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遇

作者: 容昕尘|发布时间:2018-04-16 11:49 |字数:2906

顾瑜安近日总觉得顾怿恒很不对劲。

很想问他是不是在学校交女朋友了,不然最近为什么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还总是躲着她,明显做了亏心事的模样。

晚上两人照旧一起吃晚饭,顾瑜安两个月牙眼睛不停的围着顾怿恒打转,像是要在他清瘦修长的身子上戳出一个洞来才满意。

顾怿恒视线落在两人中间的红烧排骨面前,面无表情地说,“姑姑,你要是再看我,今晚就吃不到你一直心心念念的排骨了。”

顾瑜安听到『排骨』两个字立刻条件反射,猛地张开双臂扑在面前的红烧排骨上,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张牙舞爪道,“不许打我老婆的注意!”

顾瑜安的“老婆”多了去了,什么红烧排骨啊,糖醋里脊啊,油炸小龙虾啊……

所以顾瑜安是名副其实的吃货,每天她最开心的事就是和这些老婆进行精神上的沟通以及实际行动上的交往。

顾怿恒嘴角隐约有些笑意,说出来的话却依旧没有任何情绪,“姑姑,我对你的老婆们真的没有任何兴趣。”

顾瑜安瞪他,收回手臂,叼着一块排骨含糊不清道,“明明还是唇红齿白的17岁少年郎,却偏偏一副清高冷艳要死的模样,真是不可爱的小孩。”

顾怿恒依稀听到末句『小孩』两个字,伸进菜里的筷子明显顿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收回筷子,抬眼看着对面的顾瑜安,淡淡地说,“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顾瑜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基本上没动过的饭碗,纳闷道,这小子最近难道减肥?

明明小身材好得人神共愤啊。

等顾瑜安吭哧吭哧的吃完饭,已经将近晚上八点了。

还是顾怿恒去厨房洗碗,顾瑜安舒服地转着呼啦圈,做着饭后运动。

边哼着歌,顾瑜安眼睛边不停地四处乱转,忽然发现客厅红木沙发后的小角落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她立刻放下呼啦圈,开心地跑到那个角落里,蹲下身子,纤细的手指努力地伸进那个脏兮兮的角落里,想要拿出那个貌似是小水枪的玩具。

如果顾瑜安记得没错的话,这个手枪还是小时候顾怿恒小盆友5岁的时候她一时心血来潮买来送给他的,当时小阿恒宝贝的不得了,整天捧在手心里,任何人都拿不走。

顾瑜安就这么一直保持蹲着下半身的姿势十几分钟,等到她拿出那个小水枪的时候,腿已经几乎快没了知觉。

顾瑜安吹吹小手枪上的灰尘,慢慢地站起身,走到洗手间里洗赶紧小水枪,乐滋滋地打着算盘,用这个应该能换到下一餐的老婆之一吧。

给小手枪装上水之后,顾瑜安立刻兴冲冲地跑到厨房里,开心地笑,“阿恒阿恒,看我给你找到什么好宝贝了!”

顾怿恒洗碗的手顿住,冲干净手里的泡沫后转身,清俊的眉眼在吊灯下显得异样温柔。

大概是刚才蹲的时间太长,一时没注意,脚下像是打滑一样控制不住地往前趔趄,顾瑜安手舞足蹈地哇哇乱,幸好顾怿恒及时接住了她。

十七岁的少年正是急速长身体的时候,顾瑜安才不过比顾怿恒高出几厘米的距离。

顾瑜安一头撞进顾怿恒胸前的白T恤,疼得她龇牙咧嘴,她揉揉额头,从顾怿恒胸前退出,委屈道,“好硬的胸器!”

顾怿恒松开她的手臂,修长干净的手抚上她的额头,仔细的看了看,确定无碍后,表情无奈地说,“我只是站在这里姑姑你都能撞到我,你才是凶器吧?”

顾瑜安挥了挥手里的拳头,眯着眼,“不许和长辈顶嘴!”

顾怿恒看到某人明明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样却硬是要拿出家长的气势,心里觉得好笑,脸上依旧是不动声色的淡然,他默默地看了一眼顾瑜安,继续转过身洗碗。

顾瑜安见到冷艳矜贵的小侄子不鸟他,不淡定了,忽然她低头看到手里拿着的小水枪,乐了,上来就对着顾怿恒的背后一阵乱喷。

顾怿恒冷不丁地被顾瑜安偷袭,背部蓦地僵硬。

白色T恤被水浸湿,冰凉的贴在他的背部,刻画出完美的线条。

顾瑜安见他只是站着不动,没有任何反应,好奇地从他背后伸出毛茸茸的小脑袋,靠近他清俊的侧脸,小心翼翼道,“啊咧,不会是生气了吧?”

