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你必须去相亲

作者: 木朵|发布时间:2020-03-19 18:01 |字数:2240

“我也没想做徐浩的女儿,回国也仅仅是因为爷爷的遗愿,不然他就算八抬大轿请我,我也不会回来。”

苏曼从来只在徐浩面前装得贤妻良母,只要徐浩不再,便是各种挖苦徐窈,什么难听说什么,什么过分说什么。不过她这幅嘴脸,徐窈早就习惯了。

在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徐浩便出轨苏曼,本就身体不好的母亲更是一病不起,很快便撒手人寰。

母亲死后,徐浩就把苏曼和她的女儿接回家中,对徐窈各种排挤,之后更是将她扔给了在国外生活的爷爷,直至半年前爷爷病重,她才遵循遗嘱回到徐家。

苏曼给徐浩各种吹枕边风,让他对徐窈越发看不惯。加上徐窈这次回来,还带回了个四岁左右的女儿,听说是未婚先孕生的,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徐浩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张口闭口就是徐窈不检点,丢人现眼。

“最好是这样,反正徐家的钱,你一分也带不走。”苏曼冷哼了声,从徐窈身旁掠过。

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心肠却如蛇蝎一般。

“等等。”徐窈叫住苏曼,笑容灿烂上前,扬手一巴掌打在女人的脸上。苏曼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反应过来脸上多了道鲜红的掌印。

这一巴掌,徐窈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徐窈,你做什么?”徐穗快步过来,恶狠狠地瞪着徐窈,果然是不可理喻的疯女人!

“不做什么。”徐窈轻轻拍了拍苏曼的肩膀,微微摇头。“别怕,我这是为了你好,你脸上有伤,便可以向徐浩哭诉,说我欺负你了。”

她这话说得,竟似为了苏曼着想。

苏曼身子往后退了退,脸色有些难看。

“说起来你才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这张口闭口的贱女人形容你最合适了。”徐窈走到餐桌坐下,“对了,你下次再说我妈一句不是,就不是一巴掌了,我撕烂你的嘴!”

“你!”苏曼怒气冲冲上前,要和徐窈理论,不过走到一半,听到书房的动静,立刻变了模样,殷切招呼厨房上菜,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演技这么好,不拿几个奥斯卡,真是可惜了。

苏曼做戏做全套,竟然真让厨房准备了一桌徐窈喜欢的菜,徐窈和食物没仇,坐定后便优哉游哉地夹菜、吃饭,剩下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背景板。

“苏曼,你的脸怎么了?”徐浩很快察觉出了不同,冲着徐窈劈头盖脸一通骂。“是不是又是你干得好事?”

“不是,不是的。”苏曼摇头否定,委屈得眼里泛泪,“和窈窈无关,我就是不小心过敏,饭后吃药就好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却故意将挨打的脸朝向徐浩,让他看得更清楚些。

“徐窈,道歉!”

“她不小心过敏,为什么要我道歉?”徐窈懒懒散散地说,甚至头都没有抬,认认真真喝着碗里的鸡汤。

“姐,你这是什么话?”徐穗眼珠一转,添油加醋污蔑徐窈,“妈也是心疼你未婚先孕带着孩子辛苦,想让你回来和我们一起住,你不愿意,也……也不能动手打人吧?”

知道徐浩最不爽徐窈未婚先孕,徐穗很聪明地在这四个字上,加重语音。

“这不怪徐窈,怪我,是我没有教好她,才让她这么没有家教的。”苏曼痛心疾首地摇头,主动将责任揽了过来,果然见徐浩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不怪你,你又不是我的家里人,不用教我。我也没有家,教不教的无所谓。”徐窈淡淡然地说,纠正苏曼的语病。

“徐窈,你说话这么阴阳怪气,挤兑谁呢?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苏阿姨,也是为了你好。”徐浩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不容易才顺过气。

“不过姐姐,你未婚先孕带着孩子,一个人太辛苦了,还是得找个男人照顾,我记得常年和父亲有商业合作的方家,他们家长子方焘,一表人才,就很适合。父亲约了他,你们见一面吧。”

徐穗见缝插针,终于进到了主题,他们这么火急火燎地让徐窈回来,为得就是相亲。

徐窈慢慢悠悠地放下手中的筷子,果然不出她的预料。

回国半年,徐浩打着为她好的旗号,前后安排了十多场相亲,对方无一不是和他有生意往来的伙伴。不管那些人的品性样貌,都一股脑地扔给徐窈。压根没想过她后半生的幸福,只是将她的婚姻当成谋利的工具。

就说方焘,他的“英雄事迹”徐窈多少听说了些。

他是典型的富二代,纨绔子弟,仗着家里有钱,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这样的人,用脚指头想都知道靠不住,徐穗一定是瞎了,才觉得他一表人才。

“时间和地点我等会手机发给你,不许不去。我这是为你好!”还没见有人这么迫不及待地将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的。

“姐姐,爸可是花了不少的功夫,才争取到你和方先生见面的机会,一定要珍惜哦。”徐穗体贴乖巧地开口,和苏曼一样演技炉火纯青,装懂事听话的乖乖女呢!

“是吗?既然方先生这么好,我把机会给你,你替我相亲吧。”徐窈眨了眨眼睛,模样真诚地建议到。

“不行!”苏曼立刻反对,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了,立刻满脸堆笑改口,“穗穗还小,现在考虑嫁人有些太早了。而且方先生约的是窈窈,穗穗去不大合适吧?”

“是吗?”徐窈若有所思地点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徐穗只比我小两个月吧?她现在考虑嫁人太早,我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啪啪打脸。

“你们一人少说两句,这事就这么定了。徐窈你明天必须去相亲,如果放鸽子的话,你知道什么下场!”徐浩出言打断,相亲本就是他安排了,自然而然和苏曼站在同一阵线。

不欢而散后,徐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出租屋。

安安乖巧坐在沙发上看书,听到动静一路小跑着来到门边,一眼看出了徐窈的不高兴。

“妈咪,你脸色这么难看,该不会错过油纸伞的展览了吧?”

“是呀。”

徐窈叹了口气,感慨今天破事太多,竟没一件顺利的。

“真是不省心的妈咪。”安安一边抱怨,一边将她拉到电脑面前,指着打开网页,“我帮妈咪查过了,下个月在滨海市还有一场展览,机票和酒店我都帮妈咪看过了,都记在本本上了。”

徐窈低头,看着本子上事无巨细地安排,又一次感慨自己被小孩子比下去了。

几乎就在同时,她收到了徐浩发来的短信。

…………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