脖子。

顾南瑾的双眼被碎发遮蔽,每次想起许云安跟那个男人曾经有过暖昧的关系,他就想要掐死她!

这样想着,顾南瑾的大掌当真在收紧,使得许云安呼吸困难。

“顾南瑾,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的事情,昨天晚上不是都做了吗?”寒意瞬间从俊容上消失,顾南瑾俯首啃吻,“还是说,夫人你想要再回顾一下?”

许云安有些吃疼的抬眸,却正好对上了镜子里面顾南瑾若爱琴海一样浩瀚的眸。

她忍不住攥紧拳头,这个男人,有时候真是幼稚的让人受不了!

“别闹了。”许云安推操着,“我要赶紧吃避孕药,然后去公司。"

吃避孕药?

听到这个词,顾南瑾抵在女人肌肤上的牙齿慢慢收回。

“你现在还在吃那玩意儿?”他森冷的眯起桃花眸,适问。

“不吃,难不成还要生下来吗?”

许云安趁机后退了几步,与男人拉开距离,“你在外面穿梭花丛,我要代替你照顾公司,生下孩子谁照看?”

不说她自己不愿意给顾南瑾生孩子。

更重要的是,许云安不想要生下来的孩子,也像顾南瑾那样从小得不到父母亲的关爱。

顾南瑾的脸上极快的划过咬牙切齿,但仅仅是一瞬间,又变回了平常事不关己的高傲姿态。

“谁想要你生下孩子?”

他厌恶的别开脸,“只不过,你到时候可千万别求着我,要我赐给你一个孩子。”

说完,也不管许云安有什么样的表情,便傲慢的离开。

许云安在郊外自己的小木屋里面休假了将近半个多月,回到了公司以后,有无数堆积如山的工作让她处理。

“去把这些电邮传送到所有的董事手上一份,打印出来六份,然后送到我的办公室里面签字。”

纤纤素手翻动着手中的合同,许云安凌厉的美眸在白纸黑字上闪过,语速清晰迅速的分工。

“是!”

秘书的高跟鞋在后面跟的有些吃力,“对了许副总,您的私人电邮里面,有人又给您发了一封信。”

女人清瘦高挑的背影,立刻停驻下来。

“还是他?”许云安不由得头疼,那个男人,充竟想要做什么?

连续三年了,每个星期都会发来电邮,让她原本就因为顾南瑾而混乱的心,更加乱成了一锅粥。

“是,是啊……”

许云安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忽然转过身,改变方向。

“去把我的笔记本拿过来,我亲自处理。”

“是。”

秘书急忙跟随着许云安回到副总办公室,经过某个大开着门的办公室的时候,里面传出女人暖昧的低吟。

“顾少爷,慢一点……”

女人的放浪低吟像是缠人的魔音,几乎令每个经过这里的员工都脸红心跳。

秘书脸立刻通红,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前方背影笔挺的女人,心都悬了起来。

可是许云安就像是耳聋了一样,甚至连看一眼都没有,表情像是寒冰,就那么高傲的经过,自己丈夫跟其他女人暖昧的地方。

竟然这么大气度,秘书不由得咂舌,“副总,难不成……您就不在乎吗?”

实在是憋不住,秘书将早就埋藏在心里面好几年的疑问问出口。

许云安潋滟的美眸停滞了一下,而后,似乎是释然了,淡漠的转移向门口的一盆绿植上。

“在乎又怎么样呢?”她道,“心里面再怎么难受,我都要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不是吗?”

可能装作聋子瞎子,还能够让她看起来不那么可悲。

淡淡的撒下这句话,许云安没有理会秘书是否听懂,径直的走进办公室。

想了想,她还落了锁。

秘书呆呆的望着那扇紧锁的门许久,犹豫了好久,这才小跑着跑向了顾南瑾的办公室。

“总……总裁。”

顾南瑾正一脸满足的瘫坐在办公椅上,大掌摁着身下一个女人的脑袋,发出了让人忍不住含羞得啧啧声。

鹰眸瞥到有人来,男人也没有任何的着急,动作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饰,这才将身下承欢的女人给踹了出去。

“滚。”

不愿意多说一个字,顾南瑾便不再多看一眼。

那个美女有些悻悻的遮掩着身上的春光,似乎是将秘书当做了破坏她好事的罪魁祸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用衣服遮掩着自己跑了出去。

秘书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总裁未免也……太奔放了吧?

那边,男人早就恢复了平日里面衣冠楚楚的模样,眯眸问道:“怎么了?”

“总裁,副总那边……又有人给她回电邮了。”

顾南瑾平日里面的桀等和漠然此时此刻都喂了鬼,脸色铁青的可怕,“你知道是谁了?”

“不知道。”秘书刚摇了摇头,只见一个重金属笔筒就饱含怒气的砸了过来。

她急忙仓惶的躲避,看着笔简砸在了瓷砖上,心悸的差点昏死过去。

“总裁,我……我也想知道啊!”她急忙解释,“但是副总的电脑都是加密的,我能够将软件安插到她的电脑上已经很不容易了。”

……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