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 狐尼克|发布时间:2020-08-19 11:28 |字数:2206

“粟小姐,这个忙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无力,你大哥发生那件事以后,粟氏的股票连续跌停,到现在,还有一堆烂尾工程没有着落,你让我怎么把这笔钱贷给你?”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栗颖贷款碰壁了,自从粟氏集团陷入危机后,墙倒众人推一般,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给他们。

她今天来的时候,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但却依旧想努力争取。

“李行长,这只是暂时的,粟家根基还在,只要你肯贷款给我,不出三年,粟氏绝对可以恢复到以前。”

李行长叹了口气,“但是粟氏现在的情况,银行根本不认为你们有偿还能力。”

“就算公司不行,我父亲名下的房产难道还不能抵?”

“粟小姐,恐怕你还不知道,你大哥出事之后,你父亲已经从我这儿将房产抵押了,不到三个月,粟氏的营业额缩水了三分之一,如果不是我一直压着,银行早就派人去找粟先生了。”

李行长离开之后,栗颖坐在原地发呆。

桌上手机突然响起,栗颖回过神,摁了接听,“太太,顾总这边有个聚会,让您过来一趟。辰哥喝醉了,我们几个都喝了酒,不能开车,你过来接他一下吧。”

栗颖愣了一下,这还是顾奕辰第一次带她出席聚会,她想到待会儿跟XX行长的约定,犹豫了一下,“我晚一会儿过去行吗,这边还有些事情……”

“顾总说,你随意。”

栗颖抿起唇,好一会儿才道,“地址在哪儿?”

“天上人间,”对方顿了一下,“顾总说,让您待会儿穿裙子过来,打扮漂亮点。”

零下好几度,穿着裙子,栗颖露出一丝苦笑,却还是回家精心打扮了一番,换上一身红色长裙,顶着大雪,开车去了天上人间。

赶到的时候,栗颖的脸色已经有点发青,进门的时候,服务员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粟欢脸色未变,直到进了电梯,才哆嗦的从包里拿出镜子补妆。

进门前,她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衣裙,确定自己仪态端正后,才微扬下巴,推开了门。

门开的一瞬间,一股呛人的烟酒味扑面而来,栗颖下意识的皱紧眉,昏暗的包厢,什么都还没看得清,就听见一群哄笑声,夹杂着嘲讽传入耳中,“顾少,她还真穿着裙子来了。”

坐在沙发中央的男子,左拥右抱,英俊的脸上,神色慵懒,闻言吐出一个眼圈,漫不经心道,“刚才谁说输了跳脱衣舞的,自觉点。”

栗颖像是被人从头顶叫了一盆冰水,脸色瞬间泛白。

沙发上面容英俊的男子,就像是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一样,扭头冲着旁边身材火辣的女郎重重的亲了一口。

栗颖手指发颤,她压抑着情绪,哑声道,“顾奕辰,你太过分了。”

“过分吗?”

顾奕辰松开旁边的女人,起身缓缓走到她跟前,唇角一勾,笑得轻浮又冷漠,“我又不是第一天这么对你,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他说着,突然凑近她的耳边,微笑着说着恶毒的话,“”

耳边回响着出门前,父亲的话,他说,“烟儿,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么说你还在期待什么呢?顾太太?”

顾太太三个字,像是巨大的讽刺,将栗颖浑身剥光,周围意外的眼神,夹杂着好奇跟嘲讽,都让此刻的她无所遁形,她攥紧手指,努力控制着兴趣,不让自己表现出丝毫狼狈,轻声说了句,“我还有事。”

就离开了现场。

顾奕辰漫不经心的盯着她的背影,转过身对着那些女人,又展出轻佻的笑。

从包厢出来,栗颖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这样的戏码,几乎每个月都要上演,唯一变化的,就是顾奕辰每月身边不重样儿的女伴,整整三年,她以为她已经习惯了,今天却脆弱的想哭。

她在外面呆了很久,直到情绪彻底平复之后,才开车回了粟家。

一进门,就瞧见,她父亲正拿着报纸发呆,见她回来,眼中多出一丝希冀,低声问道,“烟儿,谈得怎么样?”

栗颖摇了摇头,“李行长只是说尽力,我觉得希望渺茫。”

粟珩的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他拿起茶杯,润了润干裂的嘴唇,沉默了许久,才略微沙哑的说,“烟儿,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么说,我们两家都是亲家——”

“父亲!”

栗颖抬高声音打断他的话,“我是不可能去求他帮忙的。”

她说完,整个客厅都沉默了,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

“现在除了顾家,还有谁会帮我们, 栗颖,你身为粟家长女,就这么自私自利,你小时候,你爸爸是怎么对你的,现在,他为了粟氏焦头烂额,你还在顾念你的小家,是不是非得等粟氏破产,你才满意!”

“你闭嘴!”

栗颖脸色难看,眼神阴冷的盯着从楼上来的中年女人,“何彩姗,你少在这里挑拨是非!”

何彩姗红了眼眶,泫然欲泣道,“老粟,我可都是为了咱们粟家,现在这种情况,你也看见了,除了顾家,没有人能帮咱们,说动奕辰对 栗颖来说,那是分分钟的事儿,怎么就成了我挑拨是非,要不是当年——”

“够了!”

粟珩打断她们的话,拧着眉深吸一口气,扭头对 栗颖道,“烟儿,算爸爸求你了,粟家决不能毁在我手上。”

栗颖呼吸一滞,脸上血色褪去大半儿,她站在原地许久都没说话。

什么时候回家的,她不知道,等她意识清醒的时候,人已经在卧室坐着了。

房间里干干净净,就连家具都泛着崭新的光泽,衣柜里她的衣服码放得整齐。

而另一边,空荡荡的,只挂了两件换洗的衣物。

她茫然的发现,这个家,几乎寻不到他一丝的痕迹。

整整三年,她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可是今天她却脆弱的想哭。

楼下房门突然响了一下, 栗颖怔了怔,连忙擦干眼角跑了出去。

顾奕辰正在楼下换鞋,听见她的脚步头都没有抬。

栗颖却有些无措,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淡色的唇瓣轻轻动了动,低声问,“你怎么回来了?”

她心里带着那么点儿希冀,格外地小心翼翼。

“今天周五。”

顾奕辰走过来,眼里带着嘲讽,一句话让 栗颖白了脸。

对啊,她差点忘了,若非周五例行公事,他怎么会回来呢。

栗颖艰难的扯了扯唇角,拿起外套,就要出去。

“你去哪儿?”

顾奕辰看见她的动作,微微蹙了蹙眉。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