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喜

作者: 笑褒姒|发布时间:2018-11-03 20:15 |字数:1945

晚,秦家别墅的婚宴上觥筹交错,灯光明亮。

明明是大喜的日子,但这一场婚礼却办的分外诡异,有不少人面带嘲讽的窃窃私语。

“嘿,看来这秦家大少真是个傻子,否则这结婚的日子,怎么都不让大少爷出席啊?就让新娘子自己走一圈,啧啧。”

“秦家大少是个傻子,咱们圈里早都知道了,但你知道这新娘子是什么人吗?是温家的人!就是当初那个女人的亲妹妹,你看秦家这事儿整的,真有意思!”

像是耍猴一样走了一圈的新娘子局促的捏着裙角,抬头看了一眼众人又飞快的垂下了头,她不敢再看,她觉得每个人的视线好似都是嘲讽而又锐利似得,要将她这一层遮羞布剥开一样。

满堂宾客没一个正眼看她,连她的公婆也都在一边应付客人,仿佛将她晾在一边儿似得,倒是旁边的保姆走过来,低声说道:“大少奶奶,我送您上楼。”

温笑如手心都是汗,闻言立刻跟保姆往上走。

秦家别墅共三层,一楼是待客大厅和保姆、客人的房间,二楼是主人家卧室。

“大少奶奶,您这边走。”保姆将温笑如引到二楼的一间卧室前,笑着说道:“您进去吧,大少爷在里面等您呢。”

临走前,保姆还回过头来,意味不明的说道:“二少爷的卧室就在大少爷的卧室旁边,您可别走错了。”

温笑如僵硬地笑着,等保姆走了,她才小心的拉开卧室的门走进去。

卧室里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

温笑如有些僵硬,心跳很快——听说,秦家的大公子秦风是个傻子,也不知道这傻子……

“啊!”

暗处突然伸出一只手,直接将她整个人都给抱了起来,动作霸道且带着一股凶厉,只一下,温笑如就察觉出不对劲了。

“秦峫?”温笑如惊呼着:“怎么是你?你,你放开我——啊!”

她刚才没在婚宴大厅见到秦峫,还以为秦峫不来了呢,没想到秦峫居然在楼上等着她!

“不是我,还能是谁?”低笑和皮带被解开的动静在耳边炸响,男人的冷笑混着几丝寒意:“难道还能是那个傻子吗?呵,趁我不在,你竟然敢就这么嫁进秦家,你以为你进了秦家,我就不敢动你了?”

“秦峫,你,你不能这么对我,我现在是你——啊!”

“是我什么?”身后的男人笑的越发温柔了,一只手轻轻地绕着她的发丝,力道却像是要将她撕碎一样:“大、嫂、吗?”

一声呜咽,温笑如浑身娇嫩的皮肤都开始泛粉,男人刻意要羞辱她,直接将她摁在窗上:“大嫂,怎么不说话了?”

冰凉的玻璃贴在脸上,温笑如被逼得双手抓着窗帘,恨不得自己就这么死过去。

“大嫂?”

但秦峫似乎觉得这称呼格外有趣,他带着些嘲讽的沙哑声线从身后传过来,他听着她的痛呼,在她耳畔低笑:“你说,那个傻子如果看到你这样,还会不会傻笑了?”

温笑如浑身都在抖,她颤着声,终于在他的短暂停歇里找到了机会:“秦峫,你快放开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秦家的大少奶奶了,被别人发现我们就——啊!”

“拿秦家来压我?”秦峫冷笑着,掰着她的脸,一字一顿:“我的好大嫂,我是无所谓,反正睡大嫂这件事我不是头一次干,你猜猜咱们两个谁的后果、比、较、惨?”

二楼的卧室里,靡靡之音不绝于耳,女人小声的呜咽几乎被淹没。

一阵发泄之后,温笑如被丢到了桌子上,她从桌子上一路滚到地毯上,期间她闷哼一声,不敢动作。

方才还浅笑的男人此时骤然变了脸,冷冷的丢出了一个字:“滚。”

温笑如停都不敢停,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裹上了被撕碎的婚纱,但她前脚冲到门口,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怯怯的回头看了一眼秦峫。

身高足有一米九的挺拔男子似乎完全没察觉到她的视线,只是慵懒的靠在床边,像是一个优雅的贵公子——虽然他将温笑如折腾的要死要活,但是实际上,他也只是简单地解开了皮带而已,现在皮带一扣上,整个人就如同一只餍足的豹子,连一抹眼角都不屑于分给她。

她咬着牙,一出卧室,却正撞上门口守着的那个保姆。

是把她送进卧室的保姆。

只一眼,温笑如顿时浑身发抖,站在门口动都不会动了。

反倒是那个保姆,上下打量了温笑如一眼,像是没看见她此刻的破碎模样,指着旁边的门说:“您走错了,这边才是大少爷的卧室。”

温笑如如坠冰窟。

“您怎么了?”见她不动,保姆笑着拉了她一把,明明是一张憨厚脸,但眼角的褶皱满是精明算计,将温笑如拽到隔壁的卧室门口,笑着将她推了进去:“大少爷晚上睡觉尿床,您多伺候着些。”

被推进另一个陌生的卧室,温笑如眼睁睁看着那个保姆将门关上,她浑身一抖,差一点儿就这么坐到地上。

秦家,秦峫,秦风……

温笑如痛苦地闭上眼,失魂落魄的往卧室的床上走。

卧室里一片昏暗,但窗帘没拉,有薄凉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躺在床上的男人安静的像是个孩子,只不过唇边挂着些许口水,她走上前,帮着秦风擦掉了口水。

温笑如怔怔的站在床边看着,秦风和几年前比起来没什么变化,她只要一闭眼,似乎就能看见秦风笑起来的样子。

秦风,秦峫的哥哥。

她看了片刻,嘴唇怯懦了一下,无声的叹息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抽回手,虽然他是个傻子,但是她也不想这么对秦风。

因为她和秦峫是……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她是不可能嫁进秦家来的。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