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萧少,请小心

作者: 道有清河|发布时间:2020-07-03 19:43 |字数:1995

灯红酒绿的皇爵会所,此刻萧余生刚谈完合作正往回走,修长的腿刚迈出阀门,一阵晕眩而来,脚下一个不稳,他就已经浑身乏力的摔靠在了墙面上。

这是怎么了?

强撑着对面的墙壁。很快,他就意识到了刚才的那杯酒有问题!不过让手下下楼取个车的功夫,竟然就被人钻了空。

好,好得很。

嘴里一丝玩味的嘲讽,他扯住自己的领带,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径直踏了过去。

意识愈发模糊,一双手刚准备掏出手机,女人细婉的手臂,就已经死死的缠绕在了萧余生的肩膀上。

“萧少,您怎么了嘛。”她一边巴拉一边嗤嗤的笑。

廉价香水味让萧余生厌恶的很!

“醉成这样可怎么好,哎呀,真是让人头疼呢。不如,让我扶您上楼歇息吧?”嘴上这么说,手里却早就掠过了萧余生的手机丢在了一边。

皇爵会所,十楼以上尽是客房,他不是不知道这女人的心思。

气若游丝间,眸子由下而上一记厉色:“不想死,就给我滚!”

透过额前的碎发,男人阴冷的眸子似是深不见底,吓的那小姐颤巍巍的咽了咽口水,身子也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该死!那药效厉害得很,可这男人竟然还清醒着。要不是对方给了五十万的数目,借她的胆子,她也不敢来欺负堂堂的萧氏二少。

小姐心一横,干脆大手接过萧余生的肩膀,一只手也环上了男人纤瘦的腰间,拖着萧余生就要往电梯那走。

“滚。”

萧余生低吼一声挣脱了出来,可浑身乏力的他根本站不住身子,摇摇晃晃,跌倒在地。

堂堂萧氏二少,临川的一把好手,商界叱诧风云却被一个女人算计了。

一身黑色西装的他坐在墙角边,修长的腿无处安放,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又再次缠了过来。

“喂,强上不太好吧?”。

宁希拧着眉头已经在那里站了好久,可这女人太过痴缠,蒙了心,以至于这么久都没看见她。

灰色的工人服,手里还拿着扫把,宁希手上的塑胶手套都还未脱下,眼看着应该是刚打扫过一旁的洗手间才出来。

那个小姐异常嫌弃的翻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一个扫厕所的屁话也这么多,你领头的是怎么教你的?”

皇爵非富即贵,这小丫头却这么多管闲事!

“抱歉,我是才来的。”宁希瞟了萧余生一眼,却没想到他也回了头,四目相对之下,一时间她竟然红了脸。

好看,太好看了,这男人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一般。只是现在那一副破落的模样狼狈的很。

“看够了就滚!”小姐怕事情耽搁交不了差,再次把萧余生拖了起来,吃力的向着电梯走去。

“好嘞~”

眉头一紧,她竟然说好?看不明白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么?

只听“砰——”的一声。

小姐晕倒在地。

隔着挥舞的扫把,露出宁希眉清目秀的脸:“这位先生,您没事吧?”

她咧嘴一笑。

“扶我去十八楼,1802号房。”

那是萧余生的VIP套房,常年只供他居住。

次日,太阳刺眼。

床上的萧余生带着怒意坐了起来。

宁希趴在地毯上,一只手勾搭着床被,正是熟睡,嘴里不清不楚的正说着:

“妈妈,钱······”

钱?

“呵”。昨晚的事情呼啸而过,他一把扯过了宁希手里的被子:“说吧,谁派你来的。”

宁希这会儿彻底清醒了!

她看着男人不知所措:“先生,您说什么?”

萧余生极少耐着性子,他撩起衬衫端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沙发的靠面:“昨晚的那场戏,演得真好。”

救了他,然后跟他搭扯上关系。

“或者我该这么问你,你被多少钱收买了?”

为了钱就能让她这样费尽心思的演一出闹剧。

“只要你老实交代昨晚究竟是谁让你来暗算我的,这里,三百万。”说着,萧余生挑起一张黑色的卡,扔到宁希的面前。

男人昂着下颚,露出好看的弧线与喉结。白皙的肌肤,结实有力,呼吸有致的起伏着。

“三,三百万?”宁希睁着眼,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么一笔数字,可是,她怎么觉得那里这么不对劲?

“等一下,我什么时候跟你演戏了?”反应过来这一点,宁希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好心当成驴肝肺,要不是我,你昨天晚上指不定在哪被人揩油呢!”

揩油?

活这么大第一次听见有人敢对他说这样的话,真是新鲜!

眉头急蹙,殷红的薄唇抿成一条线。

“昨晚是谁把你从小姐那里救了出来,又是谁扶你上的楼?谁看了你一夜?我说你这男人怎么这么不识好人心呢?”宁希一晚都没回去,指不定妈妈这会在家多担心呢,他倒好,还要反咬她一口。

“啊,不对。皇爵里的姑娘那可不是一般会所能比的,说不定你还巴不得被人带走,欢愉一夜呢!对不起,是我打扰了!”宁希说着,摔了工作服就怒气冲冲的冲那木制小木桌踹了一脚。

萧余生张了张口,看她气的像个小豹子离去却说不出话来,只是看了那个桌子良久。

那是五百万,他从古董拍卖会上买下来的······

空荡的屋子,萧余生冷笑,从房里掏出一个备用手机:“喂。”

“少,少爷?”对方结结巴巴,下一秒才缓过神:“您去哪了,我昨晚取车回来,王总跟我说您早就出去了,监控里我也没见到您离开会所啊,您要是再不联系我,我就要报警了!”

他该怎么说?说自己被一个女人揩油了?

面色越来越难看,萧余生冷声半响:“去查一查昨晚那一桌人的底细,还有······”

话锋一转:“六楼打扫卫生的女人是谁。”

“啊?”少爷怎么对这个感兴趣。

“昨晚的事情,自己回萧家领罚。”说完,萧余生就挂了电话。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