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 麦九|发布时间:2018-08-03 17:04 |字数:1957

2013年,一条新闻震惊了小小的温陵城。

本地知名企业家聂源失踪十年的女儿聂梓煊找到了。聂梓煊失踪时只有八岁,据传言,她是被拐走的。而当年带走她的是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名叫叶亭远。

富商找到失踪十年的女儿,本来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可奇怪的是,叶亭远被抓,聂梓煊做笔录时称自己并不是被拐的,而是无法忍受父亲的家暴,求叶亭远带她离开的。

一时间,聂源陷入了“家暴门”。而在此之前,聂源作为一名经常出现在本地电视荧幕上,并和各种领导开会合影的企业家,在温陵的形象一直很好,热心慈善,为人诚恳。女儿的笔录无疑给他带来了不少非议和流言。很多人传言,孩子是不会骗人的,估计聂源本就是这样的人。

“聂梓煊失联事件”持续发酵,而关于聂源的传言更是满天飞,不仅丰富了市井小民的茶余饭后,还有很多人等着看聂源的笑话。

而今天,叶亭远拐卖儿童案正式开庭。

由于当年的两位当事人都是未成年人,所以法庭并没有进行公审。但因为事情影响巨大,旁听席上还是有几家当地媒体的。

聂梓煊坐在聂源旁边,她已经十八岁了,是个很俏丽的女孩。她穿着一条简单大方的蓝格子连衣裙,身材修长,面容白净,长相甚是秀美。她很好地遗传了聂源的好相貌。

聂源作为成功人士,和他的财富一起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相貌——高大英俊,丰神俊逸,每次他和大腹便便的领导站在一起,总是让人眼前一亮。

流言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一身正装的聂源很沉稳地坐在女儿旁边,不时地低头和她说几句话,看起来像是很疼爱女儿的慈父形象。

和聂源相比,聂梓煊的精神并不好,水亮的眼睛有些红肿,神色也有些许不安和焦虑,不时地抬头看一眼门口——犯罪嫌疑人叶亭远还没被带上来。

“别怕。”聂源轻声安慰她。

聂梓煊没有说话,仍紧张地看着门口。

来了,叶亭远被法警带上来了!

他被剃了个平头,穿着橘色的马甲囚服,如今已是个二十六岁的青年。

和大家想象的猥琐形象不同,叶亭远看起来是个很精神,甚至是非常俊朗的青年。皮肤是健康的蜜色,五官分明,有如墨的眼和英挺的眉。特别是眼睛很黑,很明亮,用灿若星辰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就是他的腿脚估计有点毛病,走路有点拖,有种高低不平的感觉。

记者拥上来拍照,都不由得皱眉,原来还是个腿脚不好的。

叶亭远一被带进来,眼睛就往前面一排的座位上看,好像是在找谁。直到他看到聂梓煊。

聂梓煊也猛地站起来,直直地看着他,手紧紧攥着裙子,眼里有泪花在闪动。

“坐下来。”聂源低声说。

聂梓煊好像没听到,看着叶亭远被法警带着从面前走过,看他回头看自己。直到他被带到被告席上,而她被聂源拉了一下,才缓缓坐下。但她还是看着叶亭远,眼圈红了,喉咙动了动,看得出来情绪很激动。

聂源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靠在她的耳边又说了句什么,似乎在安慰她。

庭审开始了。

法官按照流程进行审讯,不过两位当事人似乎都有点心不在焉。

叶亭远话不多,法官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简明扼要,视线没有离开过聂梓煊,甚至还对着她浅浅地笑了一下。

聂梓煊的眼睛通红,也艰难地勾起嘴角对着他笑了一下,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这里仿佛不是庭审现场,四周没有法官、媒体、聂源,只有他们两个人。

直到聂梓煊走上证人席。

被告席和证人席只隔着短短的距离,却有着天差地别。一个是犯罪嫌疑人,另一个是证人。

律师开始问:“根据4月18日叶亭远被捕时你在警察局做的笔录,你说2003年6月25日自己不是被拐卖了,而是求着他带你离开的?”

聂梓煊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愣愣地看着叶亭远,叶亭远也看着她。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一定会发现,叶亭远看聂梓煊的眼神很温柔,很包容,而聂梓煊看叶亭远,也绝不是看一个拐卖犯的眼神。

聂梓煊看着他,张了张口,无声地说了句什么,似乎是“哥哥”两个字。她又看了聂源一眼,垂着双眸,终于开口,颤声说:“不,不是。是我,我说谎了。”

全场喧哗起来,各家媒体精神一振,聂梓煊竟然当庭翻供了!

包括在场的公职人员都愣住了,叶亭远也瞪大眼睛,眼里全是不敢置信。

只有律师还在继续问:“说谎?你为什么要说谎?”

“是叶……叶亭远教我这样说的。他说要是哪天被发现,如果我这样说,他就不用坐牢了。而且我很生气,这十年以来我每天都在等着爸爸来救我,可等了十年他才找到我。那天看到爸爸时,我心里特别怨他,恨他为什么不早点找到我,所以我就说谎了……”

这次聂梓煊说话流利多了,低着头,像背稿子一般说出来。

坐在席下一直很沉稳的聂源听到女儿的话,眼神中也有些愧疚和悲痛。

“那你这是承认当年是被拐走的了?”

“是的。”

律师还在问,两人一问一答,就像拿了台本,早就对好了台词,聂梓煊也没再看叶亭远一眼。

叶亭远的脸色有些发白,但是仍看着她。奇怪的是,他望着她的眼神依旧很温柔。

“你在被拐之前,认识叶亭远吗?”

“认识,他是我妈妈的学生。”

“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这次聂梓煊抬起头来,她看着叶亭远,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落下来,颤声说:“十年前,在鹿安中学……”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