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十年的大会

作者: remember丶|发布时间:2020-05-25 09:56 |字数:2326

“苑晓鳞,这都早七点了你还不起床?这都上初二的人了一点时间自觉性都没有……”

鳞妈的嗓音划破清晨迷蒙的睡意,单人床上蒙着被子的苑晓鳞“哼唧”了一声,翻了个身,将被子蒙住头:“妈我定了闹钟了,再过五分钟就起。”

“芝荟,你吃了早饭再去所里……”

鳞爸从厨房探了个头出来,看见鳞妈站在苑晓鳞的房门前蹙眉看时间,无奈叹息:“咱家闺女向来这样,你犯不得跟她置气。”

鳞妈“知道了、知道了”地应着,转身去厨房,看见穿着围裙的鳞爸在煎荷包蛋,顺势用筷子加起来一口吃掉,砸吧砸吧嘴:“老苑,今天研究所里的会格外重要,所长嘱咐了要早点去,你盯着晓鳞吃了早饭,就打个车快去,我先走了啊。”

鳞妈前脚出门,苑晓鳞后脚出了屋子,昨夜她赶作业,忘记了几点睡着的,早起一看镜子,脸肿的跟猪头似的,再一看表,七点半的政治课可能赶不上,心里急起来:“爸,我妈不早点叫我就算了,连你也忘了。”

鳞爸拿着粥勺“铛铛”敲锅边,本就和善的眉目显得更加温和:“你妈一早起来就催,从我去厕所催到做好饭,我哪有心思管你,快吃饭吧,别迟到了。”

苑晓鳞点点头便去卫生间洗漱,走到门口,忽地想到什么:“诶,爸,你们所今天要开大会?”

鳞爸将盛好的粥放到桌子上:“是呀,一场准备了十年的大会。”

苑晓鳞笑了笑:“那闺女祝你们俩马到功成。”

鳞爸“哈哈”大笑:“放心吧,这次绝对没问题。”

苑晓鳞一边刷牙,一边听见餐桌前吃饭的爸爸哼着莫名不知的曲调,她扑哧一笑,再看镜子里的自己,那张脸似乎没有那么肿了,眼神恹恹,清淡的面目上泛着早起的红晕,放下牙刷,她沾了沾清水,抚平额角的碎发……

“诶?我什么时候烫的头发?”

苑晓鳞挑起自己的一缕发丝:“都干枯分叉了……”

她说着说着,声音忽地变小了,再抬头望向面前的圆镜子,清冷的镜中,映出一张精细的面容来,精细有余,更多是许久不曾得到照料的粗糙,眼底的黑青与杂乱的眉毛搅在一处,难掩的疲惫倦怠。

她的心“呼塌”一声坠落。

“爸……”

“爸爸……”

苑晓鳞转身握住卫生间的手把,使劲拉开门……

一束阳光从厨房的窗前照进来,映在空无一物的桌上,显得温暖又寂寥,苑晓鳞静静地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一手扶在门框上。

她像小时候一般略带埋怨地问道:“爸爸,饭都没做好呢,你去哪儿了?”

去哪儿了……也不回来看看自己……

“苑晓鳞!!”

“晓鳞姐姐!!”

铛铛铛的敲门声。

苑晓鳞眼皮儿跳了跳,惊悸而醒。

她面前是一台电脑,屏幕发着弱弱的光,一个游戏框在闪跳着,提醒她有未看消息。

苑晓鳞用手拢了拢头发,起身问道:“你家又缺什么了?”

门外传来稚声稚气的童音:“我妈说,借一下削苹果器和剥蛋器。”

苑晓鳞一手扶额,走到窗户边上拉开厚重的窗帘,清晨的光一瞬间刺得双目酸涩,她半眯着眼从抽屉里拿出两个怪模怪样的东西,开门塞到一个不足她一半高的小男孩手里,嘟囔着:“回去跟你妈讲,有这功夫早就自己买了,天天借、天天借……”

小男孩嘟起嘴,气愤道:“还不是担心你死在家里,狗咬吕洞宾。”

苑晓鳞呲着牙,使劲揉了揉他的发顶,宠溺道:“一家人都这么事儿多。”

小男孩拨开她的手:“等你挣了工资,我妈就不借你家东西啦,对了,今天蒸包子呢,晚上给你送来……”

“不用了,”苑晓鳞打断他:“跟东哥说好了,晚上去吃东妈的炖肘子。”

“好吧,”他耸耸肩,像个小大人一样:“喂,凌速赛车的排位赛你打得怎么样了?”

苑晓鳞转头看了一眼电脑,打了一个哈欠:“就那样。”

“少得瑟了,今早上我偷偷去我爸书房开电脑,看见你都上了全区前十了,那可是国主位,马上游戏升级,分十国,你就是一方竞技国主!”

苑晓鳞薄唇微挑,眼神熠熠:“怎么,你小子想跟我混?”

“我还学习呢,不经常上号,要是能跟在你麾下,肯定比在别处潇洒……”

这边正说的火热,楼上传来关门的声音,紧接着是“腾腾”地下楼声。

“刘家小球,你大早晨的不好好学习又搁这儿腻歪游戏呢?”

刘小球只觉背后一阵发凉,他踮起脚,郑重地拍了拍苑晓鳞的肩膀:“不多说了,我得逃命,国主,下个月你发达了,别忘了小弟我!”

说罢,还不等苑晓鳞摆出不屑的表情,便滚了下楼。

苑晓鳞斜靠在门框上,看一人穿着T恤短裤,提拉着一双人字拖悠悠达达地走下楼梯,他一边捯饬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一边朝苑晓鳞扔了瓶洗面奶。

“瞅你那张脸,还国主呢,真应了一句话,游戏里有多美,现实就有多丑。”

苑晓鳞懒得看他,只低头研究手里素白色的洗面奶:“香奈儿?东哥,不至于吧?”

卫东东斜眼看向别处,似乎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轻咳一声:“我妈买的,她说你们女人大了都要用奢侈品。”

苑晓鳞收起洗面奶,微微一笑:“等晚上我亲自己去谢她。”

卫东东一听苑晓鳞要亲自致谢,立马急火火地补充道:“是她吩咐,我去买的,丁大点小事,还至于谢来谢去的,你们女的就是麻烦。”

“那我收下了。”

“这还差不多。”

卫东东松了一口气,一双深棕的瞳孔锁在她的头发上:“我妈说,下次再给你买一瓶护发素……对了,我听我们宿舍那些人渣们说,你们女的现在还用……还用那个护发精油是不是?你试过没有?”

苑晓鳞抬脸狐疑地盯着卫东东认真的脸:“别让你妈乱花钱了,上次她买的我还没用完。”

“没用完?!八成你是没用!那瓶四百多好贵的!浪费可耻呀!”

看着卫东东好看的脸上浮现出悔恨的神色,苑晓鳞奸计得逞地抿唇淡笑:“我记得你兼职一个月才一千,花了四百挺肉疼的吧,怪不得前阵子嚷着要戒烟。”

卫东东一看苑晓鳞一脸“我什么都知道了你就继续撒谎吧”的神情,扁了扁嘴:“随你怎么想……老子才不是那种给随随便便的女人买东西的男人。”

苑晓鳞心中一暖,因为梦靥而疲惫的心情顿时缓解了许多:“好了我去洗脸了,顺便洗洗头发,用一下护发素,你说呢东哥?”

卫东东扯扯僵硬的嘴角,朝她不耐烦地摆摆手:“赶紧回去吧、回去吧,别总是玩游戏了,你那课还是不要缺的太多。”

“嗯。”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