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真是冤家路窄

作者: 木朵|发布时间:2020-03-19 18:01 |字数:2105

市博物馆门前,今天是分水油纸伞展览的最后一天,还没有到开馆的时候,外面便人头攒动,挤满了前来一睹为快的热心群众。

陆亦辰板着张脸,挤进人群排队,脸色阴沉难看,不似来看展览,倒更像是来催债的。

“老大,我们这次好不容易才掌握到安染的行踪,可不能让她遛了。那副古画的修复难度很大,能办到的,也只有她了。”

“我知道。”陆亦辰应了声,冷冷挂断电话。

安染是文物修复圈里的奇才,出了名的胆大心细,专业和品味都无可挑剔,虽然近几年才声名鹊起,但在业界享有盛名。陆亦辰拿着古画问了不少专业人士,一致推荐安染。

可惜安染不是她的本名,只是每次修复完后都会附上一封落款“安染”的书信,本人却是行踪不定,非常神秘。陆亦辰动用许多人力物力,好不容易才查到她近期回到海港市,而且对正在展览的分水油纸伞展览颇有兴趣,过来碰碰运气。

那副古画不能再等了,他也不想再等了。

眼眸一凉,手腕却被人突然抓紧,还有个急促的女声在他身旁响起。

“先生,不好意思,我快赶不上展览了。我给你钱,你可以把这个位置让给我吗?”

徐窈盯着电子屏上不断增加的游客数量,眼瞅就要超过最大接纳量了,都怪她今天起来迟了,如果错过了这次的展览,天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是你?”

陆亦辰正要开口拒绝,却觉得面前的女人有些眼熟。两人目光交汇在一起,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我们不认识!”

徐窈否认三连,她今天出门一定没有看黄历,不但赶不上期待了好久的展览,而且还遇到了昨天发烧的男人。

余光轻轻瞥了眼男人。

西装革履还挺帅的,不过眼里藏了层寒霜,周身也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场。

“是吗?”陆亦辰捉住徐窈的手腕,略显遗憾地提醒她,“如果小姐你一定要否认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家政公司查查,正好我有几个问题请教。”

“不用,我们见过,见过。”徐窈尴尬笑笑,乖乖改口。如果真闹到家政公司,方芳一定会被责骂一顿,甚至还会卷铺盖走人……

“昨天……”陆亦辰嘴角上扬,冷声问道。

“昨天你发烧了,是我照顾你的。”徐窈抢过话说,“不过发生了些意外,你不小心栽进浴缸,浑身都湿了。我把你捞出来,担心湿衣服穿在身上加重病情,就……就替你换了身干净的。”

“事急从权,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不能怪我!”

“可你还喂我吃药了。”

陆亦辰眼眸还是冷冷的,脸上表情依旧,看不出喜怒。

徐窈脑袋轰得一下炸开,虽然是为了喂他吃药,不过那吻也是实打实的。触碰到的,有性感的薄唇,还有浅浅的胡渣……

她虽然有个会打酱油的女儿了,可是男女情爱方面,简单得宛如一张白纸。

“我没喂你吃药,是……是你自己吃的!”

“是吗?”陆亦辰将信将疑,微微往前倾了倾身子,离着徐窈更近了些。

徐窈心里一个劲地打鼓,她也是要脸的,嘴对嘴喂药这种话,让她怎么在大庭广众下启齿?只能一口咬定。

“对,就是你自己吃的,我把药和水放在桌上就离开了。你昨天发烧了记不清楚,可我清醒着呢!”

徐窈不擅说谎,言语囫囵,好几次差点咬到舌头。

“哦。”陆亦辰眼眸微凉,不知是信了,还是不信……

“两位我们今天接待人数已经达到上限,非常抱歉。”一穿着制服的女人走了过来,礼貌优雅地说明情况,为难冲徐窈和陆亦辰笑笑,身后的保安已经用路障将入口挡住。

“可是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不能通融一下吗?”陆亦辰急切向女人说明,“而且我刚才排在这里,应该是赶得上的。”

“大概是先生和这位小姐说话的时候,后面的人跟了进去。规矩就是规矩,不能破例。”

“到底还是没赶上。”徐窈遗憾地叹了口气,低头望了望自己捧在怀里精心准备的资料。徐窈是建筑师,分水油纸伞不但设计巧妙,在美学方面更是登峰造极,没能看到展览,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敏锐察觉到有杀气,徐窈余光瞥到陆亦辰那张难看得不能再难看的脸……

幸亏这时电话响起,徐窈满脸堆笑地接起,甚至连来电显示都没顾得上看。

电话那头是父亲徐浩,让她立刻马上回来见他,不然就把腿打断!

“我得走了,今天的事情很抱歉,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的名片,下次我请吃饭赔罪,真是不好意思!”徐窈塞了张名片到陆亦辰怀里,落荒而逃!

陆亦辰手里拿着这张名片,恨得咬牙切齿。

他差一点就要见到“安染”了,没想竟被这个冒失的女人破坏了。

安染神龙见首不见尾,被她弄丢了,竟然只打算赔一顿饭?

陆亦辰将名片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

徐窈望了眼面前这幢颇为气派的独栋别墅,稍微顿了顿,这才上前敲门。

这是徐浩的别墅,徐浩是她的父亲。可惜讽刺的是,她甚至连把钥匙都没有,每次过来还得等在门外,等人开门。

“大小姐回来了?”管家开门请徐窈进去,满脸堆笑地寒暄。

徐窈进屋,一抬头,就看见两个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后妈苏曼,还有她的妹妹徐穗。

苏曼见到徐窈,立刻笑脸盈盈地上前,挽着她的胳膊嘘寒问暖,“窈窈,你都好久没回家了,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水煮鱼,我再吩咐厨房加几个菜,你看都饿瘦了。”

苏曼一边说,一边看了眼从楼上走下来的徐浩,温柔笑笑。“穗穗,你爸的茶凉了,往里添些热水吧。”

“你还舍得回来?”徐浩冷冷地说,头也不回地去了书房。

伴随着书房的门关上,苏曼收敛笑容,松开挽着徐窈胳膊的手,嫌脏地搓了搓,一改之前的和善。“别以为徐浩答应那老家伙接你回国,你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心安理得做徐家的大小姐了!”

“贱女人生的野丫头,也不掂量下自己的分量!”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