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醒乱葬岗

作者: 妖玖|发布时间:2020-05-25 09:51 |字数:2422

空无一人的乱葬岗上

“那个丫头归我了,你们谁也不许抢。”

“呵,归你?你有什么能耐让我们不跟你抢,这丫头又不是你自己一人发现的。”

“试问这乱葬岗上面除了那位大人有谁能打过我?”

“果真是一个只会蛮力的粗事之人,谁说力气大就能一直获胜了?”

“不服,我们来比一场。”

“好啊。”

“”

正在争议归属权的诡异声音,丝毫没有发现他们争议的目标的手指动了一下。

夙离怨悠悠睁开眼,动了动手指却发现浑身上下是真的痛,拿这个比喻来说:被蚊子叮了是一级痛,咬到舌头是两级痛生孩子是十级痛,那她现在的感觉就是传说中的第十一级痛——生孩子的时候被蚊子叮了一下。

听着周围的争议声,打斗声,叫好声

夙离怨翻了个白眼,眯着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嗯,不错,有山有水有树林以及她面前森森的白骨和腐烂的尸体和周围半透明的生魂。

白骨,尸体?!!!

等一下,她可能是睁开眼的方式错了,让她重新睁开眼。

然后夙离怨蹭的一下弹跳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撩了撩面前碍事的发丝,看了看噪杂的声源处,一群不去投胎也没有中间人接待的魂围在一起看着中间两魂的打斗。

夙离怨慢悠悠的走到他们身后,勾起唇角明知故问:“这是在干什么呢?”

被她询问的那个魂兴致勃勃的看着面前的热闹头也不回的敷衍:“看不出来吗?在比谁厉害啊。”

“赢了的那个是不是就可以获得刚死不久的那个小丫头?”

“你不是知道还问你,你不是死了吗?”被询问的魂不耐烦的回头看到夙离怨的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哦不,是魂都不好了。

由于声音过大导致前面的一群魂转过头看向了这里,周围一片寂静

夙离怨看着那一双双眼睛盯着自己的诡异情景只觉得背后一片凉意升起,伸出手扯了扯唇角:“你们好啊,继续,我不介意。”

说完夙离怨只觉得那些眼神更加的阴冷,这是打算谋杀是吗。

刚想完就听到了那些人光明正大的当自己不存在似的开始选择自己的下场,我这个大活人还在这呢,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众魂夙离怨撸了撸袖子

半个时辰后——

“服不服?”夙离怨将刚才攻击自己的众魂给绑在了一起,笑的眼角弯弯。

“服。”

“叫老大。”

“老大。”

“真乖,嗯你。”夙离怨指着一脸无辜的魂说道:“对,就是你,别看别人,告诉我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个清秀的生魂惊讶的指了指自己,看着夙离怨点了点头,默默的上前一步说着:“这里是乱葬岗。”

夙离怨摸了摸下巴,看着一群迟迟不肯离去的魂问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不去投胎。”

没等那个清秀的生魂说话,一个靓丽的声音从中插了进来:“我们也想去转世,但是被殇大人都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停在这里。”

夙离怨不悦的皱了皱眉,看着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缓缓的说道:“没有人教过你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许插话吗?”

小女孩被说的眼角一红,扯着嘴角就要开哭的时候被夙离怨的下一句话噎了回去。

“哭出来就别想离开。”

小女孩被噎的一抽一抽的,眼中却是兴奋的看着站在他们中间的夙离怨,结结巴巴的开口:“你嗝真的真的可以帮我们嗝离开。”

夙离怨听着那一抽一抽,断断续续的语句只觉得自己也要被噎到。

旁边的一位老者看着面无表情夙离怨急忙拉过那个抽抽噎噎的小女孩然后怀疑的看着夙离怨。

周围因为这句话开始窃窃私语,真的能离开他们也不至于在这里准备夺舍了。

夙离怨不理会那些窃窃私语,把他们松绑之后自己转身向着不远处的水源走去。

走到一半忽然回来,无视众魂惊悚的眼神,指着抽抽噎噎的小女孩道:“丫头,和老大一起走,顺便问你点事。”

众魂看着那个渐渐离去的背影相视无言。

一刻钟后

夙离怨将长发清洗好后,全部拢到了脑后,懒懒的靠在河流的旁边,微挑的凤眸看着蹲在不远处的小女孩问着:“丫头”

“我已经死了几十年了。”小女孩默默的提醒。

“嗯?”

“所以已经不能称呼我为丫头了。”小女孩认真的纠正着夙离怨的称呼。

“哦,我已经活了上万年了,不叫你丫头叫谁丫头,叫我吗?”夙离怨勾起唇角戏谑的看着惊呆在原地的小女孩。

“不可能啊,你看起来这么的”小女孩震惊的开口,上千年的人这么还可能这么稚嫩。

“我说的是灵魂,不是这副身体。”夙离怨好笑的纠正。

“哦,就叫我丫丫吧,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你还记得这具身体的记忆吗?”

“不知道,你知道吗?”夙离怨挺感兴趣这副身体以前的事情做过了什么,才会被不闻不顾的丢在这个乱葬岗里。

“不知道。”

“不纠结我了,先来纠结你们的殇大人。”夙离怨沉默了下摆摆手转移话题。

一谈到殇大人那小丫头的神色就亮了起来:“额,你名字是什么。”

“夙离怨。”

“名字好听,就是不知道以后情路是否美满。”小丫头听着这个名字伸出手指算了算却发现什么都算不出来,泄气的说着。

夙离怨好笑的看着小丫头的动作,翻过身撑起下巴看着泄气的丫丫眼角弯弯的说着:“算命师?”

“可能吧,毕竟不知道以前的事情,这只是习惯而你的背后!”丫丫忽然惊叫。

夙离怨看着伤痕累累的背后,毫不在意的说着:“不用管它,又不会死。”

然后就知道了众魂口中的殇大人:

宿冷殇,在弱冠之年被谋杀扔在了这里,无人认领最后凭借着自身的怨气才没有散魂,留在这一方天地里面。

根据这小丫头脸上的崇拜和花痴之色,夙离怨能猜到那位长得很不错,可惜不知道会有多俊美。

常年跟各式各样的人出去,在跟各式各样的人回来,回来的时候总会说些有趣儿的事情,他的脸上总会带着笑容,看似温温和和但是处理事情起来绝对是干脆利落,致使这里大大小小的生魂都听服于他。

“殇大人的名字跟你一样,很好听可惜情路坎坷,终不得所爱。”丫丫皱着眉头对着已经站起来的夙离怨说道。

“情,这种摸不到看不着的东西不要去触碰,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夙离怨将自己变出来的红色衣服穿在身上,懒懒的对着情下着定义。

这种东西,她当中间人已经见了不少的例子,有记忆以来情有着轰烈的,百转千回的,哀怨的谁也说不清楚这东西的具体定义,谁也不知道怎么去理解,情怕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清楚。

夙离怨永远都不知道她终究是栽在了这个字上面,栽在了那个清贵的男子身上,那个包容放纵自己永远相信着自己的男人身上。

可惜她现在不知道,不然她永远都不会去救活那个男子身边,永远都不会去尝试接触这个字。

永远都不会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