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生无精症

作者: 囧囧妖|发布时间:2020-08-17 00:34 |字数:2053

“本台报道,霍家继承人霍南庭争夺家产失败,被霍家私生子赶出了霍家大门……”

劲爆的新闻顿时轰动全城。

景瑶在得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回到了上京城,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看这个骄傲的男人是怎么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顺便嘲讽嘲讽他……

车子停在霍南庭助理家门口。

景瑶拎着包踩着恨天高,穿着相当时尚的红色长裙下车,毕竟她带着和五年前不一样的心情。

刚买完东西的助理小马正准备回家,就看到景瑶站在他家门门,他激动张嘴想说“你终于回来了”,却因为害怕而不敢说出声。

“霍南庭在这里吗?”景瑶询问。

“在,在,霍总在里面。”回神的小马赶紧打开庭院的大门。

他家住在上京的郊区,是那种复合式的四合院。

院子里有一颗百年杏树,比景瑶的腰还要粗上两倍,春天到了,杏树的大伞占满了整个院子,杏花随着傍晚的春风飘飘落落,空气里都是甜丝丝的杏花香,叫人身心愉悦。

眼尖的景瑶在杏花树下,一眼就看到了想见的男人。

他慵懒且闲适的躺在靠椅上,修长的手臂枕着脑袋,黑色的衬衫因为凉爽的春日而微微敞开,修长的腿若有若无的晃着,悠闲且自在。

男人的脸还是有些肿,但也没肿成新闻上那样,看来破产并没有改变他什么,还是一样的会享受生活。

“太太。”小马小声的附再她耳边:“霍总失忆了,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是谁,一会儿你别刺激他。”

“失忆?”景瑶皱眉,又很快将情绪收敛下去:“他是怎么失忆的?”

“医生说是被霍家的保镖打的,导致血块压住大脑神经。”小马说完,又扭扭捏捏、欲言又止的看景瑶。

“还有什么事?”景瑶问。

“太太,来这边说。”小马一脸凝重地看着景瑶。

景瑶被小马的样子弄得也有些紧张,她朝着小马走过去,两个人在门口小声嘀咕。

一片杏花飘飘落落,最后落在男人的睫毛上。

男人浓密的睫羽随着杏花的坠落而扇动,他闭上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隙。

在缝隙里,他看到身穿红色长裙的景瑶站在杏花雨里,傍晚的夕阳为女人渡上柔和色的光,霍南庭微微勾起一抹浅笑,又慢慢的阖上眼帘,舒适的沐浴傍晚阳光。

她终于,终于还是回来了。

“你说什么,他只有半年生命?”远处响起景瑶震惊的声音。

女人的心狠狠跳了一下,景瑶无法想象霍南庭会死。

“太太,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这件事,刚开始我也不相信这件事,但医生的检查是真的,我们不信也得信!”小马一脸悲切。

景瑶站在原地,傻站了好一会儿,最后五味陈杂的她朝杏花树下的男人走。

五年前的他耀眼夺目,就像是炙热的太阳让上京城无数少女如飞蛾般前仆后继。

作为上京城最有钱有势的男人,想娶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偏偏他娶的那个人是她。

她甚至有了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的美梦,后来她才知道,他需要一个听话、懂事、漂亮且一无是处的花瓶摆在家里。

而她,身份干净、毫无背景、除了漂亮,一无是处。

他击碎了她的梦,这并没有什么,因为他只是打破了一个少女的怀春梦而已。

她当时并不恨他,甚至还有一丝庆幸他选中的人是她,她觉得做一辈子的花瓶也挺好。

可后来一切都变了,她怀孕了。

她满心欢喜的将消息告诉在外出差的他,可他狠狠的泼了一盆冰水给她。

他说:“他天生无精子,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

所以,她的孩子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笑话,一个让他丢了面子成为笑话的笑话。

那夜,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的人推进了妇产科,若不是她……

想到这里,景瑶心里酸酸的,那股酸意从心脏蔓延到全身各处,导致身体上的每个细胞都在痛。

“你怎么哭了?”躺在靠椅上的男人睁开迷离的眸子,低沉的声音好似从远古而来的呼喊声。

她应该是恨他的,但听到他只有半年的生命,她心里恨像岩浆一样化开,所有的不满都随着岩浆的冲刷而一扫而光。

“没什么,只是不太喜欢杏花的味道。”她解释。

男人半靠在躺椅上,骨节修长的食指朝景瑶伸过去,景瑶下意识的躲避。

他说:“别担心,我只是想擦掉你眼角的泪花,这漂亮的脸蛋,要是哭花就不好看了。”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温柔的像是傍晚天空中那绵软的彩云,连带着将她的整颗心融化。

可现在景瑶不是五年前的景瑶,她就算是在心动,也不会和眼前的男人产生任何瓜葛。

“怎么了?”男人眼底有明显的失落,悬在半空中的手不知是该落下,还是该抬起。

“男女授受不亲。”景瑶拿起身边的皮包,边朝外面走边说:“既然你没事了,那我也就放心了。”

她走的很快,甚至还有几分心虚的感觉。

小马见状赶紧去拦景瑶:“太太。”

景瑶脚步一顿,余光扫着身后的人,她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缺什么以后可以给我打电话。”

小马正准备去接名片,就看见有十多个人带着家伙闯进了家里。

为首的男人长着络腮胡子,手里还拿着长长的铁棍,他将铁棍插进土里,半个身子倚在铁棍上,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子。

“何总说了霍南庭今晚要是再不离开上京,就将霍南庭打出上京!”

小马焦急的看向景瑶:“太太,霍总不能离开上京,你快带他走,这里交给我,我解决完他们就去找你们!”

景瑶上下打量了一下小马,他真的可以用人如其名来形容,为首的男人相当他两个,更别说这里有十五个人。

她和霍南庭要是走,小马不死也残。

即便如此,景瑶还是不确定的问了一句:“你确定要自己留下来?”

小马煞有其事的点头,甚至还带着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太太你放心,我可以自己解决。”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