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降女儿

作者: 任我行|发布时间:2020-07-03 19:51 |字数:2217

云北大街。

陆成勋正卖力的推销着自己跌打损伤的膏药,却被一个穿着脏兮兮的裙子,脸却长得很漂亮的小女孩给缠住了,而且语出惊人。

“爸爸,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

陆成勋愣了一秒,旋即一阵暴汗。

“小姑娘,你认错人了吧,我连婚都没结过,哪有你这么大的女儿?”

女孩小脸尖尖,一双眼睛又大又水灵,小小的年纪也能看出长大必是个美人坯子,衣服虽然脏了点,但是说话条理分明,智商绝对没问题。

“行了,别闹了,赶紧一边玩去啊。”

“你竟然不承认?”小姑娘顿时火了,叉着小腰说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始乱终弃的大猪蹄子?搞大了别人的肚子,提了裤子不认账了吗?”

因为陆成勋嘴巴能说,摊位前早就聚集了一堆大爷大妈,眼见众人目光怪异,陆成勋赶紧捂住了小女孩的嘴。

“你给我闭嘴,这话是谁教你说的?”

小女孩的力气却是大的很,一把就把他的手给分开了。

“没人教我说,我就是找你,马上带我回家。”

她瞪圆了眼睛,内中光芒冷冽,一瞬间竟让陆成勋头皮发麻。

“你这孩子……是不是认错人了。”

陆成勋打了冷战,气势顿时弱了不少。

小女孩却是越发的笃定。

“怎么会错,你叫陆成勋,家在河西镇,可怜我妈等了你七年,最后郁郁而死,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小女孩儿说完眼中已盈满了泪水,边儿上围着的大爷大妈顿时看不过去,纷纷跳出来指责陆成勋。

“你简直是人面兽心呐!”

“孩子都这么大了,来找你竟然还不认,你还是不是个人呐?”

“赶紧带孩子回去吧,像你这种畜生卖的东西,我们是不会买的。”

有两个比较激动的大爷已经挽起了袖子,陆成勋又不是富二代,哪敢跟这些粘包赖动手,正想对策,一辆黑色的轿车忽然停在了道边。

车上走下了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半截袖,领口纹着一片黑乎乎的纹身。

他一看到陆成勋便大声喊道:“果然有个卖膏药的,看来就是你了,要不是贴了你的膏药,我爷爷也不能住到医院去,老子今天非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卖假药的。”

陆成勋不禁暗自叫苦。

大爷的,事儿怎么都赶一块儿去了,看样子这片儿不能混了,他迅速的兜起布袋子,转身就往身后的胡同里跑。

七拐八拐的绕了一大圈儿,总算回到了自己的小区,陆成勋一蹬腿,就直接坐在了花坛子上,心里不禁暗骂今天实在点背。

最让他纳闷的就是那个小妮子,她是哪儿跑出来的?怎么就黑上他了?这回她应该是找不到了。

刚刚想完,前方便传来了一个幼稚却又透着几分清冷的声音。

“跑够了?想不到你的狗腿还挺快的,要不是老娘有些本事,还真给你跑丢了。”

陆成勋抬头一看,脸色不仅发青。

面前抱着膀站着的小女孩儿,不正是刚才那个小煞星吗?

“你……你竟然能追得上我?”

陆成勋惊住了,旋即又跳了起来。

“怎么说话呢?你是谁老娘?小小年纪不学好,说吧,到底想要多少钱?超过十块门儿都没有。”

小女孩儿不屑的呸了一声,指着陆成勋的鼻子说道。“让你叫娘都便宜你了,当我是要饭的吗?十块钱就想打发我,把钥匙给我,我现在就要去你家。”

“凭什么给你钥……”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女孩儿的手已闪电般的伸进了他的兜儿里,拿出钥匙就准确无比的进了楼栋。

“喂,你给我站住。”

陆成勋急了,赶紧拎着东西往楼道里跑。

等他来到了门口,小女孩儿已经进了屋,正圆睁着一双眼睛四处的张望。

陆成勋扔下膏药,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

“你妈妈没教过你到别人家要有礼貌吗?”

小女孩儿嗤笑了一声,斜着眼道:“跟你用得着礼貌吗?我饿了,马上给我做饭去。”

陆成勋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我又不是你的仆人,赶紧说你到底是谁?不然我就把你送到警察局去。”

小女孩似乎有点儿害怕警察,神情顿时收敛了不少。

“好吧好吧,我告诉你,我叫云青,从今以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不行,你父母是谁?吃完了饭我就把你送回去。”

漂泊了三年,陆成勋总算在半个月前处了一个女朋友,两人吃了几次饭,陆成勋感觉挺有戏,正准备这几天把她拐回家,屋里放个孩子算是怎么回事?

再说了,满打满算就一个卧室,就算他有心行好,也委实是没有地方住,如今只能先喂饱这死丫头,再想办法把她哄走了。

见陆成勋进了厨房,云青勾了一下嘴角,立即满屋的翻找起来。

找了一会儿,却是一无所获,不仅皱起了眉头,一脸的沉思。

几分钟后,陆成勋已端着面走了进来。

“吃吧,我还放了一根火腿肠。”

云青凑过来闻了闻,便拿着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等她吃完了,陆成勋再次旧事重提。

“云青啊,现在能让我送你回家了吧?”

他挤出了一丝笑容,希望能让自己看起来亲切一点儿。

话音刚落,门却响了起来。

敲门的声音又急促又响,顿让陆成勋重新烦躁了起来。

“麻蛋,谁呀,叫魂儿呢。”

就在他手碰到拉手的一瞬间,云青忽然说道。

“别开门,你会有麻烦的。”

但是已经晚了,话出口之际,陆成勋已把拉手按了下去。

没等他看清外边儿站的是谁,人就被一脚踹进了屋。

为首将近一米八的个头,衬衫的领口开敞,露出了一大片黑青色的纹身,正是刚才追他的那个人。男人的身后还跟了几个保镖模样的猛男,顿把30平米的空间级的满满登登。

陆成勋捂着肚子站了起来,眼见这几个凶煞,表情顿时怂了。

“哥,咱们有话好说。”

纹身男一把薅住了他的衣领,口喷唾沫的说道:“说你奶奶个腿,我爷爷的腿被你的破膏药贴坏了,今天老子就用你的狗腿换我爷爷的腿来。”

陆成勋脸色发白,心里却有些纳闷。

膏药是用醋和酒熬的,舒筋活血的作用还是有的,就算贴不好也不可能贴坏。

“哥,你家老爷子是不是吃过什么药,我敢保证,我的膏药绝对没问题。”

“麻蛋,人都在医院了,你特么还敢狡辩,找揍。”

说完便抡起了砂锅大的拳头,朝陆成勋的脑袋砸了下来……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