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只是个女配?

作者: 古月公子|发布时间:2022-01-24 15:12 |字数:2002

林尧音是被一股窒息憋醒的,一睁眼就看到一个俊美矜贵但是眼神冰冷的男人掐着她脖子,”谁派你来的?”

卧槽,这老套的台词,这熟悉的场景,以及眼前这个帅气男人一边冷着脸又一边呼吸急促,显然是中了某种不可描述的药物。

我难道是穿越成了某本霸总文里的虐文女主角?!就是那种被人陷害了,然后不小心和男主酱酱酿酿,然后跑路,最后男主找到她,一脸阴沉又占有欲十足的说”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叮咚——欢迎来到《腹黑凌少的甜心小娇妻》的小说世界,我是负责指导你完成女配任务的53号系统。】

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带有机器声音的甜美女声,林尧音愣住,啥?腹黑凌少?甜心小娇妻?还女配任务?

【我是女配?】

【是的,你是本书中的炮灰女配林尧音,和女主佟心玉属于同一女团成员,但你嫉妒她人气比你高,经常给她使绊子,后来因为多次碰瓷佟心玉,终于惹恼男主凌淮寒,被他给送进了监狱。】

【好吧,原来我只是个女配。】

林尧音咸鱼地躺尸了,一动不动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

这边祁祀的药效已经越来越严重,他呼吸急促,满眼通红,却还在强撑着,”我劝你最好老实点,不然……”

话没说完,林尧音抄起床头柜上的木质台灯就往他脑袋上砸,祁祀不敢相信地瞳孔放缩了一下,后阴沉地看着她,咬牙切齿:”你这是在干什么?”

林尧音也懵了,看着他脑袋上快速肿起的包,忍不住和系统吐槽,【电视剧里小说里不是经常这样一打就晕吗?我这都把他打成这样了,他怎么还不晕?】

系统大无语。

【主人,你是恶毒女配,这个时候应该要勾引他,不是打他!】

【……这任务好难,我能不做吗?】

【由于你在原世界里已经是癌症晚期,没有几天可活了,你要是成功完成女配任务,就能在原世界里复活,但你要是完不成任务,那你在原世界活不了,在这个世界也会被抹除。】

林尧音沉默。

【等会儿就会有人冲进来,你作为娱乐圈大势女团成员,会因为这次勾引祁祀未遂而被大众唾弃,被迫退出娱乐圈。】

林尧音抬头看了眼床边的男人,不得不说,这个大反派长的真的帅,五官精致立体,即使是中了药,气质也依旧矜贵优雅,略显凌乱的高定衬衫,隐隐可见的八块腹肌,身材看着也很棒……

呸呸呸!

林尧音甩了甩头,她一个活了23年的老处女,每天都呆在医院和教堂,如今竟然都开始肖想男人的身体了!

祁祀孤疑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药物幻觉,他竟觉得眼前的女人和之前有点不一样,眼睛灵动干净,连带着那厚重的妆容都顺眼多了。

听到门外脚步声,林尧音眼疾脚快把他踹下床!

拿起他先前扔在床上的领带,把自己反绑在床头上。

门锁被人从外面打开,在众人涌进的那一刹,她一脸害怕的尖叫:”走开!禽兽!我是不会屈服于你的!”

目睹了全程的祁祀:”……”

系统:【……】

记者们也懵了,怎么和收到的消息不一样?

不是说女团成员佟心玉和她金主在这里密会吗,为什么会变成林尧音,而且目测她是被迫的?

不管了,这也是一个大新闻!

”林小姐,能向我们说明一下情况吗?”记者们相机不停地咔擦咔擦。

林尧音精神”恍惚”地摇头,嘴里不停地说着”不要过来”,似乎受到了严重的刺激。

没办法,大家只能把目光落到房间里的”强奸犯”身上,刚要质问,却在见到男人的脸时,众人默住。

这、这人不是祁氏集团的总裁祁祀吗?!他为什么会和林尧音在同一个房间,还把人家绑在床上?

不是传闻他不近女色吗?难道只是个人设?其实……

男人森冷的目光盯着他们,众人害怕地默默收起相机。

有人不死心,还是壮着胆子问:”祁总,您和林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呢?还有您这头上的伤?”

祁祀冷笑,看了眼床上的女人,从来没有人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他。

”林小姐。”声音平静又带着隐隐的威胁,”刚才你差点被歹徒侵犯,是我及时救了你,你不觉得你该跟大家解释一下吗?”

林尧音低着头,光听声音也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那是隐忍的怒气。

”原来祁总是英雄救美啊!我就说嘛,祁总怎么可能是——”

话没说完,祁祀一个眼神过去,众人又都失声。

林尧音不表态,眼前这个场景就显得很奇怪啊。

那绑人的领带是祁总的吧?歹人还用祁总的领带绑人?

莫不是那歹人其实就是祁总,眼下只不过是他虚伪的说辞……

祁祀缓缓走过去,”温柔”地给她解开领带,摸了摸她的头,”林小姐,别害怕,你好好说。”

林尧音抬眸,一眼撞进他深不见底的冰冷眸子,内心莫名一怵。

”我这头上的伤刚才就是为了救你而受的,对吧?”

众人也都看着林尧音,没看出两人气氛的严峻,因为两人脸色都很红。

”是……是祁总救了我,刚才要不是祁总及时出现,我可能就要……呜呜……”

祁祀眼神渐冷,这女人,可真能演,不当演员可惜了。

记者们还在追问:”林小姐,能说说您是怎么被歹徒绑架到这儿的吗?”

林尧音没回答,倒是祁祀起身赶人:”没看到林小姐和我都受伤了吗?还不出去?”

祁祀出了名的暴戾,做事狠辣无情,众人不敢再惹怒他,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退出去。

然而祁祀又开了口:”这次的事要怎么报道,你们可得好好想清楚。”

这么多家记者,封口肯定是不行的,只能施压引导。

闻言众人一个劲的点头说知道。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