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捉奸反被害

作者: 青灯|发布时间:2020-07-08 15:21 |字数:2233

“姐姐近来过得可好?”人未至,声先传来。

那娇滴滴的声音引得回廊里一众女眷都看过来。

杜芸萱抬眼,一个穿着桃红丝绸直裾上搭银白小袄的姑娘笑盈盈朝着杜芸萱走过来,杜芸萱略微低头一瞥,就看见来人脚上那双时新的花样子,都是金线绣的,针脚繁复。

“不说话做什么?难道是姐姐嫁了人了,就拘谨起来了?”杜羽茉脸上露出笑意,却未达眼底,凑近了便在杜芸萱身边坐下,不经意似的拉起她的双手。

杜芸萱心里没来由憋闷,这种宴会就是麻烦。不参加,则是没有合适的借口,参加,又多得是女眷的弯弯道道。

她懒得跟这些眼高于顶的千金大小姐们掰扯。

但是此时众人都在,她微微一笑,唇边漾起两个小小的梨涡,“妹妹可真是容光焕发,美不胜收,我方才都不敢认了,这才没说话。”

梨涡浅浅,眉目弯弯,竟是让那张平凡枯瘦的脸生出一点奇妙的韵味来。

杜羽茉一时间看得愣了,反应过来才展颜笑道,“姐姐这张嘴就会哄人开心。”

杜芸萱忍着不耐,假装惊讶道,“哎呀,妹妹这鞋可是流云楼的新货?”

果不其然,一提到这个,杜羽茉眉梢眼角尽是骄傲,也顾不上奚落杜芸萱了,提起原本就没盖住鞋面的裙角转了一圈,“这可是我爹爹特意给我定制的,花了好几百金呢!据说宫里的几位公主,也没有我这么快穿上。”

周围的贵妇谁不稀罕这些花哨的东西,闻言目光都聚在杜羽茉脚下,让她出了好一阵子风头。

杜芸萱长吁一口气,悄悄靠在柱子上。

这下子,这丫头总不会再来找她的麻烦了吧?

她庶女出身,又嫁得不光彩,私底下其实早就是这些贵女的笑柄了。

“姐姐?”杜羽茉发现杜芸萱在发呆,有些不满道,“姐姐也该花点心思在衣着打扮上了,林大人虽然清贫。这点花销不至于拿不出来吧?”

杜芸萱长得不好看,打扮也朴素得很。脸色灰暗,发丝也不如那些贵女漆黑细腻,别人用起木簪是清新脱俗,她就是妥妥的土包子。

“妹妹说的是……”杜芸萱笑了笑,慢慢站起身,捏着帕子,“只是我今日乏了,就先回去了,失陪。”

走出回廊,踏着白玉台阶,一步一步走下去,出了府,本该停在那里的马车却不见了踪迹。

“夫人……这,怎么会不在呢?我去问问府上管事的。”琢青见状楞了一下,连忙将杜芸萱拉到屋檐下避开太阳,“夫人在这等等,我去问了就来。”

不消一会儿功夫,琢青就跑回来,脸色难看,“他们府上的人说,是我们的人把车夫叫走了……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杜芸萱也皱了皱眉,“罢了,走回去吧。”

……

走了大半个时辰,杜芸萱累得脚底发软,才方到林府。

杜芸萱进门,摘下帷帽,忽然听见从里间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

一声一声的,像是喘息,又好像带着愉悦。

杜芸萱愣在原地,浑身像被雷劈过似的。

她不是养在深闺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姑娘了,出嫁的当天就有教习婆婆来教过所有的一切。她难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这里间隔成两间卧室,平素是她和林鸿轩住的。

要说这里面会有谁……她想不到别的可能。只是鬼使神差一般的,她迈步走了进去。

她多希望这一切只是幻觉,只可惜眼见为实。

床上横陈了两具身躯,被翻红浪,莺啼婉转。

“嗯……谁在外面?”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你们!”杜芸萱嘴唇颤抖着,“你们怎么能做出这种有违礼法的事情来!”

“礼法?我和羽茉真心相爱,怎么就有违礼法了?”男人赤着上身,好整以暇地看着昔日的妻子面白如纸,如临大敌一般立在床前,明明羞愤欲绝,却还坚持留下来讨一个说法。

“姐姐。”杜羽茉非但没有奸情被拆穿的羞耻,媚眼如丝笑道,“都怪你你回来的太早了。我不都吩咐仆从将你的马车收回了么。”

“原来是你!”杜芸萱想到,若不是自己中途离场,只怕此时还蒙在鼓里,“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杜羽茉!你难道不要贞洁么!”

“哈哈哈,姐姐,都说了我和林郎是真心相爱的了,怎么你还说这些没趣的话?”

“可是……他是我的夫君,你们怎能如此不知廉耻!”

“那又怎么了,姐姐,我的好姐姐,你不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嫁给林郎的吧?”

杜芸萱摇着头后退,隐约觉得事情要超过自己的控制,“你……你们不会……”

原来当初。杜羽茉和林鸿轩初尝禁果,却被仆从撞见,传出去杜小姐和林家公子有染。杜家名声扫地,不过很快那些涉事的仆从就被处理掉了。大家只知道是杜家小姐,却不知道是哪位小姐。

林家说白了,也只是科举进的一官半职,家底是杜家看不上的。杜羽茉一个千金大小姐,嫡亲的掌上明珠,哪里可能真的嫁过去?至少在林鸿轩权势加身之前,都是不太可能的。

因此,就安排身为庶女的杜芸萱嫁了过去。

杜芸萱只以为是嫁了个好郎君,至少配她一个庶女,林鸿轩算得上是家境清白,又有一官半职。而且……最近借着她的力和杜家的威风,皇上已经钦定他做了御史大夫。

林鸿轩年纪不大,能够在此时登上朝堂,可谓是前途无量了。

杜芸萱听着,一颗心如坠冰窟。

嫁给这个人这么久,虽然从来不曾行那圆房之事,但是也算是相敬如宾。她以为举案齐眉,原来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说到底,这个男人就不曾喜欢过她一星半点。

说什么尊重她,不急着圆房。

其实是看不上她吧。杜羽茉有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容貌自然不是盖的,此刻喘息微微,侧身披衣躺在床上,脸似海棠,眼若秋水,好不勾人。

“所以,你们就这样毁掉我的清白?”杜芸萱抬起头来,死死盯着林鸿轩,说不清心里的感觉,是愤怒还是难过多一些。

把通奸的帽子扣在她头上,又骗她嫁给了一个根本不会喜欢她的男人。她这一辈子,难道还有什么指望吗?

“姐姐说的是,没有清白的女人,活着是挺痛苦的。”杜羽茉突然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杜芸萱觉得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几个壮汉一拥而上,将杜芸萱死死按在地上。

“姐姐可别怪我,怪就怪你自己投错了胎,做了一个低贱的庶女吧。”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