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赘婿归来

作者: 三江水|发布时间:2020-07-03 19:39 |字数:2882

“聂城!你给我出来!”

西海市第一美女关小梦穿着单薄的蚕丝睡衣撞开房门冲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条蕾边短裤。

“你现在洗点衣服都洗不干净吗?”

关小梦冲到房间里,却见聂城居然在睡觉,一时间更加的恼怒了。直接将手中的蕾边短裤砸在了聂城的脸上。

“还睡?你赶紧给我起来!”

此时房间内突然出现一团透明的异气,关小梦只感觉视线有一点点扭曲,接着那团异气以聂城的内心为奇点迅速坍塌。

聂城惊醒过来,抓起脸上的短裤,再看关小梦一脸的怒气,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连忙从床上弹了起来,说道:“没洗干净吗?我现在去重新洗一下!”

其实短裤并不是没有洗干净,只不过是关小梦故意刁难他,没事找事的惯招而已。聂城也知道,但他不介意,因为这是他深爱的妻子。尽管结婚两年,关小梦都从来没有让他碰过。

关小梦不依不饶的跟到了卫生间,像个监工似的盯着聂城。

“你轻一点!我这是进口冰丝的,太用力会坏!”

聂城嗯嗯两声,马上放轻了点,但关小梦却还是嫌他用力了。

“你真是个废物!”

关小梦习惯性的用手去戳聂城的头,但是这次,当她的手指离聂城的太阳穴还差一两寸距离的时候,聂城身体内突然传来一声恶龙咆哮声。

那是上古凶龙睚眦的啸声,换做以往的情况下,睚眦一声啸,寻常人早已魂飞魄散。不过此时睚眦也只剩下一些微弱的元神寄生在聂城体内,所以威力大减。

可是就算已经没有了什么威力,关小梦也被直接吓得魂根震荡,晕倒地板上。

聂城也被这声音怔住了,愣了差不多一分钟才缓过神来。随着这一声睚眦吼,他脑海里面出现了一些画面,他好像是叱诧风云的一代邪神,不过他不敢确定,这些画面是梦里面的,还是真实发生过的。

“主人,我好累,我要休息了!”

睚眦在聂城体内轻轻的说完后,便进入了休眠状态。

聂城困惑的走到镜子前,解开衣服,看着身体上盘着一条凶龙,像纹身一样。那就是睚眦,是聂城驯服的第一条凶龙。

看到睚眦,聂城的记忆彻底恢复了,元神也苏醒了。刚才的记忆不是梦,而是真实的,下一世发生的事情。犹记得,仙族设宴谈和,他带领十二妖姬前去赴约,却想不到是圈套,即将全军覆没之际,他与十二妖姬合力开启时空之缝,将元神遁走,想不到遁到了前世。

元神苏醒后的聂城,眼神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老朋友,你好好休息,我一定会带你重返荣耀的!”聂城摸着心口的龙头说到。

聂城看了眼地板上的关小梦,将她抱了起来放在床上,轻轻的吻了下他的额头。

他走到窗前,先运气感受了下身体内的九冥魔气,经过重生后,九冥魔气已经被封印了,只有最基本的蚩尤之力无法封印,现在还可以用。

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不能想以前那样窝囊的活了。聂城思考着接下来要做什么,首先要办的自然就是赶紧将九冥魔气唤醒,把十二妖姬找齐。

其次,既然已经回来了,前世的遗憾就不要再让他发生了,他前世共有三个遗憾,第一个是父母之仇未报,第二个就是没有让关小梦变回曾经那个天真善良的女孩。

关小梦昏睡两个小时后,醒了过来,但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被龙啸声吓昏迷,常人的灵魂,根本无法承载与上古凶龙相关的记忆。

“小梦,你醒了?”聂城端上一杯温水。

“我怎么睡在这里了?你对我做什么了?”关小梦没有接水杯,而是嫌弃的站了起来。

“你可能血糖低,晕了过去,我看你没什么大碍,就让你在这里休息一下了!”

关小梦看见枕头上叠好的短裤,吼道:“对了,你怎么洗的衣服?”

“对不起,我粗心了,我现在已经重新洗干净了,也烘干了,你可以直接换上。”

本想继续用衣服这件事来训斥聂城的关小梦,一时哑口,但很快,她又找到了个理由凶聂城。

“你愣在这里干嘛?现在几点了?你忘了今天要去公司上班吗?难道你打算一直在我家白吃白住吗?”

