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怀孕,不想做手术

作者: 油爆小汤圆|发布时间:2020-07-03 23:03 |字数:2018

江山如画,独栋别墅。

江星辰双眼无神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验孕棒,上面有两条红杠。

她怀孕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怀孕,是老天爷给她的惩罚吗?

卫生间的门被人一脚踢开,江星辰的思绪被拉回现实,她快速地藏好验孕棒。

“江星辰,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瑶瑶还在医院等着呢!”

男人一张俊脸如刀削斧凿般,轮廓分明,五官硬朗,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气势。

江星辰手里紧紧攥着验孕棒,面前的人是自己结婚三年的丈夫陆桓风,也是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

“不能……不能过两天再做手术吗?”江星辰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问出这句话。

陆桓风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一手攥住了江星辰的下颚:“江星辰,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谈条件?”

陆桓风嫌脏似地甩开了江星辰的下巴:“你没有选择的资格!今天必须跟我去医院把肾还给瑶瑶。”

江星辰本就没有站稳,被陆桓风一甩直接摔到了地上,她慌乱之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还好孩子没有事。

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她和陆桓风结婚三年。

三年了……

可是陆桓风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只是把她当做她同父异母姐姐江月瑶的替身罢了。

结婚之后,就连陆桓风单纯的生理需求,每次与她在床上的时候,他都从来不看自己的脸,每到尽兴的时候,嘴里喊得都是姐姐的名字。

她曾哭着求他喊一次,就喊一次她的名字。

可是,换来的确是他一句“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我叫你的名字?”。

这样的羞辱,是他独独对她江星辰才会有的。

江星辰艰难地护住了肚子,爬了起来,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跪在了陆桓风的面前,只要能够再拖上几天,她就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这个孩子是她第三次怀孕了,在这之前她已经打掉了两个孩子,如果这一个孩子再没有了,她会直接失去生育的能力。

“桓风,算我求求你了,我今天身体真的不舒服,真的不能等过两天再做手术吗?”江星辰脸上还挂着泪水。

这般可怜的模样,换谁都会心疼一下。

可是陆桓风没有,他眼里是无尽的寒意和厌恶:“你少在我面前惺惺作态,如果不是你和你那个好母亲,瑶瑶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这都是你们咎由自取的。”

“不是的桓风,我妈妈这几年对江月瑶虽然有讨厌,但是她从未想过对江月瑶下手,妈妈也从来没有对我透露过对姐姐的不喜。”江星辰自己清楚,妈妈虽然强势,但是这种事情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的这颗肾跟江月瑶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是妈妈对江月瑶做出了这些事情,可是她再怎么解释,陆桓风就像是认定了一般,从来没有一秒选择过相信她。

陆桓风居高临下地看着江星辰,想起那日见到瑶瑶的样子,他心中就充满了恨意:“按照你江星辰的意思,是瑶瑶自己卖掉了自己的肾,把自己关在地下室整整关了三年,就是为了陷害你那个好母亲?”

江月瑶是江父与初恋情人生下的女儿,在江星辰还小的时候被送了过来,当上了她的姐姐,江月瑶跟陆桓风很早就在谈恋爱,两个人关系一直很好。而江月瑶和江星辰刚开始的时候关系也很好,最起码曾经江星辰是真的把她当姐姐对待的。

如果不是发生了三年的那件事情,也许两个人现在都已经如胶似漆了。

三年前,陆桓风跟江月瑶求婚,就在两个人快要结婚的,时候,陆桓风借着醉意竟然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江星辰也对陆桓风心中存有爱意,于是没有掩藏自己的内心,跟陆桓风发生了关系。

没想到却被突然闯进来的江月瑶发现并捉奸在床。

陆桓风醒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打了自己一巴掌。

“之前我跟你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你就用那些手段来勾引我,这次竟然还跟我下药,要是我跟瑶瑶之间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陆桓风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江星辰,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瑶瑶不会赌气离开她,也不会被她的好母亲关在了地下室,更不会被迫跟这个女儿换了肾。

想着自己还被这个女人救过一命,要不是爷爷施压让他娶了她,他真的是一眼都不愿意瞧。

他一直没有放弃找到江月瑶,三个月前终于有人举报江家一栋别墅下有人生活的痕迹,才发现了他的瑶瑶被江家那个贱人关在地下三年,还取了瑶瑶的肾给面前这个女人配型。

他一怒之下将江母送进了监狱,看向江星辰的眼里逐渐带着更深的厌恶,而她身上那颗原本属于瑶瑶的肾,也必须做手术取出来还给瑶瑶。

“桓风,桓风,算我求求你……我今天真的不能去做手术,我求求你了!”江星辰跪着走到陆桓风面前,双手抓住了陆桓风的衣服,不肯松手。

“你简直就是在做梦,你跟你母亲对瑶瑶做的那些,我现在杀了你都不为过,现在你妈已经在监狱里坐牢了,我只要你把瑶瑶的肾还给她,我们之间就算两清了!”陆桓风用力甩开了江星辰抓住自己衣服的手。

江星辰看着自己手里的验孕棒,绝对不可以,这个孩子她绝对不可以失去!

“不行,桓风,你就不能看在我们结婚三年的份上……”

“结婚三年?”陆桓风打断了江星辰:“你跟我结婚三年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你亲姐姐瑶瑶却被你的母亲关在地下室里折磨了三年,你让我看在你和我结婚三年的份上?”

陆桓风将俊脸凑近了江星辰,眼睛里带着狠戾:“还是说你江星辰又在打什么主意?”

江星辰被陆桓风盯着发毛,可是她这次绝对不能再失去这个孩子了,这是她唯一的,能够拥有的跟陆桓风有联系的孩子了。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