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给我滚出去

作者: 说好不哭|发布时间:2020-07-06 09:58 |字数:2546

华夏神剑大队基地。

笔直的肃穆廊道,两边翠竹的细长叶片渗着微露。

一个魁梧男子大步迈入办公室,望着里面正在作画的挺拔身影。

宛如一柄绝世神剑,一旦出鞘,必能撕天裂地!

这柄’神剑’正是他们神剑大队的首领,苏墨!

也是他们心目中不折不扣的神!

他急躁的心情在此刻瞬间冷静下来,直到苏墨停下作画,这才轻声汇报。

“将军,您的探家申请通过了。”

闻言,男子握住画笔的手微微抖了一下,随后深吸了口气。

“备车,回家。”

“是!”

……

烈日当空,将老家的砖房照得发亮。

苏墨矗立门前,仔细观察自家老房子的一砖一瓦。

青苔多了,灰尘也厚了。

苏墨并拢的手指刚要落到门上,又闪电般缩回。

他垂下的手掌,逐渐捏紧成拳头。

爸。

妈。

儿子,回来了。

苏墨嘴角的笑容越来越苦,一想到六年前的事让父母蒙受苦难,心就像被刀割一样。

六年前,他只是一个落魄的小镇青年,连上学的钱都是家里亲戚东拼西凑出来的。

那一刻,他就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

凭借一股子不要命的冲劲儿,他做到了,成为公司乃至整个北秋市都有名的金牌业务员,更是几次力挽狂澜拯救公司于水火。

美女总裁陶然欣赏他,视他为知己,直言要提拔他做公司总经理。

消息传回老家,整个苏家弹冠相庆。

可惜,福祸相交,因为和陶然走得太近,被其追求者北秋市三少之一的宋哲秉记恨,于一次酒会给他下药陷害。

他凭借过人的意志强撑回家中,却正巧遇上陶然,干柴遇烈火,结果不言而喻。

事后,宋哲秉以为奸计成功,将他送进了监狱!

这事对于苏家不异于晴天霹雳,父亲当场吐血晕倒,母亲整天以泪洗面,小妹更是被辱骂到退学,乃至父母两边的所有亲戚都被牵连,忍受万人唾骂。

苏墨得知家人遭遇后一度想过自杀,直到狱中挑选人才时,契机出现了。

他被选入国家隐秘组织之中,戴罪立功,经过无数磨难,终成一代传奇。

如今回到日思夜想的家,苏墨以为能平静以待,却不想仅仅是站在门前,心里头的紧张就比第一次上战场还多!

这一切罪魁祸首,是宋哲秉的陷害,让他的思念成为愧疚的发酵品。

他要将宋哲秉抓到父母面前跪好,让当年的真相大白。

吱呀——

门在这时突然开了。

苏墨的心跳顿时漏掉半拍。

探出来的是,一头偏重金属感的金黄头发。

不是爸妈?

苏墨眉头一皱,一张涂抹着烟熏妆的稚嫩脸庞映入眼底,细细辨认之下,他立即认出,是表弟黄小兵。

同时,他被表弟那反射阳光的骷髅耳钉晃得眼花。

这还是从前那个勤奋刻苦,挑灯夜读的表弟吗?

苏墨目光掠过表弟胳膊上的青龙纹身,微微皱眉道:“小兵,你说过长大想当兵,你现在这样……”

“闭嘴吧你!”

认出苏墨的表弟先是一愣,随后脸色越涨越红,大吼道,“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教育我,你这个丢人现眼的劳改犯!”

“我变成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

“因为你,同学,老师拿有色眼镜看我,说我抄袭,说我作弊!”

“你怎么不去死!”

表弟红着眼睛,提起拳头冲向苏墨。

“明明和小花就要结婚了,可他们说我墙奸犯的表弟,悔婚了!”

“都怪你!”

他一拳砸向苏墨左脸,因为用力过猛,脖颈上的青筋都凸现出来。

嘭!

势大力沉的一拳,拳面结实落到苏墨左脸。

一小股鲜血自苏墨嘴角流下。

妖艳的猩红让表弟片刻冷静,他质问苏墨:“你怎么不躲?”

