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汤鲜味美

作者: 狗十六|发布时间:2022-01-24 15:00 |字数:2104

锅中起油,烧热,葱白切丝,姜块切片放入锅中爆香。加入同样切丝的白萝卜,翻炒变软后,一瓢清泉水,沿着锅边倒下,瞬间激起葱姜的香气来。

“肉泥剁好了吗?”柳乐支轻轻放下锅盖,转头看着丫鬟糖糕正挽起袖子双手握着两把大菜刀挥舞着胳膊。咬着牙像是剁仇人一般飞快的剁着案板上的肉泥。

“就快好了!小姐。”糖糕一边回着话,手里的动作却并未停歇。

柳乐支轻轻走上前去,看着逐渐成粉红的肉泥,起开坛子里清香的米酒,舀出一小碗来。浅尝了一口,咂咂嘴。扬了扬眉毛顺着肉泥撒了进去。

“好了,拿个大海碗装起来。”柳乐支一边指挥着糖糕,一边将需要的调料逐一检查,见糖糕将肉泥装好,这才将一些花椒撵成的粉末轻撒了上去。

“鸡蛋!鸡蛋!”柳乐支头都不抬一下,糖糕很快将两枚鸡蛋递了上来。无奈,这里没有所谓的鸡精,鸡蛋也是不错的提鲜好物。顺道还能让肉泥更加鲜嫩上几分。

“小姐,锅开了。”糖糕掀开锅盖,咕嘟咕嘟的清汤冒着热气连忙冲柳乐支汇报着。

柳乐支手脚麻利,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圆勺来,用清水沾了沾勺子,将刚才搅拌上劲的肉泥往手里一攥。虎口处便挤出来一小肉团。再用圆勺剜去下入翻滚的清汤中。

“好圆的肉丸子啊!”糖糕咽了咽口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锅里,小姐将一个个圆滚滚的肉丸子放进锅中,瞬间肉香四溢。

“你呀,再近一点口水都快掉我锅里了。去,门口看着去。别被我爹瞧见了,咱俩都得一顿板子!”柳乐支看着糖糕没出息的样子不由的笑道。

糖糕委屈的撇撇嘴,只能依依不舍的看着肉丸子狠狠心去门外把风了。就知道自己只能做剁肉的粗活!

柳乐支看了眼糖糕委屈的模样,不由的嘴角上扬。数日子,自己魂穿至此,怕也有小半年了吧。

柳乐支原本是现代的一位美食博主,谁知加班写稿子劳累过度一朝晕死过去,醒来后,竟然到了一个自己并不知晓的国度季风国。

虽然不知晓这国度到底是什么时期的,但他们古人的装扮与做派,柳乐支也是说服了自己很久才接受这件事情。

好在,虽然是古代,可吃食上的物资却丰富的很,只是这里的人,不能物尽其用。吃了好几顿食之无味的饭菜之后,柳乐支终于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无奈,自己的父亲是季风国的安定候,自己还是个嫡出大小姐。亲自下厨这样的事,在父亲看来,上不得台面不是一个嫡出小姐该做的事。

所以只能撺掇自己的贴身丫鬟小糖糕隔三差五替自己把风,任由自己在厨房折腾一些吃食。一开始小糖糕是不敢的,毕竟柳父是个既古板又严肃的主子。

可架不住柳乐支的厨艺高超,只消每次分她一点,就能让她甘愿冒着挨板子的风险与自己胡闹了。

想到这,柳乐支微微摇了摇头,用勺子将锅中的浮沫撇去,将切好的香菜梗少少放入锅中,开始给汤水调味。

除却盐以外,花椒粉、姜粉、茴香粉。这些都是自己闲暇时研磨保存的。

丸子变得有弹性逐渐浮出汤面,顶着晶莹剔透的萝卜丝。柳乐支舔了舔嘴唇,终于可以出锅啦!

糖糕提前准备好的砂锅洗干净放在一旁,柳乐支将肉丸汤倒了进去,热气腾腾,扑面而来的香味,让自己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不行!还有最后一步!”她自言自语,生怕自己忍不住喝一口。急忙将准备好的葱花碎和香菜碎厚厚的撒了上去,左顾右盼找到了一罐芝麻香油。

“这才是灵魂啊!”柳乐支看着色泽金黄的香油滴入泛着奶白的清汤上,形成一朵朵炸裂的黄花。眼角的笑意快要从嘴角流出来了!

“小姐!我闻到了!好香啊!是不是好了!”糖糕双手局促不安的捏在一起,一只脚站在门外,一只脚踏在屋内。踮起脚尖看着小姐一通操作。这香气,要命了!

“好了好了!不过咱俩得晚点喝了,喏,这份你给咱们偷偷送去房子里放着。我去给祖母把这份送去。”柳乐支指了指给祖母预备好的大份,向糖糕吩咐道。

虽然只是一小份,但糖糕已经很知足了。连忙听从小姐的吩咐,将另一小罐用布包好飞快的拿回了小姐的卧房,一路上心惊胆战,生怕被人发现。

柳乐支口中的祖母,是穿越来此后,整个柳家的老祖。父亲的生母,已是年近七旬的老人了,往日待乐支更是掏心掏肺的好。

柳乐支魂穿于此,对原主的记忆还是有的。虽然身为侯府嫡女,可奈何生母去的早,父亲又是个宠妾灭妻的主。自己还有一房姨娘孟氏。

这孟姨娘虽有些年纪,可身段妖娆,样貌妩媚。说起话来嗲声嗲气的,让柳乐支一个女子听了都为之一颤。更何况是那个直男父亲。自己嫡母还在世时,孟氏就已经是独宠了。

所以在她之下,还有两个庶出的妹子,和一个庶出弟弟。因此,整个家里,就只有祖母对柳乐支万分疼爱了。而父亲,不过是表面上偶尔过问一下罢了。

柳乐支猜想,这个爹爹估摸着连自己多大年纪都不清楚了吧。回想起自己刚刚魂穿来的时候,身子总觉得乏力。

听糖糕说,自己吃了什么果子,就呕吐不止,大夫来瞧了好几次,爹爹都要放弃了,没想到柳乐支又活了过来。

而柳乐支记得,原主吃的果子,是自己的大妹妹柳乐诗给自己的。这个妹妹美若天仙,行为举止,与孟姨娘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平日里就喜欢读文弹唱,自己从来对她没什么戒备之心,也鲜少有往来,怎么就会对自己下手呢?

可柳乐支清醒过来后,并没有追究此事,一来这柳乐诗装作无事人一样,还来哭诉了一通姐妹情深,让自己一时间哑口无言。

二来,自己当时连接受魂穿这件事,都想不明白,更不想多惹事端了。所以这小半年来,自己称病躲清闲,偶尔来和祖母作伴,日子过的倒也安稳。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