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回到16岁

作者: 青灯|发布时间:2020-07-08 15:26 |字数:2011

杜芸萱眼前是一片茫然的光影,泛着铁锈的颜色。水底浑浊的气泡如同慢动作似的缓缓升腾上来,吞没了她最后一丝呼吸。

水面上的人们指指点点,鸡蛋烂菜叶丢了一地。

“真是不知廉耻,和林御史做出那种事,嫁过去了以后居然还不安分守己,和小厮勾三搭四,这不,被抓个正着!真是丢死人了,杜家向来忠勇,怎会教出这么不要脸的贱人!”

“是啊,林御史当初一定是被勾引的,不得不才娶了她,可真是倒霉啊。要我说,这种女人能做出一次出格的事儿,日后一定不会消停的!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一次不忠,终生不用!”

“哼,就是!”

……

杜芸萱腰上坠着沉重的石头,一点点朝着河底沉下去。

那些流言蜚语,穿过厚厚的水面,像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

在杜芸萱吐出最后一个气泡后,最终又归于平静。

……

“总算是把她解决了。”杜羽茉看着恢复平静的河面,扬眉笑了笑,转身又是一副娇俏的模样,“林郎,你不知道,我天天看着她住在你房里,睡在你身侧,我的心都快碎了!”

“茉儿,我怎么会让那丑女人住在我房里呢!我的心和身子,全都是你一个人的。”林鸿轩低头,悄悄勾住杜羽茉细腻光滑的手指。

两人相视一笑,河岸百姓的议论纷杂,正是他们刻意引导出来的结果。

杜芸萱深闺里就勾引林鸿轩上了绣塌,林鸿轩不得已出于负责的心态才将她娶过门,可谁知道,下朝之后回到家中,竟然看到杜芸萱这个饥渴的女人在和家仆行那苟且之事!

林鸿轩焦心催肝,怒痛交加,却顶不住事情已经传了出去。毕竟不守妇道的女人就应该浸猪笼!

因此……他才含泪将杜芸萱……顺应民意,浸了猪笼。

水面平静了,事情也该平息了。

一个庶女而已,又有谁会在意呢?不过是……少了一个女人,和一个笑柄而已。

“咳咳咳……”

好难受,好难受。

嗓子好像呛进了水,又嘶哑又疼痛,眼睛也睁不开。

杜芸萱使劲眨了眨眼,终于睁开一丝缝隙。

光从左手边洒进来,温暖和煦地照着,光斑轻轻晃悠,好像不真实一般。

“我不是,死了吗?”杜芸萱用手撑着床板半坐起来,就累得气喘吁吁。

被几个壮汉扒掉外袍,仅仅穿着亵衣绑上石头扔进浑浊的护城河里,那水的腥涩,漫过嘴巴,鼻子,眼睛的绝望,她还依稀记得。

最后看见的视野,还是林鸿轩和杜羽茉,如同璧人一般依偎在河岸的样子。

她冷笑,这一笑却牵扯到得额角一阵疼痛。

“死丫头,还不起来,猪草又不割!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来我们这度假来了!”

猪草?

杜芸萱皱了皱眉,费力看过去。

门口是一个穿着绸子衣裳的妇女,生得小眼大嘴,鼻子上还有一个生毛的黑痣,正拿着一柄扇子慢悠悠扇风,可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跟火炮似的,恨不得将她烙出洞来。

尘封已久的回忆瞬间归为,杜芸萱觉得脑子都惊得清醒了许多。

她翻身下床,扑到妇女面前睁大了眼睛。

“常嬷嬷?是你吗?”

常嬷嬷粗短的眉头扭成了一团,狠狠地用扇子将她打翻在地,“又脏又丑的东西,离我远点。别以为装疯卖傻就能少做活儿。那后院的几头猪啊,若是掉了称,卖不出好价钱,你可仔细着你的贱命!”

说罢,摇着土里土气的芭蕉扇,一步三摇地走远了。

杜芸萱也顾不上这未铺石砖的泥地有多脏,自顾自痴痴笑了起来。

手掌上被常嬷嬷打的那一下可真疼。她慢吞吞地摸着那一道红痕傻笑,疼就对了,这不是梦,她真的回到小时候了!

她爬起来,擦了擦眼角激动的几滴泪水,大概算了算现在的年份。

常嬷嬷叫她去喂猪……猪圈她还记得是月朝十九年那年冬天才喊泥匠塑的。

至于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还是因为这年她刚刚及笄,农庄旁的姑娘及笄都是千娇万宠,卖肉杀鸡办个小酒,让全村的人都晓得。而她也十五岁了,不仅没人问没人管,还给那群泥匠做了大半个月的饭。

想到这里,她迅速掀开衣袖,发现手肘上没有任何擦伤的瘢痕之后,轻轻笑了。

现在的她,已经及笄,还未过十六岁的生日。

还好,还好。

一切都没开始,一切都来得及。

这一次,她再也不会让自己受尽委屈。

杜芸萱体弱多病,从小就是这样。后来长大接回杜府,才渐渐好转。倒不是杜府的生活多好,而是人长大了,抵抗力比起幼年稍稍好一点。

不过比起常人,那是远远不及了。

因此脸色蜡黄,双颊消瘦,手指还生满了老茧和冻疮的疤痕。站在杜羽茉身边,连个丫头也不如。

尽管长大以后想着法子寻医问药,大夫却都说失调已久,想要容颜白嫩,只怕是要静养上许多年。可惜她还没安稳生活几日,就被杜羽茉活活陷害而死。

现在,她能察觉到,自己在发烧。但是在这寄居的农庄里,没人会管她的死活。

杜芸萱对着镜子瞧了半天,拍了拍自己巴掌大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梳顺一头草一样的头发。接着提着比自己还大的篮子,拾起墙根的镰刀,顺着记忆里的小路拐进田边的灌木丛里。

“呦,大小姐起来了?”李秀花瞧见她出来,眯起眼睛笑。

杜芸萱不咸不淡地抬眼,没有做声,绕过她就想过去。

“哎呀,怎么,昨天装病,今天不装了?”见被冷落,李秀花心里不快。

她虽不像常嬷嬷,处处针对杜芸萱。但是常嬷嬷身为杜府的人,都这么对待杜家这个庶女,多多少少也会给这群农户造成一定影响。就比如李秀花,渐渐地也不把杜芸萱当做是杜府寄样在农庄的庶女,而是和那些买来的小仆一样看待。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