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

作者: 安茜|发布时间:2020-01-15 12:59 |字数:1527

她走近,直视宁婉君瞳孔紧缩的双眼,口吻轻蔑,“你也不看看你这鬼样子,太子真的会看上你?要夺嫡,就要有兵权,而你爹是数一数二的大将,懂了吗?和你睡一晚上,太子爷就恶心的半个月不想碰女人。赶在登基之前处理掉你,可是太子心里的头等大事。说来,你爹也是受你连累……谁让他爱女如命,杀了你,他定会起兵为你报仇,索性一并斩草除根,省得再让太子烦心。”

“不……不会的,他说过,他…他爱我……而且我还有了他的孩子……”

宁婉君嘴唇颤抖。

“是吗?可太子爷亲口对我说,你腹中的孩子,他绝不会让它活到出生。”

柳凡萱假惺惺的叹气,“看你被蒙在鼓里这么多年,死到临头还心怀侥幸,真是可悲。”

宁婉君眼里的光熄灭了。她明白,这荒诞的一切才是事实。罪名之莫须有,定罪之快,处刑之急,这些细思恐极的蹊跷只是她不愿去深究。

只是她想不到。宁媛如,她最信任的姐妹,害死她娘,害死她弟弟,害得她毁容,现在又害得宁家断绝生路。

呼延博,那个温柔鼓励她从无颜见人的懦弱里走出来的丈夫,她爱到毫不犹豫用上父亲政治资源,全力助他夺嫡的男人,到头来竟然在登基之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宁家举起屠刀!

而她,和这么一个衣冠禽受的男人同床共枕,和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许以姐妹!

现在得知真相,却连为家人报仇都无能为力!她这一生,真真就如同一个笑话一般!

“好歹也是当了母亲的人,不见孩子一面就死,本妃心有不忍。来人,将这罪女剖腹,让她——最后见她孩子一面吧!”

“不——!”

宁婉君惨叫着,她用力踢蹬,却被人死死按在地上,一把雪亮的刀扬起,猛地扎进小腹!

“啊!”

惨叫已经不似人声,肚子被刀刃划开,翻动,她的生命和孩子的生命都在飞快流逝,求饶,诅咒,一切的语言都无法阻止这个天怒人怨的惨剧,宁婉君血泪流干,耳边尚听到那些人的嬉笑声和肆无忌惮的议论。

她的身体抽搐着,血泊将衣衫浸的犹如落满枫叶,涣散的视野里送来一个血淋淋的……还未发育完全的胎儿。

那是她视若珍宝的孩子,一个无辜的,还不曾睁眼看过她的小生命。

也是又一个,因为她的愚蠢而被害死的亲人!

宁媛如,呼延博,柳凡萱!!

一股疯狂至极的恨意滔天翻滚,至死不休。

宁婉君死死咬着这三个仇人的名字,上穷碧落下黄泉,哪怕到了阴曹地府,她也决不放过!

窒息!

冰冷的水将宁婉君拉入深处,顾不上思考为何身在这里,求救本能让她张嘴呼救,随即更多的水涌进来,呛住她的呼吸,只吐出一串泡泡翻涌上去。

宁婉君再一次感到死亡边缘的痛苦,经历过非人折磨的她却没有在这种绝望里昏厥,就在即将沉没溺毙时,一个黑影猛地扎了下来拉住了她,拼命的往上游去。

“——咳咳!”

破开水面的那一秒,宁婉君咳的声嘶力竭,吐出大量的水。

“婉君,你怎么样?”

救她出来的那人焦急的问。

宁婉君终于能看清那人模样,刹那一怔,“……娘?”

虽然形容狼狈,那温婉的眉眼正是她娘卫氏,可是,娘不是已经在六年前就……

“你,你叫我什么?”

卫氏眸底焕发惊喜,几乎要落下泪来。

这时,站在岸边看了半晌热闹的婢女们才不情不愿的下水,七手八脚的把她们二人送上岸。

熟悉的园景布局,黑瓦飞檐,看的宁婉君如在梦中。她不是被宁媛如等人合伙害死了吗?这里是地府不成?能如此再和亲人团聚,这地府反而像天宫一般。

“娘,你……”

宁婉君千言万语哽咽在喉中,一想到她偏信的宁媛如就是害死娘的人,便羞愧的无话可说。

“落水?三小姐不会是自知画术不精,怕在贵客面前失了颜面被老太君责罚,自己跳下水了吧?”

“吓的跳水又好听到哪里去?传出去,真真是全扬州最丢人的嫡小姐了……”

“那可不,宁家都要成笑柄了。”

远远的传来一阵阵哄笑,几个熟悉字眼听的宁婉君目光一凝,佯作咳水贴近了卫氏低声问。

“娘,今年是崇德多少年?”

“今岁正是崇德十八年。”卫氏虽然不解,见宁婉君有意避人耳目,同样悄声回答。

果然!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