去公司上班?聂城想起来了。

“现在你没事了,我马上就去公司报道!”

聂城说罢走出房间,两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坐在客厅沙发上交谈甚欢,其中一个是关小梦的后妈何兰。十年前,关小梦的母亲积劳成疾,还没来得及享几天福便去世了,但是才过了半年,尸骨未寒,关怀山就把何兰娶进了门,虽然何兰比关小梦大不了几岁,但是按照辈分,她还是要称呼一声兰姨。

另一个则是何兰的朋友林月,今天是第一次来关家,之前没有见过聂城。

“兰姨,早上好啊!”聂城笑着喊到,再对林月微笑颔首。

何兰斜眼瞟了他一下,没有理他。

林月则礼貌的笑了下回礼,问道:“妹妹,这小伙是哪位啊?挺精神的啊!”

“哪位?不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整天赶都赶不走,死皮赖脸在我家的废物咯!”

原本就讨厌何兰的关小梦在房间里听到这句话后,气不打一处来,倒不是因为聂城被侮辱了,而是何兰说这是她家!

“喔,就是那个入赘过来的乡巴佬啊!我说全身一股软趴趴的感觉!还有股臭味!”林月鄙弃的捂住了鼻子,“我说关老板也太讲信誉了,十几年前的一句玩笑话而已,哪能算数呢?旁人爱怎么说就让别人说去呗!”

“算了算了,别说这个扫兴的软蛋了,说说你这冰种链子,你真舍得可以转给我?”何兰捧着一条冰种翡翠项链问到。

“说什么话呢!我把你当亲妹妹,我的东西,只要你喜欢,随时可以拿去!男人都可以!”

“哈哈哈!”何兰掩嘴大笑,“但我也不能白占姐姐便宜,你花20万买来的,我给你加5万,现在就给你转账。”

聂城看了眼那条冰种项链,他虽然不懂珠宝玉器,但是天然宝石一般都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灵气。可是聂城现在并没有感觉到那股灵气。

“兰姨,这个应该只是件工艺品,值不了这个价吧?”聂城轻声提醒到。

“你懂个屁?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赶紧滚远点,别在这碍眼!”何兰没好气的说到,“这是我干姐姐,跟亲姐一样,她还能骗我不成?”

“就是,我骗谁也不能骗我妹妹啊!”林月有点紧张了。

聂城依旧微笑:“我是不懂,但小梦是学珠宝设计的,让她看一眼就知道了。”

何兰一直想跟关小梦把关系打好,可总是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现在一想,这正好是个机会。

关小梦也正好从聂城房间出来,准备上楼回自己房间。

何兰连忙拿着项链迎上去,林月想拉她,但是没拉住。

“小梦!你把兰姨看看这条冰种怎么样?聂城那个废物不懂装懂,居然说是假货!”何兰笑着小跑到关小梦跟前。

关小梦瞄了一眼,冷笑一声道:“假的。”

“你都没拿放大镜来看。”何兰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这种义乌的作坊货,根本用不上放大镜,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眼瞎的才当宝贝!”关小梦脸上虽然不耐烦,但心里面却美滋滋的,因为又暗骂到了何兰。

何兰依旧挤着笑容:“不能吧?”

“什么不能啊?你拿商场里面去卖,能卖过一千块,我赔你一条真的!”关小梦说着便走上楼梯,顿了下回头道:“不过你可以戴着,跟你挺配的!”

“啊?什么意思啊?”何兰一头雾水。

聂城咳了声,一本正经的轻声说道:“呃,小梦的意思,可能是说你跟这个链子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什么?”何兰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绿头苍蝇的意思,专吃排泄物的那种绿头苍蝇!”聂城解释到,他说这些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羞辱何兰,而只是为了哄关小梦开心。

而关小梦也确实被逗乐了,一时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幸好是背对着聂城他们,所以气场还没破,咳了几声掩饰过去。

“绿头苍蝇?”何兰气的浑身发抖,往后踉跄两步,差点晕了过去,缓了一会后,何兰突然一声大吼:“绿头苍蝇!”

已经溜到门口的林月吓得一哆嗦,怔在那里不敢动。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