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恶女重生

作者: 几度|发布时间:2020-04-30 10:44 |字数:2031

脖子被遏住的一瞬间,涌入肺部的空气倏然阻断。

阮棠的瞳孔剧烈收缩着,意识在痛苦中转醒。

睁开眼,视线中闯入一张冷俊脸庞,熟悉却又陌生,带着浓浓厌恶之色,眼神中满是警告。

“在小雪面前嚣张跋扈,到我跟前就装聋作哑了?”男人冷笑一声,掐着阮棠细瘦脖颈的大手越加用力,看着她因呼吸困难而涨红的俏丽脸蛋,神情阴翳。

“既然你不愿意说话,那这张嘴就别要了吧?”他的手继续收紧,欣赏着面前人痛苦的神情,“阮棠,再不开口,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喉咙处传来腥甜,极度缺氧的身体令阮棠的眼皮有些沉重。

她无意识地张着嘴,眼神紧紧锁住面前这个男人,熟悉的对话和场景令她尘封许久的记忆被突兀翻开。

面前死死掐着她脖子的人,是霍临渊,阮棠的竹马哥哥。

事情起因于一张娱乐报刊,最大的版面是女星姜雪和神秘男士约会的绯闻。别人瞧不出来,阮棠却熟悉自己未婚夫的身影,一眼就看出那与姜雪传绯闻的男人是厉云霆。

而霍临渊,只因自己将他恋慕的女人姜雪约出来,警告她不要再勾引自己的未婚夫,就被一直关注着姜雪的霍临渊给逮着机会报复,为难过伤怀的心上人出气,逼着阮棠给姜雪道歉。

记忆回笼,阮棠的脸上泛起嘲弄的笑意,哑着嗓子艰难讽道:“当了婊子还想给自己立牌坊呢……霍临渊,是不是在你眼里,姜雪做什么都是对的?”

“你想死?”霍临渊神情狠戾,好像被戳中了痛点,猛地抬起另一只手狠狠给了阮棠一巴掌。

巨大的力道将阮棠的脸都给打歪了过去,白皙的脸颊除了窒息的红晕外,又多出了狰狞的掌印,嘴角鲜血显得她越加狼狈。

但阮棠的眼神始终没有半分异色,她缓缓转回了头,神情冰冷,如同傲视领土的女王,倔强而令人敬畏,看不出半分弱态。

“怎么,被我说中了?姜雪勾引我未婚夫,我不过是捍卫婚姻而已,霍临渊,我错了吗?”她咧着嘴笑了一下,对刺痛的脸颊毫不在意。比这些伤痛更甚一千倍一万倍的苦楚她都经历过了,又怎会在意这些?

阮棠的笑刺痛了霍临渊的眼,他皱着眉,有些错愕于阮棠的反应。

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阮棠,这女人从来都蛮横无理到令人厌恶,像个疯子一样歇斯底里,一如几分钟前她对姜雪破口大骂,什么肮脏的词汇都能冒出来,令霍临渊忍无可忍,捏住了她的脖子恨不得弄死她!

可现在的她没有半点疯态,反而冷静逼问着,短短的时间转变如此之大,令霍临渊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微愣,但又很快反驳:“小雪没有破坏你们,她只是……”

“只是什么?”阮棠眯眼嗤笑,“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不会要告诉我她只是仰慕偶像,要和他做朋友吧?姜雪黏着我未婚夫不是一天两天了,她的目的……作为害死父亲小三的你,会看不透吗?”

“阮棠,你说什么!”霍临渊的情绪突然激烈,他的手颤抖地有些厉害,几乎就要松开,也给了阮棠平复呼吸的机会。

“我说什么,你会不清楚?”阮棠轻柔地抓住霍临渊剧烈抖动的手,将其从自己脖子上拉下来,嘴角的笑容有些阴狠,“你说得没错,我就是个坏人,喜欢偷窥别人的隐私,喜欢调查一切我感兴趣的东西……就比如害死那女人的你!”

霍临渊脸色皱白,被埋藏在心底的隐私突然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地打着他的脸颊。

“霍临渊,那时候你才十多岁啊!而我不过是警告姜雪一番罢了,比起你的手段,我可仁慈多了吧?”阮棠还嫌不够刺激人,继续讽刺。

咚、咚、咚……

霍临渊的心脏急促地跳动着,他后退了一步,艰难地辩驳着:“小雪跟那个气死我母亲的小三不一样!她不过是敬慕前辈,想请教厉云霆演技罢了。小雪那么努力地在娱乐圈生存,你凭什么诋毁她!”

“诋毁?”阮棠简直要被气笑了,她摸着自己依旧刺痛的脖颈,阴恻恻地看着他,“难不成我还得眼睁睁看着她抢走我未婚夫,到一切无可挽回的时候才能站出来吗?霍临渊,你双标的样子可真恶心!”

如此被骂,饶是霍临渊也面色涨红起来,怒气腾升。

可就在他准备再次制住阮棠的时候,身后一阵令人牙酸的尖利摩擦声从远处传来。与此同时,霍临渊的身后一辆失控的轿车猛然撞向这里。

阮棠眉头一紧,下意识地将身前的霍临渊给推开,自己却来不及躲避,直接被车身擦中撞倒在地。

“嘶——”按住受伤流血的部位,阮棠深吸口气。

饶是承痛能力再强,阮棠还是改不掉怕疼的毛病,这一下子在大腿上划破的狰狞伤口,令她一个没忍住直接落下泪来。

被推开的霍临渊怔了一瞬,直到听到阮棠呼痛的声音才急急过去,蹲下身来看着她血肉模糊的伤口。

“你是不是蠢啊阮棠!这车我完全能躲开好不好,不需要你假好心!你为什么……”霍临渊说不下去了,咬着唇看着阮棠哭红的眼睛,忽觉胸口闷闷地疼了一下,又像是有根针,细细地戳刺进去,尖锐刺痛到令他无法忽视。

阮棠兀自落着泪,根本没有心情搭理他,只委屈地瘪着嘴。

要知道这些伤口,前世的她可根本不放在眼里!

面前刚才还嚣张质问的女人这会儿可怜巴巴得不行,霍临渊就是再禽兽也指责不下去了。

他咬紧牙关,先掏出手机报了个警,随后直接将阮棠公主抱了起来,别扭着脸色对着怀中震惊的人道:“我送你去医院。”

阮棠狠狠刮了他一眼:“我也不需要你假好心!”

这厌烦的语气听得霍临渊咬牙切齿,到底是忍住了火气,只心里不断怒骂:这个自以为是的蠢货!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