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濒死重生

作者: 沐沐 |发布时间:2020-09-01 21:16 |字数:2125

“贱人!你竟然敢跟我抢东西!”

陆芷韵的头皮几乎都被扯了下来,但是她仍然死死抓住手中的项链,“这是母亲留给我的遗物,不能给你!”

“我就要你这个!”陆若娇一边扯项链一边用力地推搡陆芷韵,恶狠狠地威胁说,“还不松手的话,我让爸妈把你赶出家门当乞丐!”

“你说谎!”悬崖上的海风冰冷刺骨,陆芷韵想起陆父最近看她的眼神,手脚忍不住发凉。

但是,她嘴上还是倔强道:“爸爸这么疼我,怎么可能为了你把亲生女儿赶出家门呢!?”

陆若娇讥笑,“真是可怜啊,你竟然到现在都不知道真相!”

“什么真相?”陆芷韵胸口一紧。

“我妈妈说了,我可是爸爸的亲生女儿!”陆若娇嘴角扬起恶意满满的笑,咒骂道:“你妈是一个蠢货,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而你就更蠢了,到现在都没看清自己的地位!”

闻言,陆芷韵心头一震。

趁她失神,陆若娇成功抢走了项链。

“不可能的!!”

陆芷韵不敢置信地摇头,脑海中翻涌而出的都是父母恩爱的画面,温馨又甜蜜,与陆若娇口中的真相天差地别。

陆若娇只比她小一个月,如果她真的是爸爸的亲生女儿,那么只能说明陆父婚内出轨,他早就背叛了母亲!

“陆芷韵,你在陆家就是多余的!”陆若娇像是一个胜利者,趾高气昂的将战利品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居高临下地对她宣布道,“而我,陆若娇才是陆家真正的大小姐!不管是项链还是尊贵都只会是我的!”

陆芷韵咬住唇角,看着她一副小人得逞的姿态恶心不己。

想起母亲的委屈和父亲的伪善,她的心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怨怒,“陆若娇,你把它还给我!”

她猛地冲上前,两手用力地掐住陆若娇的脖子,“这是我的东西!!”

“疯子!”

陆若娇脖子被扯痛,抬起脚狠狠踹向陆芷韵。

项链在那一刻忽然断裂,冰蓝色的宝石被抛向空中,在晨光中反射出冰冷而剔透的光,陆芷韵身子踉跄,控制不住身形地往后退。

她的身后是临海的万丈悬崖!

“啊——!”

摔下悬崖时,求生欲令陆芷韵拼尽全力地抓住了崖边的岩石。

看了一眼脚下汹涌翻滚的海浪,陆芷韵只觉得一股寒意直逼头顶,她甚至顾不上与陆若娇的不和而开口求救。

“陆若娇,救我!救我!”

然而,陆若娇却恍若没听到她的呼救一般,颤颤巍巍的后退了几步,”不、不是我!不是我把你推下去的,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不是我!!”

惊恐之下,她转身就跑,也不管陆芷韵是否有生还的机会。

“别走!别走!!”

陆芷韵的哀求成为悬崖上的孤声,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仿佛越来越近,冰冷的海风似乎也要将她娇嫩的皮肤千刀万剐。

她觉得绝望越来越浓,却仍不肯放弃生的希望。

“为什么还要死乞白赖地活着?早点死了早点去找你那个死鬼妈不好吗?”

突然,一个矫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陆芷韵艰难地抬起头,看见了继母陆芳儿。

母亲尸骨未寒,陆父就又娶新妻,嘴上说是娶一个女人照顾她,实际上是迫不及待将小三和私生女带回家!

“救……”

哪怕对方是仇人,陆芷韵都不想放弃继续活下去的念头,但是求救的话还没说完,林芳儿就一脚踩上了她抠在岩石上的手指。

“要怪就怪你妈吧,偏偏立下了遗书!这么大一笔财产,不给丈夫,却给你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你和你妈一样,都该死!”林芳儿面上的冷笑扭曲,脚下用力碾压陆芷韵的手指头,“只有你死了,继承权才能重新落在你爸身上,这样,我们才能拿到属于我们的钱!”

陆芷韵疼的眼泪直流,手指头一点一点脱力。

“杀了我,你们都是杀人犯!”她大声怒吼,憎恨和愤怒令她眼珠子发红,“我不会让给你们的,哪怕是死,我也要从地狱里爬回来撕碎你们!”

“那你来啊!”林芳儿冷笑一声,高高抬起脚,猛地跺下。“就怕你这贱种没这个机会!!!”

“啊——!”

痛意来袭,陆芷韵松开了手,整个人坠下悬崖。

波涛汹涌的海浪像是巨人手中的巨锤砸在她身上,她甚至能够清晰地听见自己体内传来骨折的脆响,五脏六腑仿佛被撞的移位,血腥味充斥了鼻腔。

陆芷韵的身子一点点坠入深海。

不甘心!

不甘心啊!!

凭什么陆若娇和卢芳儿她们能够好好活着,她却只能在这种地方孤零零地死去?

——她不想死!

只要一想到自己死后,陆芳儿和陆若娇那对母女就能够如愿以偿地得到妈妈留下的遗产,陆芷韵就恨不得将她们都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她不想死,不能死!

她决不能让那对母女奸计得逞!

但是,不会游泳的她哪怕再不甘心,也无法抗衡大自然的力量,随着波浪拍打翻滚,陆芷韵痛的几近昏迷。

黑暗之中,冰寒刺骨,模糊的视线之中,一个莹白色的光突然出现,她的视线无意识地追逐着那道光,却看到对方幽深如夜的瞳孔……

光亮向她靠近,越来越近……

这是……妈妈安排来拯救她的……天使吗?

……

三年后。

“叩叩叩——!”

“白小姐,起床的时间到了。”

陆芷韵从梦中醒来,目光无神地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才渐渐回过神来。

从松软的大床上爬起来,她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日历。

三年了,回想起当时摔下悬崖坠入深海,她仍然能够感受到当时濒死的恐惧。

如果不是秦爷,她早就死了。

陆芷韵想对付陆芳儿等人,但也知道自己势单力薄,回去只是以卵击石,所以这三年来她尽一切可能令自己变得强大。

如今,还有一个月就是她的二十五岁生日了,当年妈妈的遗嘱规定,当她满二十五岁时才可获得全部遗产。

所以,现在是她启程的时候了。

陆芷韵留下一封信,交给了保姆让其转交给秦爷后,便拖着小行李箱离开住了三年的别墅。

三年了。

是时候查清母亲死亡的真相,顺便将属于她的一点一点……都要回来!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