“好受些了吗?”

苏墨露出的笑容,如同春风一般温暖。

“混蛋!”

表弟短暂愣神之后,变得像发怒的狮子,一拳接着一拳砸向苏墨胸口。

苏墨同样没躲,甘愿充当表弟的人肉靶子。

感受着表弟一拳比一拳轻,苏墨看向这个从小崇拜自己的表弟,眼神变得更加柔和。

表弟一心想成为和他一样的人,一直都很努力,爱之深恨之切吧!

只是想不到,六年前的事,竟将表弟连累得如此之深!

表弟的发泄终于停了。

苏墨拍了拍表弟的肩膀,郑重道:“小兵,相信哥,你失去的一切,哥一定给你拿回来!”

坚定的语调,勾起了黄小兵内心深处一直追寻的高大背影。

他刹那失神后,冷哼道:“相信你?我看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说完,他跑开了,流着眼泪跑开的。

望着表弟的背影,苏墨不知不觉握紧拳头。

“小兵!”

这时,从门内走出个中年女子,盯着黄小兵离去的方向叹息。

“这孩子,马上开饭了怎么跑了?”

她准备转身进去,余光却瞟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眼神不怎么好的她,只看了个模模糊糊。

但,仅仅只是个模糊轮廓,却和她魂牵梦绕的影子重合。

她揉着双眼,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然而揉着揉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掉下来。

而此时的苏墨,恍如雷击,整个人都僵住。

他看到了中年女子微微佝偻的身形,看到了那一头灰白粗糙的头发,看到了眼角额头深如沟壑的纵纹。

这是他母亲,是他苏墨的母亲!

明明年不过五十,为何看起来比六十老人还要憔悴!

到底受了多少苦啊!

苏墨嘴唇蠕动,呼唤的声音颤抖不止:

“妈!”

“小墨,你是小墨?”

苏母暗沉的脸上像是突然焕发精光,急切冲过来,抓紧了苏墨双手,无比认真的瞧着苏墨,

“孩子,你怎么回来了?”

“你瘦了?”

“每天吃得饱吗,穿得暖吗?”

“有没有被那些人欺负?”

“还没吃饭吧,走,跟妈进去,妈给你做好吃的。”

她拽着苏墨就往屋里走。

苏墨望着母亲浑浊的双眼,那比常人还要暗淡的眼神,在见到自己的这一刻,突然点亮了。

明明是他亏欠母亲,让母亲受苦,可是不等他问候,母亲反倒先嘘寒问暖。

手臂上传来的母亲掌心温度,将他六年征战的残酷冰冷顷刻消融,让苏墨的心仿佛浸泡在老陈醋里,酸涩无比,却又像沾了蜜一样,甜到了极致。

苏墨手掌贴住母亲手背,不想松开半点。

苏母从中感受到了儿子的不舍,愧疚,眼眶里的泪水变得更加汹涌。

她时刻记着日子,每天每夜的担惊受怕,儿子终于回来了。

虽然比十年刑期早了四年,她也奇怪,但儿子不说,她不会问。

或许是提前释放,或许……

不管如何,她都要儿子知道,她永远是他的依靠!

“老婆子,这么久还不进来,不知道大家都等着吗!”

这时,一道中气不足,且明显沧桑的声音传入苏墨耳中,他连偏头看去。

一道消瘦黝黑的身影走出大门,驼着背,像是被重物压得直不起腰,沉重而急促的咳嗽着。

“爸!”

苏墨唇齿颤抖,他不敢相信曾经那个追着他跑三五个山头不带喘气的父亲,如今竟然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父亲的脸上,也再没有那股子执拗的威严,取而代之的是父亲最为痛恨的迟暮,妥协。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苏墨。

他对不起父母!

跪下。

磕头!

“爸,我回来了!”

看到苏墨的瞬间,苏父失神片刻。

紧接着,那被迟暮取代的威严逐渐在他脸上重现,声音也因此变得中气十足,大喝道:“你还回来做什么,给我滚出去,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