顾怿恒垂下凤眸,似乎在想着什么。顾瑜安的呼吸贴着他的面颊,右脸的温度陡然升高。

如果此刻转头,是很容易,吻上她的……吧?还真是一点防范意识也没有呢。

顾怿恒从水里抬起手臂,用潮湿的手指隔开他和顾瑜安的距离,默默地松了口气,然后转头,不可思议道,“姑姑,你幼不幼稚?这个游戏我7岁就不玩了。”

顾瑜安拿着水枪,成呆滞状。

我7岁就不玩了,7岁就不玩了,7岁,7,岁……

这货绝对是打击她来的吧!

顾瑜安不开心了,水枪往他身上一扔,嚷嚷道,“顾怿恒我告诉你我生气了!不许和我说话!”说完秀气的小脸一皱,瞪了他一眼,哼哼着冲出了厨房。

顾怿恒手忙脚乱的接住水枪,怔了怔。

她怎么会看到这个的?

蓝黄色相见的小水枪已经有了一定年代的模样,有些部位褪了色,甚至有了划痕,不过不影响它作为玩具的功能。

这个小水枪是顾瑜安送给他的第一件东西,曾经一度被他爱若珍宝,小心翼翼的珍藏。

那么,后来又是怎么被他丢弃如草芥呢?

顾怿恒悠长的视线穿过厨房,静静地落在客厅里正在转着呼啦圈的可爱女生,目光专注且澄澈。

那些被岁月打磨,深埋已久的记忆就这样坐着时光机呼啸而来,猝不及防。

****************

昏倒在路边的顾怿恒被顾家偶然救醒之后,本来一直准备丁克的顾业澜忽然说要收养顾怿恒,顾瑜安的嫂子叶暖自然是极力反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进家门,还要做她的孩子。

为了这件事情,新婚不久的叶暖和顾业澜冷战了很长时间。

某日在决定小小的顾怿恒去留的问题的时候,顾业澜再一次和叶暖吵了起来。

顾瑜安则躲在浴室里帮着顾怿恒乐滋滋地洗着澡。

虽然说顾怿恒当时才只有5岁,可是已经很怕羞了,懂得遮掩。

坐在水里的顾怿恒头发柔软湿润不说,肌肤也莹白如玉,一副乖巧的样子让尾大不掉的顾瑜安就是想忍不住摸摸他,亲亲他,逗他说话。可是小美男却是贞洁得很,任凭顾瑜安怎么调戏就是不肯松开一直护着下身小鸟儿的手,只是拿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看得顾瑜安心里痒痒。

帮顾怿恒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顾瑜安怕两个吵架的家长吓到小孩子,就体贴地弯腰伸出手,紧紧地牵着顾怿恒。顾怿恒一声不吭地拽着她,和她一起走到了客厅。

顾怿恒就站在客厅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两人,不言不语。客厅上的吊灯彩光打下来,一层阴影落在顾怿恒的脸上,闪着落寞的光泽。

叶暖忽然就心软了,想着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就算面容再怎么像她男人的初恋,也无论如何都是无辜的。

后来,不知道顾业澜是怎么成功劝说叶暖的,叶暖终于接受了顾怿恒作为她孩子的事实。

顾怿恒知道叶暖虽然表面因为顾业澜的关系对他和蔼可亲,但却从在心里一直不待见他。

所以一直努力当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不惹是生非,不打架滋事。

当他在学校里被高年级欺负着要保护费的时候,默默地承受着那些不良学生的拳打脚踢。

因为知道自己一旦动手反击,错的永远都是他。

不想再给想要保护他的人添任何麻烦了。

幸好那段日子里叶暖和顾业澜因公事出差,家里只剩下顾瑜安还有保姆。

顾怿恒对于自己的伤小心翼翼地掩饰得很好,即使偶然被顾瑜安发现也能敷衍着过去。

次数多了,后来顾瑜安终于觉得蹊跷,她试探着提出要放学等他一起走,被顾怿恒拒绝了,顾瑜安没有再坚持。

最后一次挨打是在学校后面的假山后面,领头的高个子少年刚在他身上凶狠地踹出一脚,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消息赶来的几名保安给逮住了。

顾怿恒撑着左手,缓缓从地面上坐起,一抬头,就看见了一直站在假山后面的顾瑜安,静静地看着他,眼神温柔怜惜。

还真是巧啊,最狼狈的样子被她撞见。

那么,接下来呢,是不是该是永无止尽的同情还有高高在上的施舍?

顾怿恒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和离他不远处的顾瑜安对视。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