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叫苏沉来

作者: 两味酒|发布时间:2018-05-21 14:12 |字数:2204

易向暖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打断自己的回想,“既然如此,这个戒指根本就没有必要了,还省得你花费一笔。”

反正,他已经不在乎她,这个戒指的存在只会一次又一次冷冰冰的去提醒她这个残忍的事实。

“这点钱我压根不放在眼里。”苏沉嘲弄地一勾唇,“你也不要多想,我给你这些并不是因为什么,而是我苏沉的婚礼,必须要最好的。开车——”

说罢,他就不再看她。

是啊,是因为他是苏沉,而不是因为他爱她。易向暖对于他们之间从前的幻想尽数留在他最后的一声吩咐里,他做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那一天的最后,苏沉没有送她走,直接把她塞进了仪庭酒店的二十二楼套房里。有人会看着她,她无法下楼,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站在落地窗前眺望全市的景象。

这些天来,她没有见过苏沉一面。

易向暖换好婚纱出来,刚才那两个年轻的小姑娘已经不见了,代替的是另外两个人,负责她的妆发。她没有问那两个女孩子去了哪里,但是大概也能猜到,她们说的虽然是她,波及的却是苏沉的面子。井妍身为苏沉的贴身助理,如果连处理这点事情的脑子都没有那她就不用混了。

易向暖在心底为那两个女孩子默哀,井妍走过来帮她整理着身后的拉链和裙摆,“好了,易小姐,请坐吧。”

“谢谢。”

井妍咧了一个标准笑容,示意化妆师可以开始了。

镜子里的女人肤白胜雪,轻描过脂粉和黛眉,一张天生就姣好的面容根本无须过多的修饰。易向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嫁给苏沉几乎是她从小以来的愿望,如今得偿所愿,她为什么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呢?

早上九点,苏沉的车队准时出现在酒店楼下。

易向暖在房间里不安地等待着,视线一直紧锁在房间大门的方向,应该要不了两分钟,苏沉就会从这扇大门后而来走向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井妍忽然在这个时候接了一个电话,表情在一刹那之间变得非常难看,咬着唇悄悄看了一眼易向暖,随后道:“好的,我知道了,苏先生。”

她挂掉电话,面容有些为难。

易向暖不明所以,“发生什么事了?”

井妍抬眼看她,尽力把话说轻,“苏先生说,他可能没有办法上来接您下楼,让您自己下去。”

她一直注意着易向暖的表情,按道理来说新娘子出嫁的这一天,都该是新郎亲自将她抱进花车里,可是苏沉非但不抱,还要让易向暖自己下楼,不管今天换做是谁心里都会很难接受吧?

易向暖怔了一瞬,脸上的表情一直淡淡的,等到自己默默把这件事消化掉才“哦”了一声,艰难的提着婚纱裙摆站起身,“那走吧。”

井妍差一点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回过神她都已经走到门外了。她挥了挥手,示意两个化妆师跟上,自己也急急忙忙追了上去。

仪庭是全市排得上名的星级酒店,二十二层是他们的VIP套房,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迎亲的车队在大堂门前一字排开已经是很大的阵仗,易向暖穿着婚纱作为主角独自从二十二层下来,身边没有新郎的陪伴,更好的吸引了来往人的注意。他们虽然没有像早上那两个人一样把心里话议论出来,但估计也都是在嘲笑她的。易向暖目不斜视,直接走向车队为首的那一辆,司机站在门前已经为她打开了车门,里面却没有苏沉的影子。

易向暖站在外面看了一会儿,井妍正想要找个借口解释,却被她打断,“你不用说什么,我都明白。”

这大概就是苏沉所谓的折磨开端吧。

全市都知道易向暖要嫁给苏沉的消息,可是到了婚礼的这一天,苏沉作为新郎却并没有出现,他是活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没有人敢说他的不是,却能把易向暖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不过是个徒挂苏太太名讳的人,苏沉根本就不放她在眼里。

易向暖的唇边漾了一丝苦笑,正要钻身进车门,却忽然听到一旁有人大喊:“等等!”

她循声望去,发现离车队不远停了一辆宝马X6,季千慕打开车门,径直就向着易向暖过来。

“千慕?”

易向暖奇怪于他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出狱以后的她身无分文,再加上那五年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让她根本没记起来要买手机这回事。所以当时苏沉带走她的时候,她也没有来得及通知季千慕一声,此时在这里看到他,心里忽觉一暖。

季千慕看着她,心里不禁涌上一阵心疼。他得知易向暖被苏沉带走的时候整个人都快急疯了,他打听了以后得知的却是他们要结婚的消息。他原本以为是苏沉忘不掉她,所以情愿守在这里多日,想要默默跟着车队送她出嫁。天知道他当她看到易向暖一个人从酒店下来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都像被人挖空了,偏偏那个人还丝毫不在意她。

所有人都知道易向暖如今要嫁给苏沉为妻,碍于她现在的身份,井妍直接拦在他们中间,“原来是季氏集团的公子。不好意思,今天是苏先生和苏太太大喜的日子,宾客们都等着呢,如果季先生有什么话想要和苏太太说,还劳请等行礼结束以后。”

一句苏太太,悄无声息地拉开了易向暖和季千慕之间的距离。她眼神示意司机赶紧上车,自己也悄悄在身后推着易向暖的身体。

季千慕被那声苏太太震惊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他也顾不得什么避嫌,直接伸手大力将车门关上后一把扯过易向暖,皱眉道:“你也说了是苏沉和向暖的婚礼,他这个新郎,迎亲的时候不出面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些?”

车队里的司机们看着这个场面哑口无言,默默在心底里怀疑是不是遇上抢婚的了……

易向暖的胳膊被季千慕抓在手里,井妍也被他拦在身前。她知道,季千慕是觉得苏沉这么对她看不过去,所以想要帮她讨个公道。可是他们现在僵持在这里,给人家看热闹不说,损伤的不止苏沉的面子,还有季家的名声。她悄悄拽了一下他的衣袖,低声道:“我没事,你走吧。”

“什么叫没事?苏沉既然要娶你,就该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但是他现在丢你一个人在这里算什么?”季千慕替她不平,回头又对着井妍一字一句说:“叫苏沉来。”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