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遇(2)

作者: 爱看月亮的橘子|发布时间:2020-05-25 09:53 |字数:2130

“陆离陆离,晚上你可不能在走神了,听说,今天酒店的新总裁会来餐厅视察。你可要提起精神来啊!”竹子在她身边提醒着。

“别聊了,总裁来了,快低头。”经理警告着。

所有人都弯着腰,低着头。唯有她还慌神看着几米外正走过来的人。

整齐的黑色西装,白色的衬衫,浅蓝色的领带,黑色的头发,黑框的眼镜。

“路澄”,陆离惊讶的叫出,好在声音不大。

“陆离,快低头。”竹子拉了拉陆离,低下头的一瞬,他从她们的前面走过。

“陆离,陆离,可以抬头了,你快看你快看,新总裁还挺帅的嘛。”

或许竹子的声音有些大,路澄停了下来,他好像听到了‘陆离’的名字,转头看着前台聚集的人。

果然,那个低着头看地的人不是她又会是谁。

路澄慢慢的走向她,陆离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陆离低着头看着视线里出现的皮鞋。

“陆离,好久不见。”陆离抬头看着面前的人。

明明看着是阳光的笑脸,陆离却看到了他眼角的恨意。路澄说完也没有理会陆离,仿佛刚才的招呼根本没有发生过。

‘原来他还是恨我’看着路澄的背影,陆离越来越觉得自己可悲。

情人节的前夕,餐厅的客人也并不算多。正常营业到十点后,三个姑娘把前台收拾好去后厨告诉了李大厨,客人们对于菜色的喜爱程度。

冰心和竹子在路口和陆离分开,陆离看着前面没有路灯的路,这的房租是整个A市最便宜的,远远看着前方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虽然陆离并不知道那是宾利的什么型号,但是她认识这辆车,认识这个车牌。

“陆离小姐,总裁请你上车。”陆离认识这个男人,他是季凉,路澄的特助,两年前那场大火就是他拦住的自己。哪怕隔着一层玻璃膜,陆离依然能感受到车里那个人的目光。

‘逃’这是陆离脑海里现在唯一出现的方法。车内的人好像料想到她会这样,在陆离转身的一刹那,他下车了。

“陆离。”嗓音依旧是清冷的,跟小时候一样。

特助已经重新坐回了车里,陆离慢慢转身,看着路澄熟悉的面容,看着他越来越走近自己,陆离清楚的知道,自己逃不开了。

“陆离,两年了,你还是出现了。”这条路只有在路的尽头有一盏路灯。暗黄的灯光就照在路澄的身上,他的身影就在她的脚下。小时候,她总是追在路澄身后跑,没少看到路澄的影子,那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追着路澄的影子踩着玩。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路澄在她身边。

看着又低下头的陆离,路澄仿佛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但是事情还是要继续。

“陆离,我们谈谈吧。”

路澄说过,陆离有一个特别不好的缺点,遇到事永远只会逃避。路叔叔开过玩笑说,如果陆离有个龟壳,恐怕就会一直呆在里头不出来了。

曾经,每次想到这的时候陆离总是会笑,可是现今想起来看着前方的人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不用了。”陆离连连摆手,说着就往楼上跑。

眼看马上就能甩开他了,路澄用手挡了一下,进门,上锁。

陆离住在二楼的一个单间里,路澄看着一眼就能看过来的屋子,房子不过30平方米,路澄在酒店见到她后就调查过陆离现在的状况,只是亲眼看到眼前的场景还是震惊了。

一张单人床上铺着已经看不清样式的床单,一个小茶几,一个连抽油烟机都没有的灶台和两个简单的小柜子。路澄猜想大概一个是装衣服的,另一个是装书的吧。他还记得她小时候最喜欢的东西就是书。明明是一个喜欢看书的姑娘,却一点不文静的整天在他耳边叫着“澄哥哥,澄哥哥。”

陆离其实想过跟他见面时的场景的,两个人或许当做对方是陌生人,然后目送他离去。从那天过后,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还会跟他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

空气里弥漫的肃静让陆离受不了,可是她不敢开口,她还是记得两年前那场大火前一天她最后一次叫他“澄哥哥”时的情景,他很用力的把她甩开,她倒在地上,听见他冰冷的嗓音说“陆离,你知道么。我有多恨跟你交往的这两年。”

路澄扫了一遍全屋后看到茶几上还剩下的大概是昨晚的泡面,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女孩。不自觉的皱眉,陆离以为那里又让他生气了,突然看到他眼里的一丝心疼。还没等陆离仔细分辨,那感觉就一闪而过了。

路澄走过陆离身旁,然后坐在那张硬的不像样的单人床上。

“坐。”

这种发号施令的语气大概只有路澄说出来才对她管用。

看着陆离傻呆的模样坐在茶几旁边的唯一一个小板凳上,他理了理思路,总算说了今晚的来意。

“你在A大读完大一,现在休学一年,在酒店餐饮当前台,陆阿姨在A市医院治疗,你没有班的时候就去医院照顾阿姨,你现在刚刚凑齐学费,准备复学,我说的对么?”

陆离听着他口中说出的关于自己的信息,意识到了自己在他那里已经是没有秘密了。路澄就这么看着陆离,陆离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事的小孩,面对家长的责问时还要强装镇定。

“是又怎样?”

路澄摘下了眼镜,看着面前又出神的少女,隐藏在体内的作恶分子似乎又跑了出来。他伸出了少女时期陆离经常意淫的手指,捏着女孩的下巴问:“陆离,要不要来我身边。”

陆离知道自己有的时候反应迟钝,别人说的话她也总会听错。于是现在,她自然认为是自己的耳朵又出了问题。

“你的耳朵没有出问题,我说,陆离,你要不要来我身边。”他温柔的摸着陆离的头,俯身在她耳边却说着残忍的话“因为我好像忘不了你的身体。”

陆离一把推开路澄,看着眼前的人,她觉得自己不认识他。

“怎么?不认识我了。我不是你心爱的澄哥哥么?我记得当年你才16岁吧,没经我允许不也就爬上我的床了么?现在我给你这个名正言顺上我床的机会,怎么?不想要。”看着陆离渐渐失去血色的脸,路澄知道他成功触及到那个点了。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