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打发

作者: 小叮当|发布时间:2022-01-24 14:59 |字数:2010

“小景你旁边站着就行,你自己去捡,当心会割伤手的。”洛筝柔声道。

薄景小小的身子一僵,抬起头,小鹿般的眼睛泛着水光。

这样温柔的模样,是他从未见过的。

看着薄景双目呆呆的,两边小脸微微泛着异样的红色,洛筝本能的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心头一惊,烫的也太厉害了。

“傻孩子,你还说我生病了先喝,你都烧成什么样子了。”说罢急忙从床上下来,不曾想这原主毕竟是死而复生的身体,虚弱得竟都站不稳。

踉跄的走了两步,如喝酒一般大步歪歪扭扭的跨着,扶着靠着门的墙壁这才没摔下去。

“阿娘,别走。”薄景突然一把拽住了洛筝的衣角,小鹿的双眼一下子涌出豆大的泪珠。

他从未感受过这般温柔,让他刚才一瞬间觉得自己真的有了娘亲。

他抱着洛筝的腿,眼泪打湿着裤管,抽噎着道:“阿娘我不要你走,他们都说我是没娘的野种,都不愿意和我玩,现在我终于有娘了,我不想你走。”

这话一下子就刺痛了洛筝的心,现代的自己,因为母亲生下弟弟后意外难产去世。

自那以后她独自撑起洛家的同时,还饱受他人讥讽自己是孤儿的痛楚。

这种没有至亲依仗的无助,她太了解了。

她弯下身子,一把将薄景搂在的怀中,轻吻了一下那发烫的额头,声音微颤:“阿娘不会走的,小景不要怕,阿娘只是看你生病了,准备去帮你烧些热水。”

“阿娘不要走…”薄景似乎是不相信,依旧抱得紧紧的,“不要丢下小景,小景不想做没娘的野孩子。”

洛筝鼻头酸酸,柔声的再三宽慰道:“你不是野孩子,阿娘怎么舍得丢下你怎么可爱的奶娃娃,阿娘真的只是去烧热水,你现在发烧了,万一严重了阿娘是会心疼的。”

如此好声的劝慰了几句,薄景烧的脑子已经昏沉沉了,倒也安抚到了。

逐渐小小的身躯软下来,似乎找到安全感一般在洛筝怀里睡着了过去。

孩子年纪尚小,根本经不起这种高烧的折腾。

退烧,刻不容缓!

洛筝将薄景放在了放在了一旁的床上,掖好被子,根据原主留下的记忆来到了厨房。

这一个家几乎可以说是穷得叮当响了,就连水缸之中都没有水,也不由想到刚才那一碗温水,这小小的孩子是怎么做到的。

索性拿着碗从空间内取出了一些灵泉,顺道前往药田仔细看了看,已经种着一些基础的消炎解毒的良药。

将药一并带出空间后,就这柴火熬了些许,将灵泉拌在了一起,急忙忙折返回了房间。

“小景乖,喝药。”扶起薄景,将药往嘴里送。

可薄景抿着嘴,缓了缓这才说:“阿娘生病了,阿娘先喝。”

这孩子都烧成这样了,竟然还惦念着她的病,这让她心头泛酸不已,含着泪道:“阿娘喝过了,该小景喝啦。”

如此薄景这才乖乖的喝下了药。

孩子浑身是脏兮兮的,这对于养病来说绝非好事,古代环境简陋,大多疾病都是因为脏乱引起。

特别是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抵抗力差,稍有不慎恐有夭折。

洛筝哪里舍得看着这么懂事的孩子受罪,忙提着水桶出去打水,让薄景先睡下,晚些她带他洗澡去。

薄家一家人都是被村子里人排斥的,故此连家都在村子最偏僻的一面。

唯一的好处是靠山靠水,且没有无聊人士能瞧见。

洛筝又喝了许多灵泉,体内的力气也恢复二三,但以原主的身体提两三桶水回来,还是大汗淋漓。

把水倒锅里烧热,等着的时候看着倒映在水里自己的模样。

初见时着实渗人,如今倒也能够以平常心看待。

其实除了这一块明显的胎记之外,五官都是极其端正秀气的,尤其是这一双杏眼,竟也有几分楚楚动人。

所以只需要去除这胎记,自己还是个模样端正的姑娘。

洛筝苦笑,自己简直就是苦中作乐般的乐观心态。

瞧着水开了,这才收起心思,将水倒在一旁的木桶里,带着薄景过来,脱去身上那件已经破成条的衣服。

随着衣服脱下,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触目惊心。

脑中相应的记忆也逐渐触发,这一切……都是原主做的。

她身形发抖,忍着心酸给薄景一点点擦拭身体,到伤口处时更是心头猛地一颤。

这不过六七岁的奶娃娃,这原主怎么下得去手的!

“阿娘以前失心疯,对不起小景,以后阿娘会对小景好的。”她声音轻柔。

薄景也放松下来,只乖巧的回道:“只要阿娘不离开小景,怎么样都可以,小景不敢奢求太多…”

孩子的懂事让她的愧疚之心更加浓烈,暗暗发誓要让这个奶娃娃过上好日子。

洗完澡,薄景也彻底放松的入睡了。

屋外突然传来门推动的声音,洛筝警觉的走出去一看,正好对上那一双剑眉星目。

脑中也浮现了相应的人名,这一位身形高大的糙汉就是自己的夫君,薄寒城。

小麦色的皮肤,并非小鲜肉的细皮嫩肉,更像是那些习武之人会有的刚毅粗旷。

莫名的戳中了洛筝的审美,她历来就不喜欢小白脸,更偏爱这种威武糙汉。

浓眉星目,眸光坚毅,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眸光也一下子冷了下来。

显然,他也极其不喜原主的。

但也实属可以理解,这原主在这家里闹得天翻地覆,很难能够接受这样一个女人。

一袋钱落在了她面前,薄寒城沉声:“既然你醒了,拿着钱走吧,是我无能,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你不是一直喜欢你那个姐夫么,现在去还来得及。”

洛筝没想到自己会被薄寒城被赶走,当即眼角一跌,楚楚可怜又态度诚恳道:“我不想走,我想留下来了,我知道以前我犯糊涂,但我现在想明白了。”

“所以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将功补过,好好过好日子